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龙象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阳星寂灭,幽云祸起
        砰。

        一声脆响,那晶石猛然爆开,无数细小的红色光点在那时四散,金色的光晕笼罩了整个昊阳顶,所有人都在那时仿佛置身于星海之中一般,那美妙景象是在场众人都从未见过的事物。

        天地万物都在那一瞬间哑然失色。

        唯有眼前的壮丽星河,璀璨夺目。

        但美丽往往一闪即逝,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那些爆开的光点就像是燃尽的烛火一般,归于寂灭。昊阳顶上的场景再次映入眼帘,所有人也都在这时回过了神来。

        “少主!”而最先反应过来却不是那修为高深的龙拓阎牙,反倒是方才从一旁杀出的青竹。

        接住了圣山基石的李丹青,在圣山基石爆开的强大力量下,身子被掀飞在地,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双目紧闭,不知生死。

        青竹快步来到了李丹青的面前,将他倒地的身子扶起,嘴里焦急的唤道:“少主!少主!?”

        但昏死过去的李丹青却是双眸紧闭,并没有半点回应青竹的可能。

        轰隆!

        而随着圣山基石的毁去,仅剩的半颗隐匿在昊阳壁中的圣山基石,显然无法承受维系整座圣山的力量,昊阳壁开始颤抖,而这样的颤抖很快便从这昊阳壁本身蔓延到了整个山体。

        不断有石块从山体上脱落,黄沙漫步,飞石如蝗。

        山腰下的飞鸟惊起,走兽乱窜。而山巅上的众人却是身形摇晃,已然有些站不住身子。

        “原来还藏着一个后手,可惜我没有世子知道的那些所谓的反派的坏习惯,圣基入手的那一刻,它就已经被我捏碎了。”龙拓阎牙也在这时从那绚丽的情景中回过了神来,他冷笑着言道。

        但此刻的青竹却无心理会对方的嘲弄,她只是不断的呼唤着李丹青的姓名,想要将对方唤醒。

        “该结束了。”龙拓阎牙看着眼前的情形,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他这样说道,一只手朝着李丹青伸出,一股灵力汇聚在他的掌心。

        那超越神河境的威压荡开,在那股力量下,李丹青也好,青竹也罢,都注定毫无生机可言。

        可就在眼看着那股灵力就要从龙拓阎牙的手中脱体而出时,龙拓阎牙的身形却忽然一滞,僵在了原地。

        一旁的白素水注意到了龙拓阎牙的古怪,她皱了皱眉头,此刻山体的颤抖愈发的明显,昊阳壁上金光大作,俨然是里面的圣山基石要彻底破碎的前兆,这股力量极为浩大,她并不认为他们能在这股力量下幸存。更何况一座圣山湮灭,必定惊动武阳高层,很快便会有武君到来,那时他们能否脱困便是未知之数了!

        想到这里的白素水看向一旁的龙拓阎牙,言道:“殿主,动手吧!拖久了恐有变数!”

        龙拓阎牙闻言却神情古怪,他看向白素水言道:“那家伙在拦着我。”

        “嗯?”听闻此言的白素水眉头一皱,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王绝通?殿主不是早就压制到他了吗?”

        “困兽犹斗,他想用最后的力量保住眼前这家伙。”龙拓阎牙寒声低语道。

        “那就让我来动手!此子狡诈多端,留下日后必成后患!”白素水低语道,说着一只手也在这时伸出,就要对着李丹青与青竹出手,可还未待她汇集出灵力,他身旁的龙拓阎牙却身形一闪拦在了她的跟前。

        “放……放了……他!”一段艰难的声音从龙拓阎牙的嘴里吐出。

        白素水一愣,顿时反应过来,说话之人并非她的殿主龙拓阎牙,而是那位本应已经魂飞魄散的王绝通!

        “混蛋!你以为他就能改变什么吗?阳山已经没了!”龙拓阎牙怒声道。

        这声音方落,又一道声音从他嘴里响起:“那我们就一起死在在这里!”

