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正文 200二更
        “她们说的话能信吗!”

        庄婆子觉得她思想不对:“你不能这么想,大家人都很好。”

        景嚒嚒闻言都要感动了:“好,好,你就这样想吧。”就凭七小姐定了亲还私……她们这些下人早晚被打死、发卖!想到自己也签了卖身契,又开始着急:“怎么办……怎么办……”

        庄婆子轻松挑起两担水,不想理她,又开始了。

        ……

        项家大房内。

        项心锦也回来了,她知娘身子重,特意提前了几天,看着家里热热闹闹的气氛,和三五步问安的管事,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心里的烦心事也少了不少。

        项大夫人怪她多事,心中却难掩欢喜:“家里有你几位婶婶,又有老夫人在,你跑回来做什么,你来就来了,怎么不把外孙带回来?”

        项心锦听着母亲的抱怨也开心:“他太皮实,女儿怕他冲撞了您,拘在家里了。”母亲即将临盆,再小心也不为过。

        “你呀。”吏部最近因为皇家的几道折子,脑筋脑汁,她不在家待着反而出来,让婆婆怎么想,不过:“回都回来了,你也和几位姑姑坐坐与表姐妹见见,顺便帮帮你二婶。”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心放宽一点。”

        项心锦不想提烦心事,一语揭过:“心素……”呢?

        “姐姐,大姐姐……”

        项心锦忍不住想笑,端庄娴静的容貌与母亲如出一辙:“这不经念叨的。”

        项心素带着表姐妹们一阵风刮进来,黏住自家姐姐不想动:“姐姐,你可回来了。”

        “见过姑母。”

        “见过姑母。”

        项侯夫人慈爱的笑着,都是她的血肉挚亲,她能不喜欢,其中大哥的长女尤其招她喜欢,可惜玄简定了亲,这心思她也就没有起过:“园儿来,切不可跟着心素胡闹,你年长,要看着她些。”

        长相颇为大气的小姑娘上前,亭亭玉立的年纪,笑起来很让人舒服:“回姑母,园儿知道。”

        “娘,我哪有,都是我带着表姐的……”

        项心锦笑着拍拍她的背:“行了,知道你有理。”心里却无比平静温暖,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舒适。

        ……

        凝六堂的老姐妹聚在一起,叶子牌都能凑出三桌,都是族中几年未见的老姐妹和远道而来的手帕交,谈的其乐融融。

        说起定亲的项七小姐,也是难免的事。

        “七丫头定了门好亲事啊。”

        “可不是,这容家也就在你们梁都不显,在我们南方名声海了去了。”

        “谁说在我们梁都不显,在我们梁都,容家也是一等一等的人家。”

        “我说的当初。”

        “你就是见不得我们七小姐挑中了你们南方的乘龙快婿。”

        “你可说对了。”

        众人一通笑。

        “说起来,老姐姐的孙女当真算捡这个便宜。”

        说话的人都没有恶意,项老夫人也笑着,也不介意满足老姐妹的好奇心:“最初提亲的时候啊,容家就是个商户,谁想那么多,我就想着……”

        众人束起耳朵听着,就喜欢听这跌宕起伏的心里历程,毕竟这是买了个芝麻捡回了西瓜的大好事。

        “……所以啊,一开始就拒绝了。”

        啊,拒绝了?

        “后来容家少爷屡次帮小五做事,人又谦和懂礼,小五就又动心了……”

        幸好又动心。

        对,对,幸好。

        “可小五拧啊,想了想又不同意了……”

        又不同意了!?

