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竹封天 > 正文 第两百三十三章 天宗降临 香艳沐浴
        云梦大泽,常年云雾缭绕,不可明见。

        氤氲的灵海之上,灵雾液化,意象纷呈,灵海内特有灵鱼,欢快的畅游。

        猛然间,灵海内,两道身影迸射而出,灵海气浪猛然翻滚,向着四周激荡开来,灵海内的鳞鱼受到惊扰,慌忙向着四周流窜。

        魅君的身影跃然林海之上浑身散发着寒气,脚下的一叶冰晶凝结开来。

        魅君玉足脚踩水晶高跟鞋,身穿流纹千水裙,将其完美的身姿勾勒出来,面颊冷艳绝世。

        叶天亦是脚踩灵海碧波,与魅君的不同,叶天那充满着美感的肌肉裸露在外,爆炸性的力量感十足,为其增添一丝邪魅与霸气。

        两人于灵海站立,宛如佳偶天成一般,美如一贞贞的画卷一般。

        不错,阳魄境初期,聚星境巅峰,修为皆是自然臻至化境,完美无瑕,根基扎实,没有任何松动。

        声音宛如九霄传来,传入两人的耳际。两人侧目凝视,菩提巨树那撑天的枝蔓,宛如长龙一般。

        其主干,宛如撑天巨柱,耸入云霄。

        其扎根灵海内的根系,宛如诸多玄蛇一般,潜伏在灵海内。

        菩提古树,整体散发着神圣的光芒,仿佛净化世界一般,整个灵海显得神圣,令人不敢心存任何邪念。

        叶天小子,你的体修之事,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切莫在他人面前轻易显现,特别是那些强者。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今的诸天万域,体修之难,切记。

        小子叶天谨记前辈之言,今后定会小心使用,叶天立于灵海之上,躬身作揖道。

        真正面对菩提古树的本体时,叶天只感觉自己的渺小。

        哪怕自己此番进阶聚星境巅峰,体修高达六十三象之力。

        但是在菩提古树面前,自己可能连蝼蚁都算不上吧!

        好了,叶天小子,小九尾,你我之间这段因果算是结下了,你们现在的修为还很弱。

        大世将临,本座期待与你们再次相逢,此番尔等出云梦大泽吧。

        穹高之上菩提古树的一支枝丫垂下,枝丫之上晶莹剔透,一颗颗血红色的果实,挂满了枝丫,每一颗都鲜红欲滴,饱满至极,散发着有人的清香。

        “菩提子”,叶天和魅君两人大惊道。

        “没错”,这就是本座的先天灵果“菩提子”,乃是本座来这云梦大泽,蕴养的先天第一波灵果。

        一颗其功效堪比圣尊级别的天地灵药。其蕴含大道之力,还有本座的些许菩提本源。

        既然与尔等已经结下因果,就在送你们没人一人一枚菩提子。

        危机之时,能救尔等一命,你等要好生掌握才好啊。

        说罢,两枚菩提子,自菩提枝丫上飞下,各自向着两人而去。

        突然垂下的枝丫一道光速直点灵海穹高,一个光门出现。

        叶天和魅君两人,身体自灵海表面,缓缓升入高天。

        叶天小子,小九尾,大世降临,本座所在的秘境也会流入虚空,本座也不知道会流向何方。

        尔等一定要快速成长起来,叶天小子,你的体修之路,潜力巨大,一定不了懈怠了。

        虽有六十三象之力,但是差之战刑冕下和我家主人的百象极境,你还差得远。

        小子叶天谨记前辈教诲,叶天纳闷,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从菩提古树的空中听到大世来临了。

        到底是什么大世,连修为如此之高的菩提古树都忌惮不已。

        小九尾,你修为不错,出身也极为高贵,血脉更是强大,但是你现阶段血脉纯度依旧不够,你九尾一族的冰封圣典,绝非你所修炼的那般简单,早一点去妖族祖地开启你狐族血脉传承。

        魅君诧异,隐隐的不安,这老家伙之言,怎么神神叨叨的,故作神秘,令自己不爽。

        对了,此传送之门与你们掉下来的地方可能不一致,乃是随机,但是应该在你们所说的无尽海域。

        叶天和魅君对视了一眼,那你要是给我们传送道敌人的阵营去,那自己两人还不得被生吞活剥了啊。

        秘境之内,传送之门依然消失,“主人,几十万载,我等到了,你交代的事,我也完成了,你在哪里啊,菩提古树穹高之上枝丫震颤。”

        天涯海运,此时庄严肃穆,与以往不同,此时的天涯海运充满了压抑。

        天涯海运,北极沿海,延绵数千米有余,沂水而建得建筑,拔地而起。

        大殿之内:众天涯海阁的长老一个个立身大殿之中,每个人头颅微低,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那股无形中的威压,令众人额头虚汗直流。

        站在前首乃是天涯海阁大长老“天宏”,天涯海运会长“天生”。

        “尔等都坐下吧,一道厚重的声音传来。”

        是,阁主,众人一口同声道。

        天宏和天生二人,双眸对视了一眼,额头之上的虚汗滴落在大殿内,脸色苍白,双眸露出惊恐。

        本座远在赤练域,都能听到尔等情况,天宗执起一杯茶,抿了一口道。

        天生你先来说说天涯海运的情况,和我交代的任务办得怎么样了。

        “啊!停顿了两秒,天生猛然惊慌失神。”

        天生长老看来心不在焉啊,天宗又呡了一口茶道。

        “阁主赎罪,阁主赎罪,听着天宗的话语,天生顿时脸色更加苍白了,双膝噗通一声,猛然跪地求饶。”

