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夜行 > 正文 第两百八十八章:我就磨磨牙,不咬人
        可她知晓,他不是什么妖魔。

        这世上哪有这般妖魔,会在危机时分近乎本能地将她护在身后。

        隔着衣衫,都能够感受得到他腕骨硌人,如老梅般瘦硬。

        她压低声音,轻声问道:“要不要饮血?”

        百里安摇了摇头,失血过多,身体仿佛被夜里的寒气侵入骨髓般,砭骨的冷。

        这时,一道沉定的声音从不远方传来,这让方歌渔明白为何他会拒绝喂血。

        “你究竟是何人,居然可以操控荒宅鬼蛇身上的妖虫?”

        灼灼如血的杏花树下,鬼剑公子嬴袖压剑而立。

        他将方才那成群成片妖虫散去的一幕观得真切,漆黑的眉宇压得极低,虽然语态平和,未带敌意,可目光之中却带着几分审问之意。

        被他救出的百里仙仙,坐靠在树下的石阶上,虽然气色苍白。

        但脖颈间被女尸荷砂啃咬过的伤口已经经过处理,缠上了层层干净的纱布,正睁着虚弱的双眼,朝这边投来疑惑的目光。

        从这个角度看去,百里安面颊埋在方歌渔的颈间处,恰好那对血色的眸子未叫这两人瞧见。

        方歌渔目光微动,抬起一只手掌覆在百里安的眼间,侧首看着树下身穿判官红袍的青年男子,态度颇为冷淡。

        “中幽出来的人,就这么喜欢探究他人的秘密?”

        她的言语十分不客气,甚至人人敬畏的中幽皇朝到了她的口中,隐带不屑之意。

        身为中幽太子的嬴袖不由眉头一皱,但他涵养极好,并未动怒。

        他摇了摇首,肃容说道:“巫罗妖虫,产自蛮荒妖邪之地,多数被邪教有心之人连成妖蛊为祸人间。

        而姑娘身边这名少年,不仅能够操控妖虫,甚至可以催生地脉之中鬼蛇身上的虫卵。

        二位无端出现在这荒宅之中,行事诡异,手段阴邪,实难不叫人怀疑二位的身份与来意。”

        见他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方歌渔不禁回想起了这些年间,天曜大陆上无数正道修行者对这位中幽太子殿下的赞赏与美誉。

        公子端方,兰枝玉树。

        虽出中幽阴境之地,仍如皎皎洁月。

        满天星辰繁复,众星当捧月,唯袖耀目。

        可是当方歌渔见到真人正主的时候,就只想呕呸一声。

        她笑容讥嘲:“中幽皇朝,演变于阴司府,森罗殿,皇朝后土所治,地下幽冥所居。

        后土大地,英灵故土之乡,以诡道制衡人间,称霸于中幽,为世人所惧所畏。

        我瞧着这位中幽里出来的殿下,先御阴鸦,闯荒宅,行踪诡异,动作猥琐。

        后者又对万道仙盟的二少主百里仙仙色色迷迷,上下其手,这实难不让人怀疑鬼剑公子用心之险恶,行为之变态啊。”

        方歌渔对于并不讨厌之人,尚且出口成剑,字字伤人。

        莫说是这种一眼瞧着,便觉讨厌反感的家伙,那犀利的字句,可就堪比仙人飞剑,一剑斩你狗头,杀人诛心。

        嬴袖面色一滞,饶是他一贯温和的性子也不由当真勾出了几分火意来。

        百家仙门,天曜诸国,中幽皇朝本就是持有中立之势。

        远古时期的中幽还是一片幽冥大地,忘川之海时便划入到了魔界的疆土之中。

        虽得后来魔界大乱,幽冥自成一派,成就阎罗王殿,九幽地狱,收容人间孤魂亡灵之地。

        而后创建人间皇朝,是为中幽,即为人间与幽冥府司唯一的桥梁之地。

        黄泉路引,三途河渡,一半在人间,一半在炼狱。

        虽说中幽皇朝绝大部分的居者,皆是人类,亦或者修行者,可临近地狱鬼道,整日与恶鬼修罗论交情,难免世人对中幽二字心生诸多偏见。

        更莫说两百多年前,他那一次变故,导致了中幽与天玺分崩离析,从秦晋鸳盟之好,化作了相见眼红的尴尬境地。

        中幽的在世人眼中,便愈发的偏离正道。

        方歌渔一番言论,看似胡说八道,胡搅蛮缠,实则却是一针见血,只指嬴袖心中要害。

        他本不在意世人偏见,可偏偏这世人之中的一份偏见,还来自他的生身父亲,天玺剑主。

        这件事,一直都是中幽与天玺两大势力间的一根硬刺,嬴袖看似风光无限,实则不论是身份还是处境,都十分尴尬。

        只是旁人不敢提,不敢言。

        像方歌渔这般放肆大胆者,嬴袖还是生平头一回遇见。

        许是家中教育方式甚为严良苛刻,亦或者女帝嬴姬想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一名君子。

        纵然被触怒心事,嬴袖仍未见起怒色,他看着方歌渔,目光逐渐变得清晰明亮。

        “御阴鸦,行诡道,只为救人,虽说乃是非常之道,嬴袖自认无愧于心,毕竟,当年伏魔之战,我中幽英灵也曾当仁不让。”

        这个解释十分稳妥,并未反唇相讥,并未咄咄逼人,自显完美,谦逊之中不失骄傲。

        可方歌渔眼底的讥嘲之意不减反增,冷笑道:“阁下可真是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行非常之道是为救人合该无错,反正我是未见你谋财害命。

        可他操纵妖虫是为自保活命,你也未见我等害人。同是偏径小道,就该被你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逼问怀疑,诬陷为邪道宵小?”

