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正文 410二更
        早朝的时间不早不晚,至少对梁公旭来说,不必天未亮就收拾准备。

        ——开朝——长角在巍峨的宫殿上空响起。

        群臣入列,跪的虔诚:“恭祝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早朝散的也快。

        没人敢在太子的早朝上递废话,更不存在商议,大臣们都是拿敲定的问题等太子批准,太子只答可和不可,散的自然快。

        今天也照例君臣和睦,难得的是散朝的空隙,有人持乐观看法:“太子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对,看起来比以前好多了。”

        容度从两人身边走过去。

        明西洛在后,与人说话的语速保持着原有的语调,太子的确气色好,还有种……

        “希望太子身体越来越好。”

        “明大人,可需下官扶你一二?”

        “不用。”他身上的伤好些了,上朝已无需轮椅:“下官上次与大人说的那事……”

        “多谢刘兄记挂,明某现在这样实在无心它物。”

        “所以才该找个人伺……”

        “子恒,来,看看城西现在的水量。”

        明西洛向还想说什么的告辞,走向项侯爷。

        ……

        项心慈的手指无意识的滑过黑红的左面,长袖曳拽着垂落。

        她看眼周围的环境,站在卧室里,打量着周围的摆设,正常情况下,如果的一个客人在府上落了的水,把人就起来,然后带人去客房梳洗……

        进入客房后会有毛巾,还有伺候的人,然后帮们退下衣物,简单沐浴,给碗姜糖水,或者一碗茶。

        整个过程会用到什么?

        项心慈在脑海里,把所有会出现的东西,一个个摆列一遍:沐浴,水,毛巾,干净的衣服,一两个伺候的下人……

        下人?有侍女趁机勾引明西洛了?或者用了什么药物,想趁机成事?

        项心慈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他那天看起来很正常,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样子。

        而且,即便如此,应该也不会导致他胎记显示出来,毕竟自己勾引过他多次,他不能说没有动情,他后背也没有什么胎记浮现出来?

        即便是药物,作用都是一样的,如果药力过猛,他事后一定会有表现,可他完全没有异常?

        但不排除他定力够,或许……已经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觉得明西洛不可能背着自己做什么?

        所以,某些药物,未必不是其中关键?可,被用来勾搭明西洛不可能是近身伺候九王的人,即便她们看到了,也未必知道怎么回事,更不会将这点小事上报。

        所以项心慈不是相信明西洛如何,而是情理不通,所以未必就是药物?

        剩下的便是沐浴熏蒸的过程,蒸汽加速了胎记显示?

        没听伺候他的人说过,而且自己讨好他的时候也伺候他沐浴过,甚至在……一样没见过这种东西。

        项心慈在脑海中构想着,人慢慢的走到浴室门前,伸手推开,若大浴室呈现在眼前。

        项心慈疑惑这,觉得哪样都有可能,又不太可能,她肯定了落了一个必要的关键,或者那天他们去洗漱时,九王客房出了些意外。

        毕竟她不是与明西洛生活了一天两天,是生活了很多年。如果他突然有了胎记,她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而明西洛又是一个喜欢罗里吧嗦的,不可能不说出来。

        仔细回忆那天的情景,零星的片段里,他似乎也很惊讶,也就是说,这件事儿他以前不知道,他的日常根本接触不到让他胎记显现的东西,但也许是他穿着衣服呢?

        可肯定是家里接触不到?

        项心慈坐在椅子上,又想到了仙丹?

        总不能真是仙丹吧?

        项心慈又在脑海中把所有的情景都过了一遍,可仙丹……他没事在别人家磕仙丹?

        总不能是见到特定的人?哪有那样的事!

        所以,问题出在触发点上?

        特定的?特定的?王府用的,别的地方没有的,或者不常用的?明西洛当初是在客房沐浴的吧?

        项心慈为自己当初心大扼腕不已,恨不得抽自己,但凡她用一点心,就不至于现在在这里解谜。

        “小姐,你一大早在这里走来走去的,都走了好几圈儿了。”焦耳说着,走进去换了浴室的熏香。

        项心慈茫然的看着她的举动:“叫什么?”熏香……熏香……

        焦耳急忙改口:“娘娘。”

        项心慈瞬间站起身,走到焦耳身边,看着她换下的熏香,她怎么把这个忘了!九王府自然会用香,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九王府绝对不会少了熏香。

        可九王府客房会用什么与众不同的熏香吗,而且自己用的熏香更多啊?也没见他醉香。

        项心慈捏了一点香灰,放在鼻尖嗅嗅:特定的熏香?

        “娘娘,您做什么?”焦耳急忙拿毛巾为小姐擦擦手,觉得小姐今天一大早起来就怪怪的!

        项心慈没有动,目光放在香皂上,这种事物都有可能,而且因为香皂直接接触肌肤可能性更大?

        而且延伸下去,水都有可能,有可能的东西太多了,一一验证还不如把他杀了。

        再不行,将他出胎记的地方废了!项心慈骤然发现,她竟然不知道是他腰上哪个位置,还是背上?

        项心慈脸色有点僵,有些问题越想越发现,对方想让自己不得好死,都是对方仁慈善良。

        “娘娘,娘娘……”

        “嗯。”

        “您不出去吗?”一大早在浴室里坐着做什么?

        “哦,再走两圈消消食。”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