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活体战舰 > 正文 469 都不安分
        约见李承志的,是李承淑的父亲,他的二伯李衡陵。

        之所以说李衡陵也自认为棋手,是因为他代表的是三清门。

        炎帝大学教授别墅区李家客厅,李横渠横眉立目,“别理他。不是属超脱红尘,修道成仙吗?今日回来作甚?”

        李奶奶却想念好多年不见的儿子,“他修他的道,碍着你装逼啦?你不想见就滚吧,我还想看看我儿子瘦了没有呐。再说,他又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找承志,你有什么权力提承志谢客?”

        儿子再大,甚至变老,在娘心中,都是那个需要小心呵护的小宝贝,“也不知衡陵现在过得怎么样?据说出家是要吃素的。总吃素,人的身体哪受得了。快快,让他进来。”

        李承淑窃笑,“奶奶,道家不禁嫁娶,也不忌荤素。”

        “是吗?”不禁嫁娶她知道,不忌荤素她就不清楚了。还以为修仙嘛,都像和尚一样,不杀生的。

        其实什么狗屁的禁忌,随着时代的演变,早就被人丢到天边去了。

        这些天,李横渠过够了装逼的瘾。世家那个李家虽然没派人出面,但炎帝星上上下下,从星区区长都星长,到地方军政首脑,以及炎帝大学校长,务必亲来拜会柏承诚。

        谁都不敢自作主张地先定下宴席,担心柏承诚这个二愣子甩脸色。反之,谁都不敢不上门拜会一下,因为有句古话,送礼的或许不记得,但不送礼的,一定被记住。柏承诚这个二愣子,目前可是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左右时下的政局。

        上门的人多了,安保就成了难题。于是,柏五一开始设岗,非请勿入。于是,李横渠的鼻孔更是比眉心还高,门口设岗,这是社会地位的表现。

        于是,李衡陵回家,必须经过禀报,经由主人同意之后才行。

        李承志无所谓见于不见,倒是暗自感到好笑,三清门开来也不安分了。是呀,每逢社会变局之极,可谓龙蛇并起,各种宗教都很是活跃。一来,这是扩大本教影响力,收揽更多信徒的良机,再者,对各种宗教的生存,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曾有宗教凌驾于国家政权之上的情况,但那种情况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宗教的兴衰,都随国家统治者的爱好而沉浮。国家统治者有能力一言兴教,或者一言灭教。

        李衡陵进门,稽首施礼,“贫道三清门护法三成子,见过李教授,见过李夫人,见过······。”

        “啪。”李承志拍案而起,率袖离开,理都不想理会李衡陵。

        李承志虽然每每不按李横渠的意愿行事,但还是很孝顺老人家的,不然也不会将老人接走,害怕他们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

        看到李衡陵这个态度,不善戴着伪装面具的他顿时就不高兴了。连父母都不认,你修个屁的仙。既然你们修得六亲不认了,那还来找我干屁呀。

        李衡陵愕然,浑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柏承诚了,“柏施主,何故如此匆忙?贫道今日前来,乃是代表三清门专程跟施主谈谈······。”

        李承志已经走出大门,没有回头,丢下一句话,“我不跟无人性者谈合作。”

        李承淑直翻白眼,“老爸,承志是不高兴你喊爷爷为李教授。喊一声老爸就会破功吗?你呀,我也不想理会你。”说完,追着李承志走了。

        她还是心疼老爸的,之所以追向李承志,是想给老爸说说情。

        李奶奶不管那么多,“衡陵,过来过来,让我看看。承淑说你们不忌荤素,怎么不见你长肉呢?你看你看,这都瘦了一圈了。”

        说瘦,李衡陵是真的不瘦。满面红光,应该活得有滋有味。不过脸上留起了长髯,再戴上道冠,让脸型看起来不胖而已。

        李横渠嘴里面强硬,眼睛里的思念却掩饰不住,一再地细看儿子的模样。还要装作不在乎,不想理会的样子。呵呵,真要是不想理会,完全可以像李承志一样甩手离开。他却偏偏不走。这个儿子四十多岁离家,到现在二十好几年了。

        因为李承淑离去时的那句话,让李衡陵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喊爸妈吧?似乎跟心中的理念有冲突。不喊爸妈,那么这一次的使命,多半是完不成。

        李承淑追上李承志,“承志,你生气啦?要是这样,我可就要说你了。你因我爸对待长辈的态度而生气,可你想过没有,他同时也是你的长辈呀?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高。”李承志竖了一下大拇指,“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明了?要是一直都有这个智商,做办公室主任足足有余。

        我这是找借口溜号知道不?三清门让大伯出面,打的就是亲情牌。你让我怎么说?同意,违背炎黄卫的初衷和我银龙系的原则。我们是不会介入华龙内部之争的,除非某些人闹得实在太过分。

        不同意吧,你爸回去怎么较差?干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好我好大家好。

        回去吧,回去吧,去陪陪你爸。你应该很少看见你爸吧?”

