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活体战舰 > 正文 25 换个任命书
        卓青青脸现煞气,几乎都要气炸了,不要说还未入学,即使已经入学,她也不会放过柏天长,活了十八岁,从来没人敢对她如此轻浮。

        卓青青冷冷地说:“小流氓,你想好了用什么姿势去死吗?”脚步一闪,一拳砸向柏承诚的胸膛。拳带风声,显然卓青青动了真火。

        柏天长使出太极的封字诀和卸字诀来挡,口里还在叨叨,“姿势啊?大庭广众之下,多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去室内,随便你采用什么姿势。啊!”

        最后一个啊是惨叫声。他满以为使用太极术的一封一卸,再使用引字诀一牵,卓青青必然失去重心,向前一扑,自己顺势就可以抱住。即使不能得逞,起码能让对方一个趔趄。

        谁知这次马失前蹄,卓青青还有后手。两人的手臂刚一接触,卓青青的肘关节和腕关节一抖,寸劲爆发,重重地弹开了柏天长想变招引字诀的双手,使得柏天长的后招无法使出。卓青青的变掌长驱直入,印在柏天长的前胸。嘭的一声闷响,伴随着惨叫声柏天长倒飞而出,砸向地面。

        一招击飞柏天长,引得围观者失声惊呼。

        卓青青并未就此罢休,脚尖连点,施展出风驰电掣的轻功,追上还在空中飞行的柏天长,一腿劈下。

        这下,引起的就不止是惊呼,而是震惊了。事发突然,鲁有志和范恭明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思维里连救援的想法都没产生,更别说出招了。

        围观者多震惊于此女武功的强大,以及蔑视校规的无所顾忌。也有少部分感慨美女的豪放,你这一抬腿,裙底风光岂不显露无余。有些人甚至下意识地矮了一下身体,意图窥视隐秘。

        方星航依然没出手,是想看看柏承诚有没有方法应对。刚才柏承诚能闪过卓青青的前两招,已经表露出了一点异常。

        卓青阳却被另一件事吸引了,“这是什么太极?既不是陈氏,也不是杨氏。太极什么时候有了新的流派?”

        作为事主的柏天长可就倒霉了,在空中无法借力,只能努力收缩身体,用两手来阻挡卓青青下劈的长腿,再尽可能扭转,避开要害。

        砰,柏天长的背部跟地面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噗,一口鲜血,喷射而出。哗,学生们的喧闹声轰然而起。这可是校内难得一见的场面,太震撼了。

        卓青青一闪身,避过飞溅的血沫。再要上前,柏天长已经一个翻身,两手触地,一腿蹲,一腿长拖,呈扫堂腿姿势。接触地面,有了借力之所,柏天长反应不可谓不快。

        卓青青撇撇嘴,“人垃圾,功夫也垃圾。你哪来的胆子敢调戏本姑娘?我让你出言不逊,看打!”一个跨步,手刀斜劈柏天长的颈项。

        柏天长一个扫腿,直取卓青青的前腿,重心则往更低处闪躲手刀。

        卓青青的手刀击空,重心又在前腿上,来不及提腿,干脆运功硬抗。两腿碰撞,弹开的居然是柏天长的腿。卓青青的腿像是生根了一样纹丝不动。

        柏天长耍无赖惯了,就势往前一扑,双手一搂,抱住了卓青青的前腿。

        卓青青大急,这无赖等于钻入了自己的裙底,“放手!”另一条腿再不留力,狠狠地一脚踢在柏天长的肋部。咔嚓,肋骨也不知断了多少根。

        柏天长痛的一声冷哼,却依然牢牢抱住不放。

        卓青青脱身不得,恼羞成怒之下,也不抽腿,重心前移,一膝盖砸到柏天长的胸部,怒喝道:“你找死。”抡拳就砸柏天长的太阳穴。

        “不能打呀。”

        “要打死人了。”

        “打不得。”

        “住手。”

        这一拳要是砸实咯,真要打死人的。周围喊声一片,不管喜不喜欢柏天长,不管出于什么考虑,人群不约而同地爆发出连串的喊声。

        眼看要出大事,卓青阳一个闪身出现在两人身侧,一把捞住卓青青的手腕。

        所幸喊叫声让卓青青清醒过来,真要把人打死了,她家权势再大,也难逃惩处,不然卓青阳再快也来不及。

        卓青青一惊,抬头看到哥哥,顿时感到既羞恼又委屈。

        卓青阳对柏天长说:“这位同学,你先放手好吗?”

