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文娱业的幕后大佬 > 正文 250 变动
        “不是,你干嘛呀?”

        返回江南的路上,杨九安突然用手机看起《心动的信号》,不必看画面,光听声音就知道她在看哪一段。

        “不干嘛呀,我就想看看群众是怎么评价你的所作所为的——你看!弹幕全变绿了!”

        沈亦泽瞄一眼屏幕,果然,当播到他和颜芷兮排舞那段时,画面上飘过满屏的绿色。

        “你竟敢绿我!”

        “我哪有……”

        “弹幕全这么说!”

        “网上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你信不信,等你和冯乐约会的时候,这些人又会刷你把我给绿了,到时候咱俩就得改名叫环保CP。”

        “不可能!”杨九安信誓旦旦,“我和冯乐什么也没发生,我甚至连包都没让他拎!哪像你,还搂人家腰,啧啧,这小蛮腰,手感一定很不错吧?”

        “还行——”

        “你说什么?!”

        要不是他在开车,杨九安已经张牙舞爪地扑上去了。

        沈亦泽赶紧转移话题:“你开一下手套箱,看看里面有什么。”

        送礼物无疑是最高效的哄女孩开心的方式。

        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机智地提前做好准备。

        “你别想转移话题!”

        杨九安嘴上这么说,手却很实诚地打开副驾的手套箱,她记得上一次他在这里面藏了一个银色手镯,这次会是什么呢?

        一个红色的小本本,小本本里夹着一张长条的票据。

        她一眼就认出是什么东西,惊喜道:“签证下来了?!”

        沈亦泽淡定地“嗯”一声。

        其实春节前就下来了,但为了保命,他特意留到今天才给她。

        杨九安取出护照,夹在护照里的是从沪东再飞往伦敦的机票。

        她看一眼机票时间:“我们周三就走?”

        沈亦泽点点头:“对,周三晚上走,周日早上回来。”

        “是跟女神一起吗?”

        “那当然,我们和宁姐是一样的签证,不仅要同去同回,还要住进同一家酒店的同一间套房。”

        “真的吗?我跟女神住同一个房间?!”

        杨九安喜不自禁,之前那点小郁闷转瞬抛诸脑后。

        沈亦泽解释:“不是同一个房间,是同一间套房,里面有好几个房间,你要么跟宁姐的经纪人住一间,要么跟我住一间。”

        “我才不跟你住一间呢!”

        “依你,只要不影响宁姐休息就行。”

        杨九安当即拍胸脯保证:“绝对不会!”

        见安安的关注点已经跑偏,沈亦泽笑笑,继续扯开话题:“你对我爸妈的印象怎么样?”

        “很好啊,叔叔阿姨还有你的舅舅姨妈、表哥表姐……你们家除了你,人都特别好。”

        “为啥除了我?难道我不好吗?”

        杨九安一本正经地说:“你也挺好的,跳舞跳得挺好。”

        “……”

        “好啦,看在叔叔阿姨对我这么好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沈亦泽瞄她一眼,见她将签证和机票翻来覆去地把玩,心说你这是看在我爸妈的份上吗?你明明是看在这张机票的份上!

        “那你家里人对我的印象怎么样?”

        杨九安问。

        “这还用问?除夕那天你说了句豆腐好吃,我大姨就一连做了五天的豆腐,回家后我妈还接着做,你这人不想吃又不说,全偷偷夹给我,都快给我吃吐了。”

        杨九安扑哧一乐:“不是,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你妈和你大姨这么热情,关键是每顿饭都给我盛满满一碗豆腐,我哪里吃得了那么多!”

        “那还不是因为我妈和我大姨喜欢你,想让你吃好住好玩好。”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好意思拒绝,我吃不了,又不忍心辜负阿姨的好意——”

        沈亦泽打断:“所以你就忍心让我遭罪是吗?”

        “哎呀,我知道沈沈对我最好了~”

        “……你抽什么疯?”

        这丫头是真不会撒娇,沈亦泽只觉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沈沈~”

        “别叫我沈沈……”

        “沈沈~”

        “yue——”

        将安安送到家,他嘱咐:“好好休息,明后天我的行程比较满,就不接你下班了。”

        杨九安立即说:“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们伦敦见。”

        沈亦泽没好气道:“我不管你,你就不能管我吗?”

