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从夜老虎侦察连开始 > 正文 第492章 金雕的故事
        俞正峰摇了摇头,“你不用谢我,是你自己凭本事争来的。”

        “你能走到现在,每一步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如果你不是女兵……也许现在早是狼牙的一员了。”

        “不过你现在也一样,虽然做不了狼牙的一员,可现在连何晨光他们都佩服你。”

        唐心怡听到他的话,直接笑出来,“我怎么听你这话不像是在安慰呢?”

        “当然不是安慰,是鼓励。”俞正峰也跟着笑出来,“我是相信你可以继续走下去的。”

        唐心怡听了顿时露出感激的笑容。

        “金雕亲自给你们的假期,就不要再留在这里加练了,有时间回家看看。”俞正峰边说着边收拾起枪支弹药。

        看到他的动作,唐心怡诧异的看过来,“你们也不训练了?”

        “现在是休息时间,不管是训练还是休息,都随意。”俞正峰边说笑着指了指营区方向,“反正今天有金雕值班,我们也就不用担心。”

        “金雕……也没走?”唐心怡听了顿时有些意外,“还以为选拔结束他就走了。”

        俞正峰却摆了下手,“谁走他也不会走的,他简直就是把狼牙当家一样。”

        听到他的话,唐心怡有些迟疑,却还是问道,“怎么从没有听过他提起家人?”

        “你不知道他的事?”俞正峰随口一问,见她是真的不知道,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是够可怜的。”

        “在许多人的眼里,他就是个冷血动物,对人毫不留情,甚至是魔鬼教官一样。”

        “他现在是以部队为家,孑然一身……”

        说到这里,俞正峰叹了口气,“可以说他选择了特种部队、选择了做特种兵,却意味着……放弃了许多。”

        “狼牙特战旅的官兵并不是非要做和尚、六根清净,也有爱情,也有家庭,也有老婆孩子,可就是因为走上这条路,他把危险带给了我的家庭。”

        “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心怡听了,脸色也是一变。

        “这是他的故事,狼牙的人都知道。”

        “他的前妻也是一个军人子弟,其父亲是金雕的老团长,虽然是由岳父介绍认识的,但也算是自由恋爱。在调动工作到狼牙特战旅以后不久,他们就结婚了。”

        “两人感情很好,虽然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感情,而在来到狼牙后的不久,他们就有了个儿子,叫奔奔。”

        “他的前妻虽然也是军人,但并没有一直在部队,几年之后就转业回地方做起生意人,可以说也是赚了些钱。”

        “当时是想出国旅游,可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肯定是不能去的,于是她一个人,带着儿子去国外旅游。”

        “可就是这次旅行,却出了意外,他们被人绑架了。”

        唐心怡听了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金雕当年即便是在狼牙也是数一数二的战斗好手,他的战友都是最强悍的特战队员,可即便是这样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俞正峰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却能感受得到他当时有多痛苦。

        “当年,在战备值班的金雕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直接打到狼牙的,他不仅知道参谋长的代号叫金雕,我还知道猎鹰,知道狼穴,知道狼头,知道很多很多。”

        “当时金雕便猜到来人的身份,只是对方不是找他来叙旧的,而是通知他,他的老婆孩子都在人这些人的手上。”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唐心怡听了握着的手都紧了紧。

        “有人出钱,要买他的人头,对方又不敢来我们的地盘,更不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对金雕动手,正好这个时候他的妻子孩子出国旅游,就成了这样的结果。”

        “他们想利用金雕的儿子威胁他,让金雕和他们合作。”

        唐心怡顿时明白了,“那金雕呢,他报告了上级?”

