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千纪之修罗篇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外门弟子
        世间因果千百万,相互牵引成线丝。

        起因种下结果出,只有自己将其吞。

        “坐。”看着昂首挺胸走进来的修罗刹,幽弥皱了皱眉但并没有什么表现,只是值了只旁边的椅子,淡淡的说了一句。

        闻言,修罗刹缓缓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处,坐了下来。

        然后便是一片安静,安静到让其外面的人都不敢进来,幽弥的一双眼睛,从修罗刹进来到现在,都不曾将视线离开修罗刹的身上。

        尖锐的眼神,像是要将修罗刹看穿一般。

        而修罗刹也是感觉到了这尖锐无比的眼神,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这个所谓的宗主的下一句话语。

        淡漠的面容,如同一个冰冷无比的冰块一样,只是光看着,就足够令人不爽。

        “小辈,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到我这里的。”良久,幽弥缓缓的问道。

        “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刚好到了这里,听说你们这里在招弟子,所有就过来加入你们了。”修罗刹头也不转,淡然的说着。

        从出发的时候,他的措辞就已经住备好,毕竟这个宗门只是一个三流的宗门而已,想必本身其宗主或长老们实力也不会太强,他这一个妖孽级别的人进去,别人不注意到就怪了。

        这个时候要想不被怀疑身份,就必须要住备好足够的措辞,否则这任务还没开始,就会直接结束。

        “没有目的,哼,这话说得谁信啊,十九岁的六星大武师,这种妖孽般的天赋,就算你不主动加入某个宗门,也会有一流的宗门主动将你吸纳进去。”幽弥看着修罗刹一字一顿的说道,同时,身上也有大股的元力气息迸发出来,向修罗刹笼罩而去。

        “更何况,本宗主可从不记得,也从不觉得,在这个地方,十九岁时便是突破到了大武师的人,有你啊!”说道这里时,幽弥的言语中,出现了一丝杀气。

        “宗主想说的是什么,无需掩饰,我会回答的。”面对幽弥的质疑,修罗刹很是从容不迫的回答着。

        幽弥听了之后,便是笑了笑,随后脸色便是逐渐阴沉下来,缓缓的说道:“你,是不是其他宗门派来的暗探。”

        闻言,修罗刹也是笑了一下,随后便是反问道:“宗主以为,贵门有什么东西,值得一个大宗门派一个暗探过来,何况还是修炼天赋极为异禀的妖孽。”

        幽弥被这一道反问问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毕竟修罗刹这话说得没有什么毛病,他们这一个宗门还没什么东西,值得一个大宗门,拍一个暗探过来。

        见幽弥沉默不语,修罗刹继续说道:“像一般的大宗门,要是看到了某个小宗门里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他们的第一行为,可能是明强才对啊,为什么要用暗探这种吃力有不讨好的方式呢。”

        这句话一出,基本就把幽弥之后所有的话语,全部堵了回去。

        毕竟他不得不承认,修罗刹所说才是一个大宗门,应有的宗门作风。

        荒界之内强者为尊,这说的可不止是人,还有势力,弱小的势力,在强大的势力面前,只有被宰割的份,毕竟在实力上,碰不过他们。如果想要在强大的势力面前生存,除了委屈妥协,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但是光这样,他还是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男的,仅仅只是罗哥这里那么简单,要知道,除了之前的那些已经灭亡的势力之外,这附近还是有很多,在实力上强过他们地渊门的势力。

        而且这个时间阶段,正处于对外吸呐弟子的时期,而像他这样的天才,更是这些势力里最抢手的人。

        “你说你不是其他宗门的暗探棋子,那怎么证明。”幽弥看着修罗刹缓缓的问道。

        “那我说的话您信吗!”修罗刹反问道。

        “那要看情况!”幽弥冷冷的笑道。

        “那我怎么回答你,这附近有几个宗门我都不知道,要不是在一家客栈吃饭的时候,从一些人口中听到你地渊门在招收新徒,我我才不会来呢!”修罗刹摆了摆手,说道。

        “你难道不是南东之人吗,你说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宗门,说出去谁会信呐。”听到对方说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宗门,幽弥的两眉顿时皱了起来。

        说胡话的人,他见过不少,但他敢保证的是,向眼前这么说胡话的人,他从来没见过,毕竟再怎么说胡话,也得有个限度才对吧。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南东大域的人了!”修罗刹看着幽弥,表现的十分疑惑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是无比的紧张,他知道现在成败在此一举了。