        “管管管!我下班了就上你家给你做饭,你要是太忙回不来,我就给你送公司去,这样可以吧?”

        “这还差不多。”他张开双臂,“抱一个。”

        杨九安心情很好,乖乖地靠近他怀里,然后微微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

        她看着他笑:“再送你一个亲亲,够意思吧?”

        “亲脸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亲嘴啊。”

        “想得美!”杨九安推他一下,“快回去啦!好好工作,不要太想我!”

        ……

        过完春节长假,新的一年才算正式开始。

        沈亦泽回到公司,各部门一月的总结早已躺在他的邮箱里。

        公司成立至今,上个月首度实现盈利,营收1.4亿左右,支出6千万左右,总盈利超过8千万。

        其中,1.4亿的营收中有1.2亿来自飞飞音乐的版权授权费,看着多,其实是一笔快钱,分摊到十年,每年也不过一千两百万。不过这是一笔实打实的现钱,不仅一举将公司迄今为止的所有亏损抹平,还能有所盈余。

        6千万的支出,其中包括音乐制作场地和设备的相关支出、江怡宁的海外活动经费,以及各种小成本剧作的投资。

        得益于江歌后海外专辑的成功和庄逸在全娱盛典上的亮眼表现,一月新入职员工创下历史新高,公司也一跃成为超500员工的企业,在互联网和工程领域,500名员工不算什么,但在传媒这行,500人已是一个相对较大的规模。

        由金点和全娱影视投资组建的独立视频公司仍在筹备之中,海外音乐制作公司的收购也在进行最后的接洽,不出意外的话都将于本月内尘埃落定。

        此外,由金点与优视联合出品的《隐秘的角落》已播出三集。

        这部打着“《沉默的真相》原班人马”旗号的悬疑短剧,一经开播便拿下花瓣评分9.0的高分,经过一个周末的发酵和优视的推波助澜,在周一这天迎来爆发,张东升的那句“你看我还有机会吗”更是一时之间风靡全网。

        综艺《女儿们的恋爱》同样备受瞩目,播出三周,首期播放量已破六千万。恋综如此红火,各大平台无不想分一杯羹,就沈亦泽所知,腾飞视频、奇艺网和各大卫视频道都将于年内推出全(gen)新(feng)的恋爱观察类节目。

        赵辉带的策划组原本还搞了几个恋综的策划,现已被沈亦泽紧急叫停。

        这么多制作方和播出平台跟风涌进,这个题材被玩烂是迟早的事,公司手握《心动的信号》和《女儿们的恋爱》这两档恋综的版权已经足够,再掺和下去,万一跟撞车或翻车,那就得不偿失了。

        恋综被玩烂了没关系,大不了转向别的题材。

        下个季度的S级综艺《新说唱》已完成海选报名,将于这个周末开启录制。

        余笙对说唱显然抱有极大的热情,当沈亦泽跟她提起这么一档节目时,她二话不说当即答应下来,答应之后还不忘提醒他之前承诺过的事——跟她合作一首说唱歌曲。

        沈亦泽自然不会忘记,事实上,跟余笙签完合同的第二天他就录好了新歌的小样,只是一直没有给她。

        身为老板,必须要学会的一件事就是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与其把这首歌早早给她,不如等余笙录完节目再给,这样还能当作激励,鞭策她用心参与录制。

        这个春节,圈内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飞飞音乐与全娱音乐进行了首次正面交锋。

        腾飞虽然斥巨资购入国内超过90%的音乐公司旗下的歌曲版权,甚至还拿到一部分的独家,但跟垄断市场十余载的全娱音乐比起来,无论日活还是注册会员数仍然差了一个数量级。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飞飞音乐于2月1日早上九点发布公告称,从2月8日起,将全面下调平台上所有音乐作品的售价,由原先的5到7元每张单曲降至2到5元,15到18元每张专辑下调至10到15元,同时解除每个账号单次购买专辑数量的限制。

        此公告一出,立刻在圈内掀起轩然大波。

        为免恶性竞争,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不成文的规定或者共识,而在数字音乐的领域,这个共识早在十年前就由全娱音乐联合众多音乐平台达成,既包括专辑定价,也包括单次购买限制。