        柏天长没回答,而是呆呆地看着卓青青。

        起初,只是纯粹地想通过调戏美女引起纠纷,然后假装失手受伤好请假,没怎么细看卓青青。两人此刻面部的距离很近,柏天长这才真正看细致卓青青的容貌。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灿如春花,皎如秋月。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唇红齿白,眉如水墨。

        一头如墨的中长黑发,泛出淡淡的光泽。很用心地扎了一个马尾,翘出一个飘逸的弧形。宣示主人的不羁与跳脱。

        黑白分明的双眸,如温润的晶玉,闪烁着灵动狡黠。

        无暇的瓜子脸上,微微有点婴儿肥,彰显着丰润健康。

        怒不可抑的神态,非但没有破环美感,反而增添一股飒爽的英气。

        因生气和激斗而白里泛红的脸颊,散发着蓬勃的青春气息和少女的幽香。

        这香气也不知是不是含有雌性激素的缘故,对柏天长形成致命的吸引力。

        一束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恰好射在卓青青的脸上,使她在仰面向上的柏天长眼中,如同梦幻中的仙女出场,泛着霞光。就连平时看起来幽暗的鼻孔,都因阳光的映射,而显现出淡淡的晶莹橙红。红裙玉肤相互映衬,美得让人窒息。

        此人只应天上有,柏天长彻底迷醉其中,浑然忘了一切。

        他忘了,别人可忘不了,看柏天长的猪哥样,被兄长阻止的卓青青娇嗔地喊道:“哥,你看嘛。”此时撒娇,是为了逃脱责罚,意思是你看看,不能怪我一来就打人,这小流氓就该打。

        表情由怒而娇,差点把柏天长的心都萌化了,皱眉嘟嘴,无一处无一刻不美。

        卓青阳苦笑,竟然还有这种人,为了揩油,连命都不要。伸出手掌挡住柏天长的视线,“嗨,同学,可不可以先放手。”

        视线被阻,柏天长这才回魂,移动眼睛看着卓青阳,“放手?什么放手?”

        卓青阳都恨不得给这惫懒小子一巴掌,忍气说:“我让你你放开我妹妹的腿。别打了,你打不过的。”

        柏天长奇怪地说:“我放了哇。”他沉醉美景,不知什么时候,下意识地放开了卓青青的腿。

        卓青青跪蹲在柏天长胸部,连衣红裙罩住两腿,卓青阳看不见,闻声扭头看了卓青青一眼。

        卓青青这才感觉到小腿上的手已经不在,呀地叫了一声,赶紧弹身而起。羞恼的神色又现,因为哥哥误会自己故意骗他。

        因为卓青青起身时用力,反作用力让柏天长嘴里又冒出一股鲜血。

        这时不少人已经围上来,鲁有志,范恭明,方星航,还有冯茹蕾刘星叶。

        看到柏天长嘴里鲜血不停地冒,冯茹蕾吓得脸色煞白,抢步蹲身,“承诚,你怎么样,没事吧?”

        柏天长皱皱眉,“你挡着我了。”

        旁边的方星航恨不得踢柏天长一脚,却对冯茹蕾说:“你先让一下,我送他去医务室。”

        “对对,赶快送医务室。”冯茹蕾立即赞成道。

        方星航俯身来抱柏天长,却被拒绝了,“方哥,不麻烦您了。大熊,小猴,送我回家。”

