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首辅娇娘 > 正文 576 清算总账!(二更)
        定安侯府,顾承风刚洗完澡,发了一身汗,按理说他该很热才对,然而他莫名打了个冷颤!

        “怎么了?”顾承林问他。

        顾承风古怪地挠挠头:“不知道,突然脊背凉飕飕的。”

        皇帝醒了,宁安公主自然是要入宫去见他的。

        萧珩与顾娇也一并站起身来,信阳公主看了看二人,淡道:“你们两个就别去了,在家等消息。”

        干了那么多事,还伪造了圣旨,谁知道皇帝心里怎么想的,会不会迁怒他们?

        信阳公主决定自己先去打个头阵,等确定前方安全了再叫两个小的入宫。

        信阳公主带上玉瑾坐上马车。

        萧珩送她到门口,问道:“不带龙一吗?”

        信阳公主淡道:“不带了,听话总是听一半。”

        皇帝刚昏睡了好几日,容颜十分憔悴,信阳公主抵达华清宫时萧皇后刚给皇帝喂了点粥。

        皇帝对萧皇后道:“朕这里没事了,你去照顾小七,朕有话与信阳说。”

        “臣妾告退。”萧皇后放下粥碗走了出去。

        信阳公主对着萧皇后微微欠了欠身。

        皇帝浑身酸软无力,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他叹了口气,吩咐魏公公等人道:“你们都退下。”

        “是!”魏公公不着痕迹地瞄了瞄信阳公主,奇怪,今天把手毛刮了么?喉结也没看见了……脸上的疹子更是全都消了……

        魏公公一边暗暗嘀咕,一边扫了扫信阳公主的衣襟处。

        玉瑾眸光一沉:“魏公公!”

        魏公公如遭当头一棒,麻溜儿地滚了出去!

        “怎么了?”信阳公主问。

        玉瑾欲言又止,主要是有些难以启齿,从前也没发现魏公公这么不正经!

        玉瑾小声道:“算了,一会儿再与公主说,公主先见陛下吧。”

        信阳公主来到龙床前,微微行了一礼:“陛下。”

        这就是信阳公主与宁安公主的区别,信阳公主从来不会叫他皇兄,即便是他做皇子的时候,信阳公主也是一口一个六殿下。

        皇帝瞅了瞅一旁的凳子,说道:“你坐吧。”

        “多谢陛下。”信阳公主依言落座。

        玉瑾守在她身后,皇帝都屏退了宫人,按理说信阳公主也该屏退玉瑾。

        信阳公主没这么做,是因为她本就不习惯与男人独处一室,除了萧珩与龙一。

        皇帝不知她的习性,但也没在意她留下了玉瑾。

        信阳公主道:“御医还说陛下还得昏迷好几日,不曾想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皇帝咬牙切齿:“还真多亏了顾家小子呢!”

        “什么?”信阳公主没听明白。

        “没什么。”皇帝轻咳一声,道,“最近宫里发生的事朕差不多都知道了,六郎的事皇后也和朕说了。”

        信阳公主看向皇帝:“既然陛下知道了,那陛下打算怎么办?”

        皇帝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说道:“伪造圣旨的事,朕就不追究了。”

        信阳公主柳眉一蹙:“不追究了?”

        皇帝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没错,不追究了,她谋划的那些事,朕统统不追究了。毕竟不论怎样,她都是朕的……”

        “陛下,那是什么!”信阳公主打断他的话,指向皇帝身后。

        皇帝扭头看去。

        信阳公主猛地抓起龙床上的玉枕,一枕头将皇帝闷晕了!

        玉瑾惊讶:“公主!您干嘛打晕陛下?”

        信阳公主气不打一处来道:“不打晕陛下,等着陛下赦免那个女人吗!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陛下竟然统统不追究了!那不如我先办了她!先斩后奏!之后陛下想怎么处置随他心意!”

        “公主……”

        “你想说什么?”信阳公主问。

        玉瑾讪讪道:“我觉得陛下方才不是说的不是她,是他!”

        玉瑾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下他字。

        信阳公主古怪道:“他?”

        玉瑾道:“是啊!您想想您在问陛下打算怎么办之前,陛下说了什么?”