        阁主赎罪……

        天生会长,你在想什么呢?给我们大家分享分享可好啊,天宗看着跪在地上的天生笑道。

        听着天宗的一字一句,天宏口水不断哽咽,虚汗直冒,流入衣袍之内。

        “哦!天生长老让本座恕你什么罪啊,天宗出言问到。”

        “啊……,跪着地上的天生扬起头,半天回不过神来,饶恕……饶恕……”

        好了天生长老,你起来吧,天宗轻声道。

        “是~~是~~,阁主。”

        天生长老,本座刚才问你之言,你可想好了。

        回……回家主,这段时以来,天涯海运,一切运行正常,由于无尽海域的征伐开始,每天都有大量的人群往来,客流量是平时的三倍不止。

        我天涯商会的营业额翻了三倍不止。

        至于,你吩咐的查探公子和雪老一事,已经有眉目了。

        囚天宗试炼结束后,第一公子和雪老曾经带着两个人来天涯海运住过一段时间,其中一个大概十岁左右右的小女孩,另一位观其面容,应该在二十岁之下。

        哦!你可知是何人,天宗问到。

        回阁主,这二人我曾经查过,其中稍大一点的一个叫紫鸢,其中最小的那个叫林默儿。

        其中叫林默儿的那个小女孩,我记忆深刻,其以十岁之龄,打得天涯海阁年轻一代弟子抬不起头。

        哦!十岁之龄,打得我天涯海运弟子抬不起头,天宗出言。

        听着天宗之言,天生以为,天宗要发怒。

        天生,你这说来,本座都有兴趣,想见一下这个小女孩了。

        他们现在在哪儿,是遭到了毒手,还是怎么了,天宗再次问到。

        回阁主,雪屠长老和第一公子并未出现任何意外。

        有人看见第一公子和天欲宮的少主李欲欢,曾经在一个叫做千幻城的小城池中出现过。

        至于椎名大人,天生迟疑道。

        “他已经死了,还不待天生出言,天宗随即道。”

        尔等不用惊讶,他的魂灵玉牌,一经崩碎了。

        好了,处理此失去过后,本座会亲自前往这千幻城,本座到要亲自去请动我天涯海阁的第一公子,是不是在囚天宗内得到大造化了,居然,罔顾本座的命令,停滞在外,天宗语气不温不火道。

        好了,天生,你这段时间辛苦了,暂且下去休息吧,待回到赤练域,本座特许你去紫髓源石内修习五日。

        “谢,阁主,谢阁主,天生大喜。”

        “天宏长老,你呢?”

        天宏听到天宗点自己的名,身体不经踉跄了一下,差点站不稳,额头之上的虚汗飙得更厉害了,脸色也更加苍白。

        哦!看来天宏长老,受伤不轻啊。

        “轰隆”,大殿之内,地板直接碎裂。

        阁主,天宏之事,无可辩驳,家主如何处置,我天宏没有任何怨言。

        看着跪着地面的天宏,天宗双眸冰冷,大殿之内,众人只感觉空气下降了数度,冰冷至极,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天宏,你为我天涯海阁的大长老,本座对你极度信任,甚至连镇阁神兵天琊剑,都交由你。

        而你呢?作为天涯海阁的大长老,你都做了什么,手持神兵天琊剑,任务没有成,两度深受重伤,连番至我天涯海阁长老弟子,葬送姚城。

        我天涯海阁花大代价埋下的暗钉被人轻松拔起。

        处罚,担待,你担待得起么你,天宗彻底震怒。

        我天涯海阁一般的子弟长老葬送姚城,你说本阁主该如何发你,你又如何来担这个任务,“啊”。

        天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阁主,我天宏自知罪孽深重,对不起死去的长老和弟子,请给于我死罪。

        众人大惊,天宏长老竟然主动请死罪。

        不过这个死罪还请缓后执行,天宏高声道,如今我天涯海阁千秋之计,我这条贱命暂且暂且不能死。

        还请阁主留我贱命一些时日,待的无尽海域事了,我这个头颅,用来祭奠死去的亡魂。

        “哼!”,你们也就这点出息,我赤练域大军浩浩荡荡而来,多好局面,怎么会丧在你们这群蠢货的手里。

        这是战争,是战争,身为统帅,一点统帅的样子都没有,天宗赐死,灭了这些人的心都有了。

        无双城内:一庭院内,花团锦簇,鸟语花香,亭台楼阁,假山池沼,错落有致,百蝶绕峰。

        房间内,水雾朦胧,上官无双卸下战甲,发髻散乱,只剩亵衣,两座挺拔的峰峦若隐若现。

        纤细的腰肢,宛如春天的柳条一般。

        “香儿,你们出去吧,不用在这儿伺候了,本城主自己洗就行。”

        是,城主,众侍女齐声回应慢慢退去。

        房间之内,芳香扑鼻而来,天蓝色的装饰,雅致清幽。

        上官无双褪下亵衣,完美的身姿裸露在外,玉足轻点,没入水中。

        白葱般的柔指,撩起水花,滴落在手腕香肩之上。

        陡然间,空间闪动,一道光门出现,一到身影从光门中跌落,“噗通”,一声,溅起水花。

        “许久,自水下冒出头来,我靠,幸好是水,这菩提前辈,太不讲究了,叶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吐槽道。”

        猛然间,叶天双眸大睁,看着对面,一张惊慌失措,脸颊迅速绯红的面容。

        
    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