        当年参与规则制定的众多平台中,就有飞飞音乐,可如今,飞飞音乐突然搞这么一出,公告发出的当天就遭到了业内同行的一致抵制和鞭挞。

        同时发声明质疑的还有各大音乐公司和独立音乐人,数字专辑的降价首先损害的就是这些人的利益,他们自然不会容许飞飞音乐通过牺牲他们的利益达到吸引流量的目的。

        这些人里自然也包括沈亦泽和他的金点。

        很快,飞飞音乐发出第二条公告,声称降价是因为用户普遍抱怨专辑定价太高,而作为一家以用户为本的流媒体平台,飞飞音乐自然要听从用户的意见。

        接着解释降价计划是自愿参与而非强制,未参与该计划的歌曲将仍按以前的规则进行结算。

        公告发出第二天沈亦泽就收到邀请参与降价计划的通知,腾飞音乐的CEO梁磊甚至亲自打电话来游说,表示价格虽降,但因为解除了购买限制,销量绝对会暴增,两相抵消,销售额不仅不会减少,说不定还会增加。

        沈亦泽知道梁磊所言不虚。

        对他、江怡宁和余笙这种级别的创作人来说,收入的确会增多,因为一旦解除购买限制,某些有钱的狂热粉丝,比如杨九康这种,就可以动辄买个一万张。

        对流量明星来说,比如鞠然这种纯靠粉丝支持的偶像,更是百利而无一弊。

        对资本来说,同样可以凭借割粉丝的韭菜赚得盆满钵满。

        而粉丝,他们得到了支持giegie的机会,虽然被割了韭菜,却只会乐在其中且乐此不疲。

        唯一遭殃的只有中下层的独立原创音乐人,当别的歌都降价,他们也只能被迫接受降价,不然作品更加无人问津,可他们没有财大气粗的狂热粉丝,接受降价的结果就是收入锐减。

        短期内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长此以往,这些中下层的独立音乐人为了生计必然纷纷转行,而当一个行业的中下层消失之时,也就是这个行业死亡之日。

        沈亦泽经历过这样的时代,他也曾是受害者之一,所以他很清楚飞飞音乐这样干的后果。

        然而资本都是短视的,对飞飞音乐来说,降价可以吸引流量,解除购买限制可以割粉丝韭菜,有钱不赚王八蛋,至于华语乐坛今后是好是坏,是否还会存在原创的土壤,想必腾飞的高层是不会在意的。

        沈亦泽在手机这头沉默许久,最终说:“将分成比例提高至七成,这是我的条件。”

        “可以!”

        对方答应得毫不犹豫。

        沈亦泽很不想答应,不想助纣为虐,可现在的他力量还太弱小,还远远不足以和腾飞叫板,更无法扭转这个趋势。

        既然降价和解除购买限制可以带来更高的利益,那在资本市场,这就是必然的趋势。以前全娱音乐一家独大的时候,还可以牺牲一点利益矫正行业,可面对来势汹汹的挑战者,全娱大概率也只能顺势而为。

        沈亦泽虽然愤怒,可他早已不是纯粹的音乐人,不会凭着一腔热血鲁莽行事。

        认清现实, 然后脚踏实地。

        先积蓄力量,等时机成熟,他会有所行动的。

        飞飞音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四处游说,可同意参与降价计划的只是少数。

        但这一情况在2月8日后便即扭转,因为参与降价计划的歌曲的确卖得更好,既然可以赚更多钱,各大音乐公司自然纷纷加入,只剩下那些不怎么出名的中下层歌手还在负隅顽抗。

        很快,就连这些反对的声音也没了,因为他们发现,但凡不加入计划的,飞飞音乐根本不给推荐和曝光,他们辛辛苦苦创作的作品不仅赚不到钱,反而白白给平台充实曲库。

        数日之内,大量中下层的独立音乐人弃站出走,不过飞飞音乐根本不在乎,因为一周之后全娱音乐也将更改规则。

        一旦国内最大的两个流媒体平台统一了规则,这些中下层的音乐人难道还有别处可去吗?

        狗饿了自然会回来的,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听书全部免费云翻雨覆小说全集免费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大全排行榜都市娱乐都市言情书库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小说和网文的区别学长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