        “是啊,在面对爱人和儿子的安危的情况下,他没有做任何的选择,也没有任何的迟疑,选择报告了上级。”

        “部队迅速报告了上级,通过有关渠道联系到当地警方,他们开展了营救行动。”

        “但是你也可以想到,对方能在这种情况下绑架两人,其战斗力有多么强悍,可以说他们并不比我们差。”

        “对方带着大部分手下逃掉了,当地警方只救出了金雕的前妻。而奔奔,在战斗当中……被流弹击中了……”

        唐心怡的眼泪在打转,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

        俞正峰聊起这些,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的儿子,没有了……后来,也就离婚了……明明还相爱的两个人,最终却落到这样的下场。”

        唐心怡再忍不住的红了眼圈,“从此以后……他就一个人?”

        边说着话,她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几分哽咽。

        “是啊,不仅仅与爱人分开,还拒绝了一切可能,他的生活里,现在只有军队,只有……复仇。”

        唐心怡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人……是谁?”

        俞正峰知道她问的是谁,便也不隐瞒,“这个人你应该是听说过,甚至还接触过的。”

        “是……蝎子?”唐心怡竟一下猜中了。

        俞正峰轻点了下头,“没错,就是他和他的佣兵团,这个人和我们狼牙,可以说有着血海深仇的。”

        “不仅仅是金雕的儿子,还有……何晨光的父亲猎鹰,也是死于他的手里。”

        “猎鹰?”唐心怡瞬间反应过来,“如果这么说,就全对上了。”

        “看来你也听过他的故事?”俞正峰到也不意外,“也许只有金雕感触是最深的,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哪一个都能让他记一辈子。”

        “他一直觉得,这一切其实都是他的错,是他的疏忽大意导致的。所以一直不愿原谅自己。”

        “这些年来,也就一直对自己很苛刻,不仅如此,对他们也很苛刻,就像这次的考核,明显是越来越难了。”

        “因为他们要面对的形势,比那时候更复杂,更危险。蝎子发现了金雕的弱点,拿他的弱点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要足够坚强。”

        “而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弱点,我必须让他面对自己的弱点,并且能够战胜这个弱点。否则,他早晚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有了这次的经验教训,他就能知道如何去处理,不然……在真正的战场上遇到这些,你觉得会怎么样去面对?”

        唐心怡恍然的点了下头,迟疑了下才说道,“怪不得这次的考核会……看来金雕是考虑得够全面的,不过对他们也是够狠的。”

        “可以说这不仅仅是对何晨光他们的考核,也是对你的考核,或者说是提醒更为恰当,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你在情报部门工作过,甚至做过侦察员,应该清楚,一但暴露甚至是被抓的情况下,会面临什么。”

        俞正峰说着深吸了口气,“我想现在你应该理解狼牙为什么一直不要女兵了吧?”

        唐心怡迟疑了下,最后还是默然的点了下头。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一边是新兵们休假回家各自去探亲,而在另外一边,苍莽的群山绵延千里。山路上,蝎子一身户外装扮,背着背囊,跟随当地向导黄毛骑在马上走着。

        蝎子观察着四周,谨慎的问道,“这里就是金海吗?”

        “对,这山里面可有不少小金矿!”黄毛说,“以前这儿不叫金海,后来改的名!为什么?金矿多啊!”

        “刘老大就在这一带活动吗?”

        “对啊!这里白天是他们的,晚上就是我们刘老大的地盘!这山里到处都能藏身,谁也拿我们都没办法!”黄毛嘿嘿笑着,表情上不无得意。

        蝎子环顾四周,轻点了下头,“这确实是一个能躲能藏又能打的好地方。”

        “走吧,我们刘老大肯定等急了!”黄毛说完,率先带路向前走去。

        蝎子笑笑,跟上他,两个人在群山当中穿行。

        峡谷里,蝎子跟黄毛牵着马过来,黄毛突的打了个呼哨,隐藏在芦苇当中的十几个枪手冒出来,端着枪,虎视眈眈。

        蝎子笑笑,举起双手,还原地转了一圈,“我没有带武器。”

        几个人上来搜完身,将蝎子的眼睛蒙上。

        黄毛见状,忙赔笑的说道,“蝎子老大,不好意思,想去见我们刘老大的,都得这样。走吧。”

        蝎子到也不在意,蒙眼坐在马上,随着他们带进来。

        来到山间的一个破败厂区,蝎子下马,被蒙着眼带进来,黑布被一把撕掉。

        蝎子眯缝着眼适应光线,面前坐着一个中年人,长相并不凶狠,但眼神中却有股杀气。

        蝎子笑了下,“刘老大?”、

        中年人上下打量他一眼,“你就是蝎子?”