        龙拓阎牙闻言侧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昊阳壁,那昊阳壁中溢出的金光愈发的璀璨,阵阵灼热的烈阳之力不断涌出,圣山的基石要爆开了。

        正如龙拓阎牙所言,圣山基石中包含着星辰之力的精粹,那是世间最美丽的奇迹,而理所当然的,奇迹死亡时所绽放出来的余晖,也会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它会吞噬一切,包括龙拓阎牙。

        “你觉得他会是你们阳山遗留的星火!?”

        “但他根本活不过今日!”

        龙拓阎牙怒声咒骂道,他的面色潮红,少见的失态。

        并非因为无法杀死李丹青,事实正如他所言,一旦昊阳壁中圣山晶石爆开,阳山坍塌,就是他也难以幸免,李丹青又如何可能活下来?

        他的愤怒只是因为,他被一个他眼中的傀儡挟持……

        “离开,或者死!”笃定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吐出,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龙拓阎牙的脸色一阵阴晴变化,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屈从。

        “好!我答应你!”他这样言道。

        那是来自灵魂的契约,他若是违背,等待着他的下场将会极为悲惨。

        而随着他此言一落,他感觉某种东西在他的体内散去,那是王绝通的最后的意志。

        他心头不甘的看了一眼被青竹死死抱在怀里的李丹青,然后转头看向白素水等人,言道:“走!”

        此言一出,一道黑色气息从他周身荡开,将众人包裹其中,下一刻,众人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这昊阳顶上。

        ……

        青竹并不关心旁人的去留,她还是抱着李丹青的身子,看着那张像是陷入熟睡的脸。

        “少主……”

        “少主……”

        她喃喃自语道。

        身旁的昊阳壁金色的光芒从中溢出,在那一瞬间抵达了极致,金光漫开,将青竹与李丹青吞,也将整个昊阳顶淹没。

        天色骤暗,从白昼到极夜,只是一刹那的光景。

        星光在穹顶亮起,一颗火红色的星辰光芒闪烁,像是在俯瞰人间,又像是在于被它照耀了亿万年的世界道别。

        砰。

        但随着一声轻响,那最后的半颗圣山基石碎了……

        ……

        武阳城,天鉴司。

        一身白袍的老人正坐在那白晶石下与己对弈。

        这盘棋他已经下了足足七日,白子尾大不掉,以成大龙之相,黑子步步围杀,欲行屠龙之事。

        老人手握白子,见黑子杀阵已起,手中白子悬于棋盘之上,迟迟未落。

        忽然,头顶从晶石上射下的光芒猛然暗去,老人眉头一皱抬头看向穹顶。

        却见白昼之下,夜色密布,而北方一颗星辰猛然亮起,周身金光璀璨,但下一刻那金光忽然朝着赤色渐变,只是眨眼光景,便已近血色。

        昼起夜色,孤星如血……

        老人一愣,嘴里呢喃着这样一句箴言。

        下一刻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手中的白子豁然坠落于棋盘之上,数子溅起,大龙之相顿时破开,白子反成杀阵,围堵黑子。

        但老人此刻却无心关心棋局,他少见的有些慌乱的站起身子,动作颇大,将那棋盘打翻,精妙的棋局也瞬息被破坏。

        他站起身子看向房门,于那时大吼道。

        “快!”

        “取我天鉴印,召三府九司司命府主入宫面圣!”

        门外侍从之人闻言一愣,他可记得真切上一次武阳朝让三府九司府主司命共议之事,还是十余年前藩王作乱之时,他不敢忤逆殷无疆的意思,却也不得不问道:“三府九司的各位大人,各司其职,都有公务在身,属下当以何缘由请他们到场?”

        起身的老人微微一顿,长叹一口气,然后用一种低沉到了极致的声音幽幽言道。

        “阳星寂灭,幽云祸起。”

        “北境罹难,武阳危矣。”

        

        
    沈教授,请你矜持点击率过亿的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苏雅雯陈蓉小说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