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首辅娇娘 > 正文 54 狭路
        幕篱上的半透明皂纱长至脚踝,却依旧难掩她身姿曼妙。

        镇上的女子并不时兴戴幕篱,唯京城的贵女才会如此讲究。

        她搭在丫鬟小臂上的手细腻如玉,纤长美好,只看这手便不知是多富贵的人才能养出来的手。

        她下马车后便径自进了回春堂,一刻也不曾停留,然而周围的人全都惊呆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在这个贫瘠的小镇出现这样一号人物,简直就和天上的仙女儿下了凡一样。

        “这是哪家的千金啊?秦家的吗?”

        “我看不像,秦家小姐没这么贵气!”

        “难道是卢家?”

        “也不像。”

        镇上最大的两户人家当属秦家与卢家,一个家里出了员外,联姻富商,家财万贯;一个家里坐着一位县太爷,在清泉镇只手遮天。

        他们家的千金自然是无比尊贵的,寻常百姓其实没机会见到她们,但也不知为何,他们就觉得这位千金不可能是镇上的人。

        当然也有真见过秦家与卢家千金的,当真是云泥之别,秦、卢两家的千金还不够给对方提鞋的。

        这样一号人物进了回春堂的门,不由地让众人对回春堂高看了一眼,都治死过人了,还有如此贵人愿意上门,是她笨呢,还是回春堂当真有几分本事?

        “你们东家在吗?”少女进了大堂,问向目瞪口呆的王掌柜。

        王掌柜简直都结巴了,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如此美若天仙又华贵不凡的女子啊。

        小丫鬟不悦地蹙了蹙眉,呵斥道:“我家小姐问你话呢?你们在不在?”

        小、小姐?

        难道这位是侯府千金、小公子的龙凤胎姐姐吗?

        天啦!

        有生之年,他居然见到如此厉害的贵人了!

        王掌柜赶忙回过神来,捏了把豆大的冷汗道:“在的,在的,小的这就去叫东家出来。”

        少女淡淡地说道:“不必了,你去通报一声,我亲自去见他。”

        “不敢不敢!”

        他哪儿能让侯府的人等呢?反正二东家这会儿也无事,王掌柜索性做主将人带去了大堂后的书房。

        王掌柜猜的没错,少女的确是来送诊金的,只不过她除了付诊金,还给了不少赏银。

        救治小公子时少女不在,许多事少女都是事后听说的,但不妨她了解事件的经过。

        “那位老大夫与他的小药童,我弟弟很满意,下次还让他们来。”少女说罢便起身离开了。

        侯府千金亲自来回春堂,是为了感激回春堂妙手回春,救治了侯府的小公子,并不代表回春堂真有资格去结交侯府的千金。

        二东家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知道自己根本结交不上,于是没做徒劳的巴结。

        他客气地应下少女的要求,亲自将少女送到大门口。

        “二东家请回吧。”少女不紧不慢地说。

        二东家拱手作了个揖,一直到少女坐上马车离开才转身进了回春堂。

        马车行进了一段路后,少女忽然看向腰间,面色微变:“不好,我玉佩不见了!”

        “是侯爷送给您的那块玉佩吗?您今天出门不是还戴着?怎么不见了呀?”小丫鬟急得满处找,然而马车里并没有。

        小丫鬟问道:“会不会……是落在回春堂了?今天除了回春堂,咱们没去别的地方。”

        少女若有所思地点头:“嗯,你去找找。”

        马车折回去,停在回春堂附近。

        小丫鬟提着裙裾进了大堂。

        王掌柜见她回来,不由地一怔:“这位姑娘,你怎么回来了?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小丫鬟没好气地说道:“我家小姐的玉佩不见了!你快让人找找!”

        一听这话,王掌柜立马谨慎起来:“请问,顾千金的玉佩长什么样?是什么玉种?”

        小丫鬟比划道:“这么大,环形的,羊脂玉。”

        王掌柜立马带上大堂内的伙计四下寻找,小丫鬟也没闲着,她去了二东家的书房。

        她记得她家小姐在那儿坐过,或许是落在那里也说不定。

        二东家不在,她没等二东家回来,就那么进去翻找了一阵,一无所获。

        紧接着,她又在过道与回廊上自习找了找,仍是连玉佩的影子都没看到。

        而当她路过一间厢房时,注意到厢房的门虚掩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厢房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破背篓,篓子里有些山货,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小箱子。

        小丫鬟嫌弃地看了那箱子一眼,忽然在箱子旁发现一个荷包。

        她打开荷包一瞧,隐约感觉不对,将荷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凌乱地散落在桌上,有几粒银裸子滚到了地上。

        小丫鬟没去捡,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块玉佩,以及与玉佩一起掉出来的一枚玉扳指。

        她愣愣地嘀咕道:“这不是小姐的玉佩,和小公子的玉扳指吗?怎么会在这里?”

        顾娇来月事了,她去了趟恭房,进屋便看见一个小姑娘在翻她的荷包。

        她冷冷地走进屋,看了眼桌上与地上的狼藉,问道:“你干的?”

        小丫鬟抬头看向顾娇。

        顾娇就是村姑打扮,脸上还顶着个红色胎记,小丫鬟的面上浮现起不加掩饰的鄙夷:“是我又怎么了?这些东西是你的?”

        顾娇双手抱怀,幽幽地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一丝心虚与害怕。

        小丫鬟是侯府的下人,她的吃穿用度比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不差,她走出去,不知多让人忌惮,一个小村姑,却敢那样的眼神盯着她。

        小丫鬟生气道:“你聋了吗?没听见我在问你话?”

        顾娇:“呵。”

        “你……”小丫鬟被她的态度气到了,越发没好气地说道,“偷了我家主子的东西,不敢承认了是吧?”

        
    用什么软件可以按情节找小说飞卢小说网手机版盗版小说网站有哪几个芙蓉帐暖(李寂v5)骑蛇难下(双)陆家小媳妇无删减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j神魔道祖师小说正版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乡野春风未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