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冠上珠华 > 正文 一百四十六·猎物
        也对,邵文勋心里想着,自己也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医生给,自古以来,自杀自灭才是大家族一下子覆灭的原因。

        还有谁比苏二老爷更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关键的东西都放到位呢?

        他端起酒杯,朝着苏二老爷碰了碰,轻声道:“既如此,那我可就要提前恭喜二老爷你了,这件事一了,以后这京城可就要多一位勋贵了,到时候,未必是永定伯了,说不定是永定侯呢,您说是不是?”

        邵文勋意有所指,苏二老爷迅速打蛇随棍上:“这还要您多提携才是,某必定竭尽全力,回报殿下万一!”

        “别说这个。”邵文勋果断摇头:“二老爷轻狂了。”

        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

        苏二老爷在心里有些腻味,他虽然是从文了,可是骨子里还是习惯勋贵的武官那一套行事作风,弄得这么多弯弯绕绕,这不能说那不能说的,可是有什么不能说的?

        几句话能说明白的事儿,非得绕不知道七八十个弯子才满意。

        不就是要陷害苏家顺带着把广平侯府也给解决了,为庄王殿下彻底扫清道路,好一举奠定东宫的位子吗?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要知道,现在这位圣上还是夺了兄弟的位子上位的呢。

        既然要当婊、子,还非得立什么牌坊?

        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腹诽了两句,面上当即顺着邵文勋的话飞快的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笑着道:“是是是,邵大人说的是,是某轻狂了。对了......”

        他看着邵文勋的脸色,试探着问:“还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说。”

        邵文勋摇头:“暂时不必了,你就先等着吧,也快了,到时候自然有人送消息给你。只是你自己一定要千万谨慎小心,可别让别的人的发现了你的踪迹。”

        苏二老爷应是,等到邵文勋走了,才扫了扫衣摆。

        苏桉从屏风后头闪出来,推开一条窗户缝看着邵文勋上了轿子。

        苏二老爷已经咳嗽了一声:“小三儿,关起窗户,别叫人发现惹麻烦。”

        苏桉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啪的一声关起窗户,目光里透露出一股狠劲儿:“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得让他们当这过街老鼠!”

        苏二老爷没说话,提壶给自己倒了杯茶,见苏桉气冲冲的样子,由不得又觉得有些可笑:“你这怒气冲天的样子,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被丢在外头养了十几年委屈的那个呢。”

        说起这个,苏桉的脸色更加阴沉。

        苏杏璇死了,他被送回老家,简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是反倒是那个死丫头一路高歌猛进,现在成了伯府红人,不仅老太太喜欢她,连爹娘也要看她的脸色。

        真是笑话。

        他阴沉的道:“我会让他们哭着求我!”

        当初他们怎么捧着苏邀,害死如意贬低打压他的,他到时候就要他们怎么对苏邀。

        其他的人只需要小惩大诫,但是苏邀这个害群之马,他一定要杀之而后快!

        而邵文勋从酒楼见完了人出来,便借着公事的由头去了徐家。

        徐睿的身体已经又更好了许多,这一次随着徐永鸿一道在书房见了邵文勋。

        邵文勋打量他一眼,点点头关心道:“看着气色可好多了,可见还是年轻,底子好啊!”

        徐睿笑着朝着他行了礼:“多谢您关心,是好的多了,最近得了几只獐子,到时候给您送过去。”

        “那我可就谢过了,早就听说你们庄子有猎场,有不少好东西呢。这回可叫我捡着便宜了。”邵文勋笑眯眯的,在他们爷俩对面坐了,笑着寒暄了几句,就进入正题:“这边差不多了,我问过苏二了,他那顺利的很。倒也不怕苏家有人发现书房有什么问题-----一来书房只不过是其中一处地方,还有多手准备,二来等苏家反应过来,再去查,再去找,我们早就已经动手了。”

        徐永鸿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却并没有跟着就欣喜若狂,只是略一点头:“我们这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那......”

        徐睿阴恻恻的接过了自己老爹的话:“那就动手吧,他们也蹦达的够久了。”

        邵文勋见他们俩这么说,微微一笑:“也好,日长梦多么,早些解决总是好的。只是赖伟琪终究是个隐患,不知道有没有他的消息?”

        说起这件事,徐睿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赖伟琪那个家伙不愧是在锦衣卫浸淫多年的老狐狸了,简直滑不溜手,他们陆续派出去好几拨人,却总是在有了一点儿头绪后又被甩了,都铩羽而归。

        他是知情人,现在跟徐家和庄王等于又彻底撕破了脸,这种亡命之徒,如果不能彻底捏死,对于他们的大计划,总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响的哑炮。

        徐永鸿见邵文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略一沉思就道:“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的人跟的很紧,他现在龟缩不敢出,是因为只要一动,就立即会被发现。他那个人,狡兔三窟,藏身之地不少,不过也不是没有弱点,他难道一辈子都藏着?我让人盯紧了温金贤,只要他一有动作,就能一劳永逸。”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这么说,邵文勋就放心多了,他笑起来:“若是如此就最好了,您也知道,最近外头都传成什么样子了,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淳安都已经气得好些天吃不下饭了,虽然王爷嘴里不说,可心里到底是不高兴的。”

        杀了他,才能让很多人都彻底放心。

        这也是邵文勋前头收了赖伟琪银子,后头就卖了赖伟琪是一样的道理。

        “放心吧。”徐睿更加直接一些:“翻不出什么大风浪的。”

        他又问:“苏家这边是安排的很周详了,宋家那里......”

        也得把宋恒趁机除掉才好,宋恒的身世大有可疑之处,现在已经成了庄王的心病了,徐家既然已经投靠庄王,那么自然需要更加能让庄王信重的功劳。

        
    800小说网招摇小说七上九下(全) 小说久旱逢你by酱子贝无限小说网折腰蓬莱客肉肉小学五年级英语上册免费学习小说推荐文笔好高质量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