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嘉有甜妻 > 正文 415 我们——认识吗?
        祁嘉禾在电话里无比平静地告知了她任珊珊已经苏醒的消息之后,就没有再发一言,似乎是在等她开口。

        她之前就说过,等任珊珊醒了,让他一定要见她一面,好断了那人的念想。

        他清楚时音的性子,也没想过要逃避什么,他只是想把决定权放在时音手里。

        时音在电话这头凝眸看了手里的针线好一会,自始至终连表情都没有变过。

        半晌,实在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织,她才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那就去看看她吧。”她说。

        虽然也觉得刚醒就这么去刺激人家似乎不太好,但是时音并不介意当这么一回恶人。

        毕竟,任珊珊对她做过的那些小手脚,她可还一分一毫都没有还给她过。

        当然,这个“看”,指的可不是让祁嘉禾单独去看她,她还没心大到那种程度,虽然明知祁嘉禾的人品如何,但她也绝对不会做出膈应自己的事情。

        医院大门口依旧围得水泄不通,嗅觉敏锐的媒体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想要拍到任珊珊的第一手照片。

        阿木开着车路过他们的时候,时音坐在后座懒散地朝外看了一眼,笑了笑,回眸瞥向身边的祁嘉禾,语气有些意味不明:“你这波封杀,作用好像不大啊,照这样下去,我看再度火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祁嘉禾一言不发,视线淡淡地从窗外熙熙攘攘的娱记中漠然扫过,眸子里闪过一抹极轻的戾气。

        为了避免太过招摇,两人是从住院部副楼的小门进去的,阿木并没有跟着。

        任珊珊住在六楼的特护病房,走廊的最里侧。

        和医院门口不一样的是,这里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偶尔会有端着器械盘的护士路过,也只是匆忙看上两人一眼,并不多做停留。

        这里的景象比时音想象中要安静不少,原本以为,以任珊珊的身份,遭遇了这么一场意外,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应该会有很多圈内人来看她才对。

        多少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那么久的前辈,如今她人在特护病房,却没有一个圈内好友前来探望她。

        甚至连病房里,也只有一个特护打扮的阿姨在为她喂水喝。

        门是虚掩着的,透过上面的窗口可以隐约看见床上那抹纤细的人影,和垂落在床边,近乎皮包骨头,毫无血色的一段手腕。

        这样一副场景,让饶是事前做好了心里准备的时音没来由地怵了一下。

        类似的场景她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对似曾相识的一幕有些莫名的抗拒。

        她想起,时锦程过世之前的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瘦骨嶙峋的模样,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颧骨高突的脸,和那双几乎只剩下骨头、摸起来都会觉得硌人的双手。

        对她来说,这种状态,已经算是濒临死亡了。

        上一次见任珊珊的时候,她虽然也还是瘦,但至少没有瘦成这样,那时候她面色红润,整个人透出一种纤细的骨感美。

        时音正看着那一截手臂出神的时候,病房里的特护已经喂完了水,转身走到了一旁放下水杯。

        也正是这个当口,时音看见了任珊珊的脸。

        她像是一个毫无生机的重症患者,整张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面部瘦了一大圈,头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脸颊上有不少伤口,一条腿还被悬吊在半空,看起来格外凄惨。

        她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喝完了水就合上眼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眼睑下有大片的青灰色的阴翳,看起来精神非常不好。

        “进去吗?”祁嘉禾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打断了时音的思绪。

        她才突然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但看着病床上那个重伤未愈的女人,她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多此一举。

        她没有回答,站在门口沉默了许久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算了吧。”

        大难不死已经算是极其难得,她何必再去给人添堵。如果这次以后她能安分守己,她时音也没必要揪着不放。

        经历了时锦程的去世以后,时音才算是对死亡这个词有了更加透彻的理解。

        真的死了,那才算是一了百了。

        她对任珊珊也并没有恨入骨髓,抽出时间来膈应她这种事情,想想也真是好笑。

        时音收回视线转过身,不再往病房里看上一眼,抬腿准备离开。

        可不知哪里吹来一阵穿堂风,就这样扫过病房门,门扉晃动了两下,居然就这么开了。

        任珊珊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两人,倒是特护余光瞥见,抬眸疑惑地唤了一声:“咦,你们是……”

        时音收住脚步,回眸看过去,刚巧,病床上的任珊珊也睁开了眼睛,朝着两人的方向看了过来。

        她的目光澄澈通透,寂静如海,朝时音看过去的时候,没有任何波澜,甚至,她也没有看上她身旁的祁嘉禾一眼,只是静静地和时音对视了许久,才微微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些微迷茫的神色。

        对着这样一张苍白如纸的脸,饶是再美时音也没有欣赏的兴致。

        她只觉得有些尴尬,原本自己都已经准备离开了,却被当事人当场发现。

        床上的任珊珊没有表露出过于激动的神色,只是疑惑地眯了眯眼睛,视线一分都不曾从时音身上移开过。

        良久,她的视线落在祁嘉禾脸上,但并没有过多停顿,很快又回到了时音的脸上。

        她抬起手,关节的动作显得有些迟钝和笨拙,开口的话,却让门口的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

        “我们……认识吗?”

        她的嗓子似乎受了伤,开口的时候语气嘶哑,表情也是一脸困惑,似乎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两人,却尽力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想要弄清楚和眼前两人的关系。

        “医生说我可能丢了一部分记忆,所以我不太确定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说,“你们是来看我的吗?”

        时音突然就语塞了。

        祁嘉禾站在她身旁,也微微蹙着眉,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

        任珊珊,失忆了。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