        在听到自己不是南东大域的人时候,这个地渊门的宗主此时铁定是最怀疑他身份的时候,但在同时这个阶段,也是最容易接受他自己所想和他的解释能够对起的阶段。

        “你不是南东大域的人?那你是哪里的人!?”果然,在听修罗刹说自己不是南东大域的人之后,幽弥开始上下打量起修罗刹,发现他的服饰的确不像是南东大域的风格。

        “我是东域的人,为了逃亡,迫不得已,来到了南东大域。”修罗刹说着,眼神里出现一些淡然,缓缓的滴下了头,面容也是出现了一丝伤感。

        那是一种无家可归的伤感,那是一种逃亡在途的伤感,不过修罗刹明白,仅仅只是这些的话,还不足以打消眼前这个宗主对他的怀疑,他还需要一点措辞才行。

        “三个多月,足足三个多月的时间,从美星帝国,一直逃到这里。”修罗刹的眼中有水雾开始出现,让幽弥心中的怀疑打消了些去。

        “最靠近南东大域的帝国,美星帝国吗,我记得三个月前,那里爆发过一场大战,可这和你,出现在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吧!”幽弥缓缓的说着,只是言语中,怀疑和杀气的成分,少了很多。

        “那场大战,持续了虽然只有几天的时间,可是我的家族,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全部都没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能选择逃亡,我想要一直南下,走到南蛮之地去,然后重新开始,将家族的火焰继续传承下去,但好巧不巧的是,刚好路过了这里,然后就听到你们这里正对外招收弟子,然后我就过来了!整个过程就是这样。”修罗刹叹了叹气,略带伤感的说道。

        “你这话说的谁信呐!”幽弥淡淡的看了修罗刹一眼,但眼神中已经开始对修罗刹有了些许的怜悯。

        “那,信不信随您。”修罗刹也是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幽弥听了,原本对修罗刹的那些许怜悯,顿时又被火焰覆盖了。

        这就是修罗刹的措辞里面,相对高明的一点,就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对证,是真的还是假的全要靠猜才行。

        就是这没有对证的措辞让他又不得不信,又不得不怀疑,毕竟人在设想什么东西的时候,在一旁的情况下,只会往好的方向去想。

        更何况修罗刹在口述这些的时候,流露出来的那股悲伤更是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些许幽弥对他的身份的疑心,而现在需要的就是就是要给他吃下一个定心丸,让他彻底打消对修罗刹的疑心,这样,修罗刹就能顺利的潜入地渊门。

        “心思好缜密的家伙,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对证,但却让人不得不信。”看着沉默不语的修罗刹,幽弥也是开始思索起来。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听到这话语之后恐怕第一时间就会相信,但如果是拿来骗他,那就太小儿科了。

        作为一宗之主,心机可是一个必备的东西。

        “精彩精彩,还有什么吗。”幽弥鼓了鼓掌,缓缓的说道。

        “那宗主信我么?”修罗刹正对着幽弥的眼神,从容不迫的说道。

        “信你!?”幽弥冷冷地笑道:“你信你个鬼!”

        “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修罗刹说完,便是起身,朝门外走去,这行为顿时就把幽弥看傻了。

        “不对啊,不应该是在说什么,或是在狡辩什么,怎么直接走了,难道真的是我多疑了,不,这不可能啊!我的判断怎么可能有错。”这一瞬间,幽弥的内心变得十分矛盾起来。

        之前所有的怀疑,在此刻快速的土崩瓦解,只剩下一点点的疑心还在在这里,这令的他十分的纠结,到底要不要将修罗刹纳为地渊门的弟子。

        如果他的来历真如他所说,只是一个逃亡的人,碰巧来到了这里,那他就真的有必要,将他吸纳进来,因为他的天赋,可以让地渊门摆脱三流势力这个字眼,待到成长起来,绝对能把地渊门带到二流势力这个等级,甚至是一流的势力都有可能。

        但是,如果他的来历并不名,而且其所说的这些来历,全部都是,西沟伪造的话,那让他成为地渊门的弟子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在这两者的交互下,幽弥十分的纠结。

        但是修罗刹可不管这些,在纠结的时候,修罗刹已经走到门边了,而且根本就没有要停的意思。

        “等一下!”就在修罗刹要跨过大门的时候,幽弥呼声叫住了他。

        “请问贵宗主何事!”修罗刹心中暗喜,他知道这个宗主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还是表现出一副有些疑惑的神情。

        “我相信你了,你不是其他宗门派来的探子。”幽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对修罗刹说道。

        “哦。”修罗刹回答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头,继续朝外走去,这个回答,可不是他想要的,看来还是要再逼一下才行。

        “等等,先别走嘛。”见到修罗刹没有继续朝外走着,,幽弥顿时有些着急了,直接站了起来,并将自身的元力气息释放出来,对修罗刹进行元力威严。

        强劲的元力威压,令修罗刹体内正在运转的元力开始晦涩起来,而幽弥也是重重的说着:“你已经经过了所有的考验,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地渊门外门弟子。”

        “现在不怀疑我了。”听到这结果,修罗刹转过头来,对幽弥问道。

        而幽弥只是淡淡一笑,“不怀疑你才怪,把你留下来,就是为了好抓住你的把柄。”

        (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各位读者朋友们!请拿起你们手中的月票和纵横币!朝我的脸上狠狠地砸一顿吧!)

        
    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小说排行榜2020前十名九真九阳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十大完结巅峰都市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好看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总裁大人放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