        李承志这是借李承淑的嘴给李衡陵传话。让李承淑回去陪陪李衡陵,也是实话。李承淑的人生,其实很悲苦的。刚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意外身故。这在现代,如此事故是非常罕见的,可偏偏就发生在她身上。

        李衡陵其实爱极了爱妻。正因为爱妻身故,这才遁入空门。或许这也他修仙的动力,因为据说修道有成时,可以复活亡妻。现在他是不是还相信那个神话不得而知,但李衡陵修道却很有天分,不到二十年就在三清门里获得了不错的高位。

        道号三成子的三字,是辈分,也是地位。在三清门里,三字辈是最高一个等级的。

        打发走李承淑,李承志闲来无事,径直走出别墅区,上街晃荡。

        这里是李家的势力地盘,他想看看民众的生活水平,看看人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动态。

        当然,需要略微做了一些伪装。柏承诚的面貌,恐怖时下无人不识。

        作为幺米机器人结构体,伪装起来非常方便,比武林高手所谓的缩骨术还神奇一万倍。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人。

        身前身后的柏五一等人,也跟着变换的形体。

        晃出大学,打了一个车,直奔闹市区。曾经服务过的那条机甲维修一条街,是必须逛的。可惜的是,也不知是现实中和第二世界的差异,还是那家机甲维修店换了老板,柏承诚没在那条街上看到一个熟人。

        但也有所收获,那就是这条街的生意,出其的好。这说明什么?说明连民间都能感觉到战争不久之后可能会降临。

        不像女孩子逛街喜欢逛服饰店。看完机甲维修一条街之后,柏承诚就找了一个低档的饭店,一个人做一桌。为了静听人们的谈话,他点了不少菜,要了一瓶酒。准备细斟慢饮。菜点得多,老板就不好意思嫌他占位时间长。

        茶楼酒肆,往往是体察世情民生最好的地方。可惜的是,现代的酒楼茶楼,都比较高档,多是包间。人也比较有素质,说话轻声细语的。所以柏承诚只好坐进这种街边大排档式的低档次饭店。

        才坐下不久,有三个人忽然凑过来,不经他同意,直接坐到了他一桌。

        抬眼一看,嘿,都是熟人。

        “柏帅,久违了。”来人为首者微笑着拱手为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承志不好赶人,反倒好奇地问:“你们是怎么认出我的?”

        他就不信,自己的伪装技术,能被面前这三位低阶武尊识破。

        他也有不少感概,这三人功力提升的速度倒是不慢,四年前,只有为首的这位是武王,另两位还是武宗。现在居然全都是武尊了。

        如此一说岂不是骂人垃圾了吗?他自己可是从武徒飞跃到现在的武圣了。人家提升一两个境界,很意外吗?

        呵呵,不是谁都可以跟他相比,他是开了挂的。有了珀莉雅,在身体强度上,即使不修炼,也可以直接跨越超凡层次。有了老妈赐予的头套系统,以及里面无数的超级修炼功法,比如《庄周心经》,再有大量的灵石,他的功力要不飞升那才诡异了。

        正常状态是,有人一辈子都修炼不到武尊。武者修炼,等级越高,提升越难。一个是需要悟性,再一个就是没有相应的功法。

        比如一个人只读了小学,你不给他中学大学的课本,让他自行领悟到博士境界,可能吗?

        还有一个,那就是资源。高端资源,比如灵石,掌握在极少一部分手里。灵石提炼技术发明之前,世家都只能掌握一些基因强化剂之类。而眼前这三人,按照柏承诚的理解,他们到现在都未必能获取灵石。

        这三人是柏承诚的老熟人了。老,是指认识的早。柏承诚获得珀莉雅的那时候,就认识了。没错,正是侠客行的温慎远、刘铁奎和展飞木。

        温慎远还是很有为首者的派头,气场很足,态度却很和善。

        刘铁奎依然是一副凶悍相,似乎随时都准备暴起伤人的样子。

        展飞木则是一副一脸阴沉狡猾的相貌,一看就不好打交道的主。

        记得方星航说过,这三人各有外号。温慎远号称鹰侠,刘铁奎叫做暴熊,展飞木为长臂猿。

        在侠客行里,据说只有功力达到武王层次的,才能称之为侠。现在,这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做鹰侠,熊侠和猿侠了。

        温慎远歉意地解释,“倒不是我们能识破柏帅的伪装,而是我们一直留心观察着你爷爷的别墅。”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出门伪装,在他们这些三教九流里,是常用手段。只要留心注意李横渠别墅里进出的人,再细心一点,不难认出柏承诚。

        柏承诚苦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在有心人眼里,他伪装跟不伪装,根本没区别。

        同时,眼神一凝,“你们一直在监视我?”

        质疑是为了掩饰他的惊讶,这侠客行的势力,似乎不可小觑。要知道,炎帝大学别墅区,此时可谓全世界关注度非常高的地方,各大势力都有人盯着。相应的,那里也是安保级别很高的地方,等闲人等难以靠近。而侠客行居然能在那里安排上眼线,这就不得不让李承志重视了。

        温慎远道:“我是带着足够的诚意来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坦白交底。我再交一个底,我此来不单代表侠客行,也代表武道协会。”

        “哈。”李承志失态了,“还真是让人意外,看来谁都不安生。”

        武道协会本应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松散组织,专门负责组织武道比赛的。就跟历史上的体育协会类似。柏承诚的徐福俱乐部,就是武道协会下的一个武道俱乐部。目前,应该已经是华龙强队了,似乎打进了世界杯赛。

        李承志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武道协会,居然也有问鼎天下的野望。

        不等温慎远再说话,李承志就扫兴地说:“看来,我得尽早回去了。”

        意思很明显,别跟我谈什么天下,我没兴趣。

        温慎远自然不甘心,正要拉已经起身的‘柏承诚’。

        李承志突然暴喝,“卧倒!”他自己却一飞冲天,破窗而出。一甩手,手臂瞬变激光枪。一道耀眼的激光飞射而出。
    的草坪七猫小说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