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皇兄何故造反?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焦敬的质问
        宁远侯府。

        任礼望着坐在对面,好整以暇的望着他的焦敬和薛恒,心中不由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自己刚刚才打算对焦敬要多加提防,这一转头,在英国公府分开还没半个时辰,对方就亲自到了他的府上。

        命人奉上了茶,任礼隐约察觉到了对方的来意,于是,他一口一口的呷着茶,却并不说话。

        见此情况,焦敬和薛恒对视一眼,道:“不瞒任侯,就在前日,老夫亲自进宫见过圣母了。”

        任礼的眼皮跳了跳,面色却还算平静,道:“该当的,驸马爷和圣母算是亲戚,禁足解了,去给圣母她老人家请安,也是理所应当的。”

        见对方揣着明白装糊涂,焦敬索性直接挑明了说。

        “此处只有我等三人,任侯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圣母已经将一切都跟老夫说了,明明越过英国公府跟宫中联络的人是任侯,却生生被推到了蒋义的身上,任侯果真是好本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否认也没有意义。

        何况,对于焦敬会知道这件事情,任礼其实早有预料。

        要知道,他们这些太上皇一派,也是有亲疏远近的。

        和宫里孙太后最亲近的,自然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焦敬,和自家的女婿薛恒。

        其次才是因为受太上皇重用,而听命于她的英国公府这些老牌勋戚。

        最后,才是任礼,罗通这些,后被拉拢进来的人。

        因为会昌伯的事情,孙太后明显对英国公府生了忌惮之心,所以才会四下吩咐他来办事。

        但是对于焦敬这种真正的心腹,孙太后必然是不会隐瞒的。

        何况,就算孙太后不说,有薛恒在,常德长公主那边也瞒不住。

        至少目前来看,他还没有脱开长公主,跟宫中联络的法子,薛恒的禁足一解,这件事情他必然会知晓。

        将手里的茶盏搁在案上,一声细微的瓷器碰撞声响起,任礼摇了摇头,道。

        “本侯并没有说过,是蒋义在跟宫中联络,焦驸马若是问过宁阳伯,便知道,当时是他咄咄逼人,激怒了蒋义,本侯甚至没有多说半句话。”

        焦敬面不改色的看着任礼,淡淡的道:“但是,任侯也没有将实情说出来,不是吗?”

        任礼的脸色略微有些泛冷,开口道。

        “所以,二位驸马今日到本侯府上,是为了规劝本侯,去英国公府自承错误?”

        焦敬反问道:“难道不该吗?”

        花厅当中陷入了沉默,任礼面无表情的看着焦敬,后者面对他的凝视,也同样丝毫不惧。

        就这么过了小半盏茶的时间。

        任礼将目光稍稍挪开,开口道。

        “让本侯在朝中收拢人手的信,是常德长公主带来的,并非本侯蓄意要相互内耗,圣母有命,本侯不过奉命而行。”

        “有如今这等局面,乃是张輗执意要为了宁阳伯,牺牲会昌伯,惹了圣母不悦,何况,一家独大并非好事,这一点,焦驸马应该明白。”

        这番话已经算是变相的在服软,解释了。

        但是焦敬却并没有就此收敛,而是一针见血的道。

        “如今太上皇尚在迤北未归,一切都该为此让路,宁阳伯战功累累,在勋戚当中威望甚高,即便如今不能进入朝堂,但是拉拢其他府邸,也有大用。”

        “圣母身居宫中,难免对朝中大势把握不准,会昌伯乃是圣母亲族,骤然有失,圣母有所惊慌,在所难免。”

        “但是任侯久在朝堂,不该看不懂二爷等人的无奈之处,圣母虽然有命,但任侯若真心为大局着想,理当规劝圣母,阐明利害,弥合裂缝,至少要等太上皇南归,再做打算,岂能暗中结党,各行其是,徒增内耗?”

        说这番话的时候,焦敬的神色并不算严厉,但是任礼却感到有一股压迫感。

        他心里明白,这股压迫感不来自于焦敬,而来自于焦敬对于宫中孙太后的影响力。

        任礼虽然是英国公府扶上位的,但是他只要不甘心当牵线木偶,就必须依靠孙太后。

        就像他当初拉拢罗通,最终让对方下定决心的,就是孙太后的亲笔信函。

        她老人家虽然在宫中,但是却是旗帜一般的存在。

        背着圣母之命四个字,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但是现在,焦敬明显更得孙太后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凭借外戚的身份,跟孙太后直接交流。

        这才是任礼堂堂一个手握重权的侯爵,却愿意对焦敬一个没有差事的外戚如此客气的原因。

        当然,这不代表任礼会一直退让。

        听完了焦敬一番略带责怪之意的话,任礼的口气也变得冷淡起来。

        “本侯方才说了,一切都是奉圣母之命所为,为臣者最重要的,就是尽忠,只有那帮酸腐文臣,才会天天想着规劝君上,我等武将,只知听命行事。”

        “焦驸马若是觉得不妥,自可禀明圣母,只要圣母一道令谕,莫说是去英国公府自承错误,就是要本侯负荆请罪,又有何难?”

        说着,任礼将手轻轻按在茶盏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端茶送客的架势。

        说来也怪,刚刚任礼放低身段,委婉解释的时候,焦敬咄咄逼人。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任礼一副你要告密就去告的架势,焦敬的脸色反而缓和下来,轻轻叹了口气,道。

        “任侯不必试探老夫,今日在英国公府,老夫没有将此事挑破,便是没有这个意思。”

        任礼这才将手从茶盏上收回,心中也同样松了口气。

        要看一个人真实的态度,不能光看他怎么说,还要看他怎么做。

        这个基本的道理,任礼还是明白的。

        所以虽然刚刚焦敬的态度强势,但是他既然私下到了宁远侯府,那么任礼有七成的把握,焦敬并不想撕破脸。

        毕竟,焦敬是孙太后的人,单纯的论和英国公府的交情,其实并没有太深厚,没有必要事事处处都站在他们的利益上做事。

        还有就是任礼自己一直在强调的一点,脱开英国公府在朝中培植势力,本质上是孙太后的意思。

        虽然说任礼清楚,焦敬对孙太后有不小的影响力。

        但是,人的疑心一旦起了,想要扑灭哪有那么容易。

        所以综合各方面的因素,任礼还是觉得,焦敬是在虚张声势,并不是真的想让他跟英国公府坦白。

        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7017k

        
    冀女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继女小说免费阅读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伪装学渣52000免费小说阅读网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