• 笔趣库>统计大明 > 正文 第三十二章我白送呀你气不气
        所以朱慈烺打算自己出钱租用內监的工具跟工匠打造一批火器,在这之前朱慈烺要最后确定火器的外形,滑膛火绳枪,还必须以鸟铳为原型,威力增加威力只有加厚枪管,改进握把,延长枪托使之不仅更适合使用,还可以增加长度。

        最后延长枪管使得出膛速度增加,同时加上套筒卡扣,为装刺刀做准备。全枪长度达到四尺,装上刺刀之后达到五尺,如此一来火枪兵就不必再背着一杆长枪或者刀防身了。

        虽然算不上什么优秀的设计,不过这些改进可是他这些年一点点想出来一点点完善的,现在再把图纸找出来,最后确定一遍参数,明天就可以交给內监厂试制了。

        第二天御史果然上了弹劾朱慈烺的奏章,崇祯把奏章收上来并未急着表态,其他人见崇祯没有吭声这不就是明显的偏袒太子了么。受上次项煜事件的影响,大家对此都不参与,朱慈烺特意看了一眼温体仁跟张汉儒,两人一副与我无关的架势,岿然不动,朱慈烺甚至都看不出两人有一点情绪变化。

        肖御史也是被架在火上,见事情不对,只好声泪俱下的做出一副为民请命状:“皇上,天子岂可于小民争利,堂堂一国储君怎么经营商事?此等败坏纲常之事臣死不足惜,陛下切不可将太子养成夏桀、汉之恒、灵等昏君啊!”

        崇祯一拍龙椅站起:“混账!来人拉下去廷杖!”

        肖御史听到廷杖二字立刻笑了一副飘飘欲仙,非常满意的模样。

        朱慈烺自然不想让这孙子如意躬身行礼道:“父皇,儿臣觉得肖御史说的对,天子确实不应该与民争利。”

        大殿里一下子目光都集中在朱慈烺身上,一副看傻子的异样眼光看着他。

        朱慈烺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但是父皇,诸位大臣,我并没有跟百姓争利呀?我只是把皇家用不完的东西送给百姓,至于收钱也是因为东西不够只能以财货来阻止那些不需要的人趁机占便宜。并没有任何牟利之举呀!”

        肖御史一愣怒道:“太子岂可如此颠倒黑白?那皇仁堂成药简装几文到几十文不等还可以说是善举,但是精装药动辄百文甚至一两银子,还有那皇明特供,价格几两到几十两的东西一大堆,怎可说是送给百姓?”

        朱慈烺一副天真的样子:“就是送给百姓啊?肖御史难道不是道?就拿田贵妃最爱的锦云杏花糕为例,光禄寺采买价格要每盒一两银子,我只收五十文,皇上最爱的南酥光禄寺采购价格二两七钱,我只收一百文,孤王每样东西都比光禄寺底三分之二,卖出去不仅一文钱不挣,反而亏钱,如何不算送出去?”

        肖御史没想到朱慈烺会来这一手,他张张嘴说道:“可是这些东西市面上根本就没有这么贵!”

        朱慈烺眨眨眼:“但是,这些都是皇家御用,皇家御用当然优中选优,怎么能跟市面上普通的东西比?是不是光禄寺的王大人?”

        王大人擦擦额头的汗,慌忙走出来:“太子殿下说的是,皇家御用之物都是优中选优的贡品,自然不是市面上的东西可比的。”

        肖御史想指责光禄寺贪污价格是虚报的,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得罪了皇上混一顿杖责还能落下个好名声,要是得罪了光禄寺的同僚,那自己的下场估计会很凄惨,自己一个小小的御史不过是一个小棋子罢了,光禄寺可是能给温阁老带来大笔的收入啊。

        见肖御史哑口无言,朱慈烺微微一笑:“所以肖御史一定不要误会了父皇的一片爱民之心,听信谣言胡乱说话。”

        崇祯也搞不明白里面的问题了,但是昨天朱慈烺送来的十万两银子可是真的,他深深看了一眼光禄寺的王正卿,又看了一眼肖御史:“肖景听信谣言,诬告太子,念其为御史言官可风闻奏事不予追究,但是咆哮朝堂,侮辱储君此乃大逆,革职回乡,永不叙用!”

        肖御史听到风闻奏事不予追究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后面崇祯又来了一句咆哮朝堂,他就知道完了,脸色煞白之后,哆哆嗦嗦的跪下:“臣……草民……领旨……谢恩。”

        这一瞬间朱慈烺才看到温体仁表情有了一丝变化,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甩掉了一个包袱,微微抬起头瞟了朱慈烺一眼,见朱慈烺正在看他,又迅速的把目光撇向地面。

        而张汉儒就没有这个气度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朱慈烺,又转头同情的看着落寞走出朝堂的肖御史。

        朱慈烺嘴角微微上翘,你们倒是狗咬狗啊,要不是昨天东厂送来的册子,朱慈烺还不知道光禄寺正卿也是温体仁的同乡。也才有了这次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策略。

        光禄寺就是负责皇家酒宴、朝会和祭祀的肥差,每采买一物均作价百倍报账,朱慈烺拿光禄寺的价格跟自己出售的东西价格做对比,根本就是摆明了耍赖。

        但是他这话能说,大家确都不能拆穿,属于大家都知道,但是就是皇上不能知道的事情,不管太子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既然太子不提,其他人也不敢主动提。

        这个事情过后,朝堂上又恢复了议论其他事情,朱慈烺继续低头听政。

        散朝之后崇祯好奇的问朱慈烺:“既然你出售每一样东西都是赔钱,那你那十万两银子是从何而来?”

        朱慈烺无奈的说道:“父皇,谁会做赔本的生意,孩儿采买那都是市价,因为需求量大,还可以议价更低,而光禄寺嘛,他们根本就是虚报价格贪污了父皇的钱罢了。”

        崇祯怒气匆匆的咬牙道:“岂有此理,我一定要把这些蠢虫全都下昭狱!”

        朱慈烺连忙说道:“父皇不可,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已查阅过,光禄寺之事由来已久,百官对此竟然不闻不问,可见其人背后一定有人支持和保护他,那个人才是大明朝堂上真正的蛀虫。”

        崇祯点点头:“此事确实应当好好查查,皇儿可有眉目?”

        朱慈烺不好意思的说道:“父皇孩儿觉得这事还是东厂跟锦衣卫比较擅长。”
    评分9.5以上的小说肉多高质量甜宠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污文啊别顶污污污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小说言情甜宠有肉小说肉糜np乡野情事禁区小说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