        “对。”蝎子说。

        “请你来,我可花了很大的价钱。”刘老大抚弄着手上的大金戒指。

        蝎子却不理会他的敌意,“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任务。我从未做过保镖,因为我的专长是暗杀。”

        “你谁都杀得了吗?”刘老大轻笑。

        “要看出多少钱了。”

        “如果是我呢?”

        蝎子依旧表民表不变,“如果公司给我足够多的钱,取你的人头,只是一秒钟的事情。”

        一句话,让周围的匪徒唰地拔出枪来,指着蝎子。

        刘老大注视着蝎子,蝎子淡淡地笑着,不动声色。

        “我也算阅人无数,能走到今天人头还在,跟我会识人有关系。你不愧叫蝎子。都放下武器吧,他要是想出手,你们刚才就死了。”刘老大笑笑,“现在我们算认识了。我想,这笔钱我花得不冤枉。”

        “还没有人后悔过给我付工钱。”

        刘老大伸出手,蝎子也伸出手,两个人握着手在较劲。

        蝎子脸色平静,刘老大的表情逐渐痛楚。蝎子松开手,笑笑。刘老大忍住:“好力气!真是个练家子!”

        “刘老大见笑了。”

        “请!今天我给你接风,让阿红多做几个好菜!走走走!一醉方休!”

        蝎子跟着他往里走,一个女人鼻青脸肿地拉着菜车过来。

        蝎子扫了她一眼,阿红急忙错开眼,走了。

        “她是谁?”蝎子看着,有些不解这里怎么会有女人,这和他的想法完全有出入的。

        刘老大诡异地笑笑:“兄弟们在山上总得有女人吧?稳定军心,稳定军心!哈哈哈!走走走!咱们进去!”

        夜晚,蝎子推门走进房间,他喝得有点儿多。

        烛光下,浓妆艳抹的阿红急忙站起来,蝎子本能地拔出手枪对准她,阿红吓得哆哆嗦嗦,动都不敢动一下,“是我……”

        蝎子慢慢把枪放下,诧异的看向她,“你来这儿干什么?”

        “刘老大让我……让我来陪您……”

        “出去。”蝎子直接冷喝一声。

        “我……先生,我会被他们打的……”阿红瑟缩的说着,表情上还带着惊恐。

        “出去!”蝎子却丝毫不留情。

        阿红的眼泪出来了,却不敢再说话,战战兢兢地往外走,而动作却是很慢。

        “等一下!”蝎子不知想到什么,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又叫道。

        见她停了下来,蝎子才又问道,“你是怎么到这儿来,这里可没有其他的女人。”

        阿红听了颤抖的转过来, “我是村里的媳妇,是收了一万块的彩礼,被嫁到这边来的,我是好人家的姑娘,我是被抢来的,是……刘海生抢我来的!你能不能救救我……”

        蝎子渐渐明白了,看着她沉默下来。

        阿红抬头看他,满脸泪痕:“你带我走,带我回家吧……”

        蝎子看着她,最后狠下心,“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求求你,救救我……”阿红抱住了蝎子的腿。

        蝎子无奈,长叹了口气,“你叫什么?”

        “阿红。”

        “阿红,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看着她发呆,蝎子继续说道,“没有一个人再敢碰你,否则我要他的命!”

        阿红哭了,抱住了蝎子,忍不住哽咽道,“你是好人……”

        
    书海小说网最强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众男寡女青春禁地小说小说乡村史上最强炼气期 李道然欲孽合欢凤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