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冠上珠华 > 正文 一百三十章·风雷
        许崇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可他深吸了口气,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而且很是不甘心:“白白的筹谋一场,结果到头来白忙了!”

        这感觉当真是让人说不出的憋屈。

        许顺冷冷瞥他一眼:“该如何就如何,眼前的要紧事是另一桩,你别给我多生事端,否则我饶不了你!”

        他费了多少工夫才促成了胡建邦回京的事儿,哪里有工夫在这些小十二上头磨叽?也就是女人,那个齐云熙,才会在这上头动脑筋。

        许崇急忙低头,知道父亲是生了气,忙陪笑:“是,儿子不敢。”

        许顺点点头,起身吩咐人穿衣裳,一面问:“人到了京城了?”

        “到了。”许崇亲自去边上给他拿了腰带过来递给侍女,轻声道:“去押送胡建邦的羽林卫已经把人带到驿馆了,正在等宫里的旨意......”

        许顺没有再说话,反而道:“让你媳妇儿准备准备,如今苏家汪家两家再度结亲,这是京城最近最大的喜事儿了,怎么也值得恭贺的,送份礼去,不要失礼。”

        正因为许慧仙曾经得罪过苏邀,所以许家更该要做出姿态来。

        许崇急忙答应,等送了父亲进宫去值宿,转头回来把事儿跟齐氏说了。

        齐氏忧心忡忡的,被丈夫连着叫了好几句才回过神来,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仰着脸问他:“那这件事,会如何处置?”

        许崇自己也不知道,叹息了一声:“还不知道,不过查了这么久了,总该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之前还有许多说不明白的地方,但是现在乔家自己蹦出来,如今满京城都在搜捕那帮人,若是搜到了,事情还更麻烦。

        许顺进宫的时候,恰好碰见了宋翔宇的车架,宋翔宇从马车上下来,两方碰见,还互相打了个招呼,一道结伴进了宫。

        寒暄了几句,许顺就笑着调侃:“世子之前还说要解甲归田当个田舍翁去,如今可是做不成了。”

        宋翔宇提起这事儿来脸色就不大好看,冲着许顺摇摇头:“嗨,不瞒您说,回一趟家.....出了这么多事,我脑子都是蒙的,如今还一大堆事,我儿子丢了,还不知道往哪儿去找.....”

        许顺见他的确是熬得这些时间消瘦不少的样子,明知道他是在装,面上还得装模作样的唏嘘几句,说一些诸如阴错阳差养大了皇长孙,总归是天大的功劳,于社稷有功之类的场面话,两人扯了一堆,到了御书房,才都在偏殿等候传召。

        元丰帝先见的是许顺,将最近各地报上来的奏折都处置了,才问许顺一句:“云南那边还是没有消息送来?这都多久了?”

        自从成国公徐永鸿打了胜仗回京,又出了事折损在了京城,云南那边的仗就交给了原云南总督曹春旺统领。

        前些时候,曹春旺上折子说是已经将叛军一网打尽,只是当地的土人却还是不驯服,有大批的土人逃到了山上,又遇上些反复,请求朝廷增兵

        内阁商议了一番,决定从贵州抽调一万多人过去,按理来说,打了这么久,曹春旺那边也该有个信儿了。

        许顺也跟着皱眉表示担忧:“圣上,暂时还是没收到消息,从巡城御史到云南总督,都只说仗仍旧在打.....”

        元丰帝呵了一声:“在打,在打,几年之前就说在打,年年打,年年不能彻底根除叛乱,如此一来,何时才能叫云南尽归我手?!安南之地,又当如何?”

        他敦促许顺:“传令下去,让曹春旺加紧办,若实在办不成,朕另外换人去办!堂堂大周,就找不出一个比徐永鸿更能耐的大将来了?!简直笑话!”

        许顺急忙应是。

        元丰帝又宣了宋翔宇。

        表兄弟相见,气氛就要和缓的多了,一见宋翔宇,元丰帝滋味就有些复杂。

        两人之间是自小玩到大的关系,当初打仗,舅舅一直都是他的得力战将,舅舅的小儿子宋翔宇也一路跟进跟出的,可如今,他的孙子却是宋翔宇的儿子,你说说,这里头的关系绕的。

        叫人想一想就头疼。

        不过好在,占便宜的始终还是他自己。

        元丰帝这么一想,心情好受了些,有些微妙的看他一眼:“瘦了不少。”

        宋翔宇没好气,元丰帝先见的是许顺,将最近各地报上来的奏折都处置了,才问许顺一句:“云南那边还是没有消息送来?这都多久了?”

        自从成国公徐永鸿打了胜仗回京,又出了事折损在了京城,云南那边的仗就交给了原云南总督曹春旺统领。

        前些时候,曹春旺上折子说是已经将叛军一网打尽,只是当地的土人却还是不驯服,有大批的土人逃到了山上,又遇上些反复,请求朝廷增兵

        内阁商议了一番,决定从贵州抽调一万多人过去,按理来说,打了这么久,曹春旺那边也该有个信儿了。

        许顺也跟着皱眉表示担忧:“圣上,暂时还是没收到消息,从巡城御史到云南总督,都只说仗仍旧在打.....”

        元丰帝呵了一声:“在打,在打,几年之前就说在打,年年打,年年不能彻底根除叛乱,如此一来,何时才能叫云南尽归我手?!安南之地,又当如何?”

        他敦促许顺:“传令下去,让曹春旺加紧办,若实在办不成,朕另外换人去办!堂堂大周,就找不出一个比徐永鸿更能耐的大将来了?!简直笑话!”

        许顺急忙应是。

        元丰帝又宣了宋翔宇。许顺也跟着皱眉表示担忧:“圣上,暂时还是没收到消息,从巡城御史到云南总督,都只说仗仍旧在打.....”

        元丰帝呵了一声:“在打,在打,几年之前就说在打,年年打,年年不能彻底根除叛乱,如此一来,何时才能叫云南尽归我手?!安南之地,又当如何?”

        他敦促许顺:“传令下去,让曹春旺加紧办,若实在办不成,朕另外换人去办!堂堂大周,就找不出一个比徐永鸿更能耐的大将来了?!简直笑话!”

        许顺急忙应是。

        元丰帝又宣了宋翔宇。

        
    笔笔文学笔趣阁你尝起来特别甜原始的冲动诱欢免费阅读全文陛下,不可以!(限)四年级英语单词跟读免费分类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小说乱世浮归txt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