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 正文 第一五一章 (第三更)
        “殿下,现在的问题不在宋公子这。”

        白清源看着宋百郓在这装逼,心里难受,所以站了出来。

        “哦?那在哪?”

        于是,白清源就把荆哲的事情讲了一遍,苏墨武听完,脸色变得阴沉。

        “阿坤…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殿下,我查了一下,是从雍州过来的,似乎是个孤儿,家里没什么人!”

        若是说,这个大殿里有谁最看不惯荆哲,当属晋王世子苏新平了。

        自从前天晚上被清秋截胡之后,回去他就好好查了一番,发现青云门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叫阿坤的,再往雍州查,发现他除了作了首词、开了个店之外,再无其他记录。

        他竟然被这么个毫无背景的人给唬住了?

        越想越气,准备借苏墨武的手再对他开一次刀——难不成清秋还能一直跟着他不成?

        “这样的人敢坏本王的好事?本王这就派人去做了他!”

        “……”

        众人有些无语,苏墨武什么事情都想着用武力解决,实在太暴力了。

        “殿下不可!听闻陛下今天召见他了,估计是让他参加诗会的事情,若在这时候他出了意外,咱们难逃干系!”

        “是呀,还望殿下三思!”

        众人正在劝着,宋基茂走了出来,“殿下,我倒是有个办法,既让他赢不了,还不用杀他!”

        “哦?快说!”

        于是,宋基茂把荆哲必须喝烈酒才能作出诗来的事情讲了一遍,苏墨武听完有些愕然。

        “这是真的?”

        别说是他,就连白清源等人也没听说过这么奇葩的写作方式,不过这是自己儿子说的,宋百郓当然要捧场:“殿下,有才之人,行事风格总是乖戾无常,难以琢磨,有些特殊癖好也能理解。”

        苏墨武点头,然后说道:“那意思是只要不让他带着烈酒进无仙苑,到时候他也作不出什么好词来?”

        “正是!”

        宋基茂点头。

        “可是…他的烈酒在哪里弄来的?据本王所知,整个安国,也就只有我们皇室才有蛮夷进贡的烈酒!”

        “殿下,他住在张家!”

        苏新平不忘提醒一下。

        “张家?就是那个被你收购了酒坊的张家?”

        见苏新平点头,苏墨武眯起眼来:“看来,这烈酒是张家做的,只要把他查封了,烈酒全部截下,这事不就成了?”

        然后看了吴先永一眼,“吴侍郎,你儿子是京州知府,查封张家应该不是难事吧?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是,殿下!”

        吴先永答应一声,跟其他人一起从襄王府退了出来。

        ————

        八月十四,距离中秋诗会还有一天的时间。

        荆哲打算这两天韬光养晦,闭门不出,等明晚再闪亮登场,彻响京州。

        到时候,他就可以跟二姐相认了。

        但心里却没了之前的期待感。

        大清早,张家门外已经围满了人。

        乱哄哄的,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张掌柜呢,快点出来!”

        “明明都说有烈酒了,怎么还关着门呢?”

        “我也尝一口这烈酒,看看能不能作一首好诗词出来,哈哈!”

        这些大多都是昨天晚上见识过荆哲“神迹”的读书人,听说张家有烈酒,一大早就蜂拥而至。

        这时,张学先躲在门里瑟瑟发抖。

        他昨天就跟荆哲说了,如果不打算卖的话干脆别告诉别人有烈酒,不然不是找打?

        果不其然,一大早就被人堵家里了。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马蹄声,然后,喧闹声也停了下来。

        “都站在这里作甚?官府办案,速速离开!”

        接着,就是踹门的声音。

        “快点给老子开门!”

        荆哲算是开了眼。

        天子脚下,谁那么猖狂啊?

        “啪!”

        “啪!”

        “啪!”

        外面的人非常有节奏感的“啪啪啪”踹门,张学先想去开门,被荆哲拉到一边。

        然后他走到门的一侧,快速找到节奏,在又一次“啪”结束、下一次“啪”还未开始时,猛的将门拉开——

        “沃日!”

        下一刻,一个身穿锦袍、头戴毡帽的年轻男人一脚伸了进来,为大家表演了个一字马。

        但是他表现的地点有些尴尬,张家大门正中间的门槛很高,他的裤裆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老话说的不错,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

        “哎呦!”

        毡帽男捂着裤裆,在地下疼痛打滚。

        “这位公子,没事吧?”

        把手放在毡帽男肩膀上狠狠压了一下,荆哲非常“关心”的问道。

        “沃日!”

        二次打鸡,毡帽男疼的龇牙咧嘴,感觉要裂开了。

        “你动我干嘛啊?”

        “这位公子,我是想把你扶起来啊!”

        说着,荆哲抓着他的肩膀,做了个往上提的动作。

        似乎是扯了蛋,毡帽男疼的又是一阵狼嚎,狠声道:“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老子认识你啊?用得着你扶啊?”

        “好吧。”

        荆哲淡淡说了一句,然后松开双手,裤裆刚被他提起、脱离了门槛几公分的毡帽男,再次落了下去。

        三次打鸡!

        “唔~”

        这次,毡帽男痛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看看吧,还不让我扶。”

        荆哲摇头摊手,表示无奈。

        毡帽男身后,也就是张家大门门外,一队捕快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鸦雀无声,半晌才有人反应过来,大喊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少爷扶起来!”

        捕快们得令,跑前跑后,把毡帽男扶起来,或许因为他的腿刚表演了一字马的缘故,又或许怕挤压到裤裆下的某个部位,毡帽男的腿呈一个“大”字分开,合拢不上。

        门外还围拢着一群看热闹的,连烈酒也不急着买了,瞬间化身吃瓜群众,站在街上,对里面指指点点,时而有窃笑声传来。

        缓了好一会儿,毡帽男才恢复了状态,盯着张学先和荆哲,满眼都是怒火。

        毡帽男在京州城应该名气不小,起码张学先是认识他的,赶紧凑上前去,陪着笑脸道:“吴公子,你没事吧?”

        “滚!”

        毡帽男不想搭理他,怒吼一声,恶狠狠的盯着荆哲,一字一句道:“你是故意的?”

        ————

        
    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肉多高质量甜宠评分9.5以上的小说污文啊别顶污污污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言情小说姐弟恋锦衣之下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