        信阳公主回忆道:“最近宫里发生的事他差不多都知道了,六郎的事皇后也和他说了……”

        玉瑾道:“六郎的事还能是什么事啊?小侯爷的身世啊!陛下说的伪造圣旨,是指小侯爷伪造了让您监国的圣旨,还有让人假扮您入宫,以及暗中谋划的一些行动,陛下是说小侯爷做的事统统不追究了。”

        信阳公主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皇帝被那对母女迷得团团转,她对陛下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信心,所以才以为他说的是不追究宁安。

        信阳公主看着被自己一枕头闷晕的皇帝,牙槽隐隐作痛:“……草率了!”

        天牢是关押重罪犯人的地方,守卫森严,机关重重。

        而看守最严密的一间牢房里,被打断了双腿的宁安抓住脏兮兮的木板,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放我出去!我要见陛下!我要见太后!我是陛下最宠爱的妹妹!你们敢我关在这里,陛下与太后知道了,一定会治你们死罪的!”

        看守的狱卒冷硬如铁,没有一个人为之所动。

        她抓起送进来的馒头猛地朝其中一个狱卒扔过去。

        馒头早已僵成了石头,砸在狱卒的背上,狱卒纹丝不动。

        “你们是死了吗!我是宁安公主!我要见陛下!”

        “我要见陛下!”

        “皇帝不会来见你,你死了这条心。”

        一道威严霸气的声音自走道的另一头徐徐响起,狭窄的牢道理瞬间充斥起一股令人臣服的气场。

        狱卒们齐齐躬身行礼。

        宁安公主怔怔地望着一袭黑金凤袍的庄太后朝她神色冰冷地走来。

        庄太后看着浑身是血的她,眼底不见一丝一毫的疼惜。

        宁安公主的心咯噔一下:“母后……”

        庄太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哀家说过,别叫哀家母后。”

        宁安委屈道:“母后……我是您的宁安啊……我不叫您母后叫什么……”

        庄太后淡道:“罢了,你爱叫就叫吧,反正也叫不了多久了。”

        宁安双眸含泪地仰起头:“母后您此话何意?”

        庄太后俯视着她:“你这么聪明,会不明白哀家的意思?”

        宁安哭诉道:“母后!信阳害我!他们都害我!”

        庄太后冷声道:“他们害你什么了?是害你背弃驸马回京复仇,还是害你接替静太妃的势力,勾结燕国人为祸我昭国功臣?亦或是害你行刺陛下,最终统统栽赃给哀家?”

        宁安的眼底掠过一丝慌乱:“母后……你不要相信他们……”

        庄太后冷漠地看着她:“事到如今,你大可不必装无辜,哀家来也不是为了听你承认真相,你承认与否,哀家不在乎。哀家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

        宁安咬牙,哽咽地控诉道:“母后根本就是偏心!母后从前不是这样的……母后从前最疼宁安了……自从那个丫头出现……母后心里就没有宁安了!”

        庄太后正色道:“哀家就偏心怎么了!需要得到你的允许吗!”

        宁安心口猛震!

        她万万没料到庄太后如此直接,如此坦荡,如此不留情面!

        宁安的泪珠子吧嗒吧嗒落了下来:“可是母后……我是你的宁安啊……”

        庄太后冷冷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问道:“你真的是宁安吗?”

        宁安公主瞳孔猛缩!

        顾娇不必入宫,从医馆出来后便与萧珩一道回了碧水胡同。

        皇甫贤醒了,此时正坐在西屋的轮椅上发呆。

        小净空偷偷来瞄了他好几次。

        “他怎么了?”顾娇站在前院,透过半开的窗子望向皇甫贤。

        小净空小大人似的叹气道:“小哥哥想他娘了,小哥哥的娘对他不好,还打他,但是他仍然很担心他娘。我刚刚想了想,要是娇娇打了我,我也还是会很喜欢娇娇。”

        宁安一旦被定罪,受伤最大的就是皇甫贤。

        “我去看看他。”萧珩说。

        “算了,还是我去,我看看他的伤势。”顾娇把小净空交给萧珩,迈步进了西屋。

        夕阳早已落山,西屋内昏暗一片。

        顾娇拿出火折子。

        “别掌灯。”

        皇甫贤说。

        ------题外话------

        为小贤贤求一波保底月票,么么哒~

        
    的草坪七猫小说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