        众人都是一愣,一头雾水,这是什么个意思?柏天长的伤势可以说很重,肋骨断裂,嘴里不停地冒血,内脏肯定被损伤,不及时救治的话,未必没有性命危险。

        卓青阳卓青青的脸色都是一变,学生在学校里,在比武室之外,被伤得如此之重,让家长知道,那会闹出大事的。

        卓青青嘴一撇,“没想到你除了是个渣男,还是个小怂包。打不赢喊家长是吧?去吧,去吧,尽管去告,看我怕不怕。”

        冯茹蕾却道:“方哥,此事学校一定要严肃处理。对了,她没穿校服,应该不是本校的学生,应该立即报警。”

        方星航苦恼地说:“她是本校的学生。”

        冯茹蕾说道:“如果是本校学生,既不穿校服,又当众出手伤人,那就应该立即开除。”

        卓青青针锋相对地说:“你谁呀你?要你多管闲事。告诉你,学校还开除不了我。我还没办理入学手续,怎么样?”嘴巴翘得高高的,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冯茹蕾气急,“不就是长得漂亮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让他调戏一下怎么啦,会死啊?又不会少一块肉,至于把人打成这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别人都对她怪异的逻辑哭笑不得。

        卓青青不屑地反驳:“假如有人要强暴你,你是不是也答应啊?反正又不少一块肉。”

        “我,”冯茹蕾被噎住了。

        “住嘴。”这是卓青阳呵斥卓青青的声音,这事要是闹大,卓青青或许没事,但对即将上任本星球代星长的父亲,必然会造成极不好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民院选举,去不了那个代字。

        “呵呵,咳咳,噗,呵呵,”柏天长的声音响起,“我没想告状。咳咳,没有的事。尽管放心,我爸妈不会找学校麻烦的。大熊,再不走,我可就真的要嗝屁了。”

        方星航倒是知道此时柏承诚回家对治疗他的伤势可能更有利,“我送你回去吧。”他亲自送,一是可以凭功夫控制柏天长的伤势,以免途中出现意外,二是当面给柏的家长一个解释,免得误会闹大。

        柏天长不笨,懂方星航的意思,“好吧,就劳烦方哥了。”

        时间不等人,方星航出手稳固了一下柏天长的肋骨,然后两手一抄,托起柏天长,就快步奔向校门。鲁有序和范恭明跟在后面跑。

        在方星航手上,柏天长依然扭头看向卓青青,“咳咳,卓青青,你让我看了,我会负责的。我让你上了,你也得负责。咳咳,野蛮女友,乖乖在学校等我。”

        卓青青气得想追上去再打他一顿,“谁上你了,谁野蛮了,看我不打烂你的狗嘴。”

        卓青阳本来也想跟上去,但又不知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还担心卓青青又闹出什么事来,只好止步,“你呀,闯祸了吧。凭你的轻功,绕过他不是很简单吗,非要动手。动手就动手吧,怎么下手那么重?万一打出人命怎么办?”

        卓青青气恼地说:“哥,你不知道多气人。这是什么破学校嘛?这种人渣都有。”

        这话有人不爱听了,呆呆看着柏天长离去的冯茹蕾反唇相讥:“你原来的学校不破,那你来我们学校干什么?”

        卓青青立即炸毛,正要发动女人式的战争,却被卓青阳抢了先,“对不起,同学。她也就是随口一说,绝没有侮辱这所学校的意思。我代她道歉。”说完拉着卓青青就走,不给她出言不逊的机会。

        卓青阳兄妹在方星航办公室等了半个多小时,方星航就回来了,面色很是古怪。

        卓青阳,“怎么啦?”

        方星航,“那两封任命书呢?我看看。”

        卓青阳搞不懂方星航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乐观其成,掏出信封递给方星航。

        方星航打开一看,一个职位是始皇舰队司令,一个职位是龙卫副总队长,都是少将军衔。

        方星航将任命书装进信封,递回卓青阳,“联系一下校长,换一个任命书吧。我想任职鹰卫,且下学期开学之前不离开始皇星。”

        卓青阳大惑不解,“为什么呢?”
    久爱小说网txt父亲姚大旺女儿姚尧的小说黄页小说阅文集团小说网站纵情乡野有肉有情节的糙汉文甜宠怎么样写小说床笫之私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临渊行 宅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