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王妃嫁到请接招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秦香儿病重
        第二天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安阳侯府忽然来了一位客人。

        她要见萧意欢。

        “她可有说自己的身份?”

        “说是户部侍郎府上的夫人,想让三小姐去为她的女儿医治。”

        萧意欢这几日忙着破案,已然忘了这茬。

        不过,她原本也是想等着秦夫人找上门来才出手的。

        萧意欢走到门口,秦夫人一看到她,立刻跪在了她面前,“三小姐,求求你救救香儿吧!”

        “夫人,不是我不想救,而是……”

        “你想知道什么,我通通告诉你,只要你救香儿一命。她快不行了!”

        果然,不到这份儿上,秦夫人不会松口。

        “夫人若是早些如此,她也不会受这么多罪了。”萧意欢说罢,抬脚走出了侯府。

        还以为秦夫人是坐着马车或是轿子来的,可侯府外面却什么都没有。

        “你是走过来的?”萧意欢讶然。

        好歹也是户部侍郎的正室,这是什么待遇?

        “也不远,所以就走过来了。三小姐若是想坐马车,我……我这就让人去准备。”秦夫人看了看四周,想要租一辆马车。

        可目之所及,哪里有什么马车的影子?

        “罢了,还是走过去吧。反正也不远。”萧意欢没有为难她,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秦府里一片热闹,似是在庆祝谁的生辰。

        萧意欢正要进去,就被飞奔过来的秦夫人一把抓住了。

        “我们还是从后门进去吧。”

        萧意欢眉心一皱,“怎么,你请我到秦府来为你的女儿治病,连大门都不让我进?这样太过怠慢了吧?”

        秦夫人一脸为难,“今日府上在为莲儿庆祝生辰,若是被他们知道香儿病重,怕是会觉得晦气。”

        萧意欢听到这理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夫人在这里活得究竟有多窝囊,才会连这都要担心?

        “既然你觉得自己的女儿病重是晦气的事,又何必要救她?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就先走了。”萧意欢转过身,假装要走。

        秦夫人又气又急,捂着心口倒在了地上。

        萧意欢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打算要理会。

        “没看到你们府上的夫人晕过去了?”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但并非是对着她说的,而是对着秦府里的人。

        这声音她熟悉,是夜染尘身边的随从。

        他在这里,说明夜染尘就在附近。

        画像上的人是谁,他查出来了吗?就在这里多管闲事?

        萧意欢转过头,正对上不远处的那张面具。

        秦府里出来了两个人,将秦夫人给拖了进去,动作很是粗鲁。

        人才到门口,就醒了过来。

        “既然醒了,就让她自己走。明知道今日是我生辰,还晕倒在大门口,这不是成心给我找晦气?”这高高在上的语气,不用多想,就是今日过生辰的秦莲儿。

        不过是庶出,却俨然已经不将主母放在眼里了。

        “你怎么不过去治治她?”夜染尘在一旁看着,还以为她会出手。

        可她却一直袖手旁观。

        “我要是当真过去治了她,后头她只会变本加厉地欺负秦夫人。再说,你没看秦夫人没有半点要反抗的意思?纵然她女儿已经危在旦夕,她也全然不在乎。”

        这样的人,萧意欢是不屑于帮的。

        她都不为自己争取,旁人再着急上火又有什么用?

        “若不是娘家出事,她也不会被欺负至此。她这般委曲求全,也是为了能在秦府待下去。”夜染尘倒是明白她的苦衷。

        “与其被人踩在脚底下,还不如潇洒离开。难道她离了这里就没法活了?分明是留在这里,才性命堪忧。”

        萧意欢看着秦夫人缓缓站起来,连声对秦莲儿道歉,没有再留下的心思,转身走了。

        秦夫人发现她离开,立马追了出来。

        但没追出几步就摔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看人走远。

        “带我进去。”萧意欢绕到一旁的巷子里,对着身边的人说了一句。

        夜染尘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当真不管了。”

        “秦香儿还是有几分傲骨在的,我不能因为她娘看着她去死。”萧意欢对秦香儿是真的同情。

        要不是因为她娘,她也不会被欺负成这样。

        夜染尘环着她的腰,带着她进了秦府。

        两个人的脑海里同时闪过了昨晚的画面,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又在眼神触碰的瞬间转过了头。

        萧意欢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红晕。

        “你在想什么,居然脸红了?”夜染尘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她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几分笑意。

        “还能想什么,自然是想如何找凤宁易算账。”这笔账她迟早要凤宁易还回来。

        “怎么算账?给他下药?然后再给他扔个丑绝人寰的女人?”夜染尘还真想这么对付他。

        可就凭着他的警惕,想要成功,可不容易。

        “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丑绝人寰的男人……会不会更好?”萧意欢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夜染尘有一瞬的僵硬,“你……平日里都在看什么奇怪的书籍?”

        “怎么,你们这里还有书籍讲这些?你这么问,是不是因为你看过?”萧意欢一句反问,彻底把他给噎住了。

        “没有!我可不会看那种东西!你也不要看!”夜染尘生怕她会有奇怪的联想,赶紧将她带到了秦香儿的房门外。

        房间里传来一股浓重的药香,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看来秦夫人为了救秦香儿,已经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法子都用上了。

        可惜,她是中了毒,必须得对症下药才行。

        不然,只会让她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萧意欢走进去,床榻上的人静静躺着,已然没有了反应。

        她从医馆里拿出一颗药来,放到了秦香儿嘴里。

        不多时,秦香儿睁开眼睛,吐出一口血来。

        “你……”看到萧意欢,秦香儿很是惊讶。

        她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救了。

        但她却来了。

        “这几日吃的苦,可吃够了?”萧意欢对她还是有几分同情的,所以说话的语气并没有那么冷。
    农家小福女最全的免费小说软件小说白妇少阅读全文网上兼职小说打字员短篇小说集1东北一家人第一部小说免费看书阅读器排行榜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腐文全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