        说话间的功夫,方歌渔已经撕下一截衣摆,缚在百里安的双眼之间,不想让那标志性的红色眼睛暴露,心中隐忍着待发的怒火。

        此刻他身子渴血得厉害,可是当着这两只浑货的面,又不能够明目张胆地喂血。

        若是当真让他出了什么事的话,她可不管对方太子不太子的,惹怒了她,她可是什么阴损烂招儿都使得出来。

        今夜他不好过,她自然也不会让这劳什子鬼剑公子,两条腿安安稳稳地走出着荒宅了。

        本以为会一直胡搅蛮缠的太子爷,在听了方歌渔的话之后,竟是难得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他敛去一身敌意,面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道:“姑娘言之有理,是我偏激了,还望莫要见怪。”

        方歌渔似有意外,却未再接话磨时间。

        她只想着要如何甩开这两人,寻个隐蔽的地方,给这只小尸魔啃两口,喂饱他的肚子才是正经事。

        正想说井水不犯神仙水,就此别过,各自安好的跑路话。

        却是不曾想,那位奄奄一息的仙仙少主气急败坏地扶树起身。

        许是伤得重了,少主大人一动三喘,三喘又一折腰,模样看着好不可怜娇弱。

        “言之狗屁的有理!”少主大人怒然出声,又扯动了脖子间的伤势,正滋滋得冒血,疼得这位面色苍白。

        少主大人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方小渔,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好生说道说道,什么叫被人上下其手,被人色色迷迷!本少主跟这狗贼之间清清白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对于气急败坏的百里仙仙,方歌渔只轻飘飘地掠了这位一眼:“你同他浊浊黑黑也好,清清白白也罢,这同我又有什么半毛钱的关系吗?”

        嬴袖瞧着百里仙仙这过激的反应,似是巴不得同他撇清关系,不由心中微微有些不愉。

        千里迢迢赶来此地救她,换来的却是热脸贴冷屁股,当然,情非所愿,若非有人出口相求,他也不愿当这烂好人。

        索性趁着这次机会将话说清楚也好。

        “百里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你我之间却有婚约不假,但在下心中早已心有所属,今日出手援救,全是看在乔伯伯的情面上,还请姑娘放心,嬴袖对姑娘无半分不轨之心。”

        嬴袖微微一笑,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好在见姑娘眼下这般反应,想来也对嬴袖无半分男女之情,如此倒也好说,待姑娘平安之后,还请姑娘等在下书信一封,向令堂言明一切,解除婚约可好。”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百里仙仙那张清若芙蕖的脸,顿时涨若猪肝之色,那眼神仿佛杀了他的心都有了:“你说!我们!之间!要解除婚约!”

        方歌渔身体开始微微颤抖,憋笑憋的。

        百里安感觉到了,不由抬首疑惑:“方歌渔?”

        方歌渔拍了拍他的背:“没什么,有好戏可看了。”

        百里安沉默了一会儿,又小小出声,声音带着几分羞赧的不好意思:“那个,方歌渔,眼睛是遮住了,可是……我牙齿好像长出来。”

        方歌渔低头看了两眼,见他唇下果然闪烁着两粒锋利的小尖牙,她皱了皱眉,问道:“很难受?”

        “有些发痒。”

        “要磨牙吗?”

        听着这语气怎么像是在逗小狗仔?

        百里安面色微红,点了点头:“要,寻块砖头给我好了。”

        他就磨磨牙,不咬人。

        方歌渔一脸古怪。

        砖头?

        又是砖头。

        这要求可真是奇怪。

        要我砸你小脑袋寻砖头,如今磨牙还要寻砖头?

        眼下当着旁人的面自然是不可能送脖子给他啃,可那也不能退而求次,寻个砖头应付了事吧?

        她养的尸魔怎么说也得富养,怎可跟乡下里的泥猴儿般穷养。

        再者说了,就算真寻块板砖儿来了,就这般大喇喇地倚在她怀里,当着那两个傻货的面,一副认真的模样啃砖头磨牙齿。

        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啊。

        方歌渔仔细琢磨了下,决定还是不能委屈他,于是憋红着小脸,伸出一根手指头送在他唇边,声音故作冷淡大方,语气施舍:“借你一根手指头磨磨牙好了。”

        
    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小时前更新新桃运小村医尺度疯读小说极速版下载免费安装七猫免费小说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诡秘之主青春禁地说好的禁欲系呢 姜凌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