        后来怎么办的?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人家容少爷根本不介意,立秋的节礼一样往家里送,这回呦,小五总算不拿乔了,就同意了。”

        众老姐妹瞬间松口气,幸好是同意了,否则就错过了啊。

        南边来的老姐们尤其庆幸,不停向老夫人说着府上的英名之举,这婚事绝对值,那容少爷可是铁铮铮的汉子,有本事着呢。

        项老夫人临了总结道:“谁成想,他们两人真成事了呢,容家如今还封了三品,项七瞬间像攀了高枝一样,其实我们家孩子真没那心思。”

        “是,是,我们都懂。”项家的孩子不需要。

        项老夫人满意了:“哎,现在倒是显得我们项七有些玩闹、年纪小了,好在容家认准了项七,这婚事也算皆大欢喜。”听懂了吗?是容家反复要娶,不是她们上赶着嫁。

        不能总说项七配不上,那些想打歪主意的也可以停了,真以为出身好一点就能拿下容家,也不看看脸行不行,项七别的不行,脸是肯定行的。

        众人无不唏嘘、觉得传奇。

        “七姑娘乐坏了吧。”

        “那肯定,玉面郎君、又是朝中栋梁,七姑娘怎么能不欢喜。”

        “容少爷长的真是一表人才,在我们家长提起来,贵女都是含羞带怯的。”

        “老不正经了,你就知道了。”

        项老夫人嘴角有些僵,怎么又说回来了,是容家攀她们家姑娘,长的一表人才?论好看,她把项七叫出来,晃了她们的眼,可惜,叫出来控不住,会很难看。

        “那可未必,以后要见了这个见个礼,见了那个问个安,可不如在海上逍遥自在。”

        大家说着又是一通热闹。

        项老夫人笑着,反正你们羡慕不来:“七丫头高不高兴我看不出来,不过呀——”老夫人卖个关子。

        众人又看了过来。

        “平时泥猴一样的性子,这时候终于知道踏实下心学规矩了,我这心啊,总算是放下来喽,就怕她出家的时候,还翻绳投壶的跳脱呢。”

        众人听出老夫人高兴,也都跟着笑着,这样大好事落谁头上,谁不三天睡不着,老夫人炫耀些也应该。

        “说来还没见到七姑娘呢?”

        “你急什么,还让人水灵灵的姑娘过过来看我们这几张老脸。”接着开始挤兑谁最近脸上的皱纹多了,家里的孙子孙女到了说亲的年龄,或者儿子升到了什么官级,不会真将小姑娘叫过来特意看看,那就托大了。

        ……

        项家姑奶奶那边也在说容家的事,没办法,谁让容家现在是梁都讨论最多的人,尤其容家少爷一双绿眸,更是让甚少出门的妇人们议论纷纷,谁也想窥探几分,如今近水楼台先得月,还不细细问问。

        ……

        小姑娘更有兴趣听传奇的事,更何况涉及富可敌国的容家,谁没用过容家的东西,没有买过容家的海物。

        “就是啊?当初你五叔怎么会给七小姐定一个商户?”

        “对哦,好奇怪?”令国公府什么人家,即便五房不显,也不至于定商户。

        项心素烦说这些,可再看不上项心慈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让祖母、母亲或者姐姐知道她乱说话,首先就饶不了她:“容家是普通商户吗,人家是皇商,也就是这几年才没有捐官位,何况我五叔不在乎这些的,他人比较闲散,闲云野鹤的,没看他官位都不怎么升,人家看中的不是世俗之物,我五叔只看人品,婚事也是,就是我五叔看好容家少爷为人,才歪打正着了,这叫好人有好报。”项心素说的呕了自己一口,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给项七做了脸,呕死她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好传奇。

        “你五叔叔人真好。”这都能捡到乘龙快婿。

        “好美的经历。”相识于微末,这份情谊多值得珍惜。

        小姐们纷纷附和:“你五叔真好。”

        “这是好人有好报,毕竟谁能想到容家会一跃成为三品。”

        “还是你五叔叔会看人。”

        项心素随便笑着,不喜欢这个话题,想换一个,讨论一下盛世华裳的衣服吧,可不一会有被人扯回来。

        “听说容家当初下聘的时候给了三艘商船是真的吗?”

        “商船啊?都是七小姐的吗?”

        “听说商家的商船很大的,吃水也重,一艘商船就能赚我们一年的用了,三艘那就可以置业了吧。”七小姐运气真好,有为会看人的好父亲。

        可不是,怎么他们的爹爹不慧眼识珠呢。

        
    这么写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男女主学霸文带肉肥肉 小说大叔我好疼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