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赤心巡天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三章 满门
        在路上的姜望。还不知道债主已经追到了无冬岛。他倒不是有意赖账,是真的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自迷界回来后,注意力就一直在天涯台上。债务也第一时间只想到天涯台上发生的那些债务。

        冰凰岛在整个近海群岛的北面。那里常年积雪,冰川不化。

        实在的说,那地方属于苦寒之地。距离近海群岛的繁华地带有些遥远。资源也相对贫瘠。石门李氏开拓海外的时间有些晚。

        不比大泽田氏,几乎是最早响应齐庭开拓海外的号召,也相较于其它世家发展得最好。

        作为后入场者,在其他势力厮杀中盘、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石门李氏选择另辟蹊径,从边角着手。

        但也只有在石门郡这种艰难之地砥砺出来的家族,才有从容迎接苦寒之地的韧性。和开拓不毛之地的勇气。

        在坚如顽石的冰川上,开凿一个顶级家族的未来。

        现在冰凰岛已经开发得很好。而且环境异常契合李凤尧的神通,便于她修行。因而她几乎每年都会到冰凰岛待上一阵,这座岛屿现在也基本上是她在经营。

        龙骨船一路向北。

        姜望和李龙川的缘分,起于那一张丘山弓。两人私下里单独相处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每次都有其他朋友作陪。这次同船而行,倒是难得的体验。

        姜望身经百战,李龙川家学渊源。且出自将门的他。历练也绝不会少。

        两个人盘坐甲板之上,直面海风天光,无论是修行还是战斗,都很有话题。

        “说起来,钓海楼的秦贞长老,年轻时候也是杀性极重……”李龙川如常说着话,但眼睛却往船舱里瞟了一瞟。

        姜望立即接收到信息——船舱里有情况!

        李龙川身怀烛微神通,对于其人的敏锐,姜望绝不怀疑。

        “连你这种将门出身,都说杀性重,那看来是真的重……”

        姜望一边说话,一边以眼神回应李龙川,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口中继续道:“她是靖海长老中的第二长老来着?”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锵!

        剑已出鞘,姜望拔身撞进船舱!

        因为顾忌船舱那一头的船夫,他并未起手用大范围的道术。

        而一道半透明的箭影更在姜望之前,念动即箭发,李龙川一箭探路!

        然而,在破开舱门的一瞬间。

        一个惊慌的声音响起:“姜大人,是我!”

        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却真是一位熟人。五仙门长老,范清清!

        姜望止身停剑,

        李龙川的念之箭也悬于其人身前——刚才若是晚上一息出声,她人就没了。

        内府层次的范清清,在有夏岛还能算得上个人物,但绝无可能扛得住姜望或者李龙川的攻击,更别说是面对两人的联手了。

        令人惊讶的倒是……她何以能悄然潜进船舱,瞒过姜望的知觉?

        姜望虽不及李龙川知觉敏锐,但怎么说也是现在海外最多人认可的最强内府,比范清清强上太多!

        “怎么是你?”姜望皱眉问道。

        范清清立即红了眼睛,泫然欲泣。

        在她哭哭啼啼之前,姜望赶紧问道:“范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情?”。

        船舱另一头操纵龙骨船的船夫,这会才察觉到变故发生,匆匆提了一支铁桨,撞进舱里来。眼睛看向李龙川:“公子?”

        没有特殊原因,不能跨域直飞的情况下,从无冬岛坐船到冰凰岛,很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李龙川专门调了一艘船过来,船夫也是冰凰岛出身的自己人。

        见姜望的确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女人,李龙川散去念之箭,摆了摆手:“没事。自去操舟。”

        船夫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船舱,令行禁止,如在军中。石门李氏的治家风格,可见一斑。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姜望也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五仙门在天涯台上帮姜望作证,站在了无冬岛一边,是想借着无冬岛的关系,向齐国靠拢,从而摆脱碧珠婆婆及其身后势力的剥削。但现在……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都不必深思,此事八成与辜怀信那一系势力的报复有关。

        天涯台上他与季少卿生死相决,其他人却没闲着,这个世界仍然依循早先的惯性前行。

        而无冬岛承诺的庇护……显然并未生效。

        或者是无冬岛一开始就没有怎么在乎五仙门,或者是无冬岛也有心无力,甚或,虽有心也有力,但却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

        范清清怎么说也这么大年纪了,见惯风浪。当不至于绷不住情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一见面就红了眼睛,无非是想求一些同情,换取更多帮助。姜望阻止得及时,她倒是不好再继续酝酿眼泪。

        但也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问题,而是瞧了英武不凡的李龙川一眼。

        姜望直接道:“这是我的好友李龙川,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无妨。你们慢聊。”李龙川却干脆转身,又往甲板外走。

        姜望信任他,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应该洞察朋友的所有秘密。一个内府境的平庸女人而已,既然稀罕保密,便遂了她的意。

        待李龙川走出船舱,范清清又掐动法决,将船舱内外的声音隔绝。

        五仙门专注于“形、声、闻、味、触。”

        对于这些方面的研究,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外界的声音全部被隔绝开了,有一种又置身于无声斩首令之中的恍惚。

        “他如果想窥知什么,你这些法决就算是再精妙十倍,也是挡不住他的。”姜望摇了摇头,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如此保密?”

        扑通!

        范清清直接跪在船舱里:“姜大人,求你救救我!”

        这一跪实在突然!

        她早先初次与姜望相见时,还是一口一个小兄弟。但现在,已经只敢称“姜大人”了。

        一来说明她现在的处境的确艰难,二来也足证天涯台之战后姜望的声名。

        姜望及时侧身,没有受她这一跪。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终究对方之前在天涯台站出来为他作了证,且年纪又比他大这么多,他实在无法坦然受其跪拜,只伸手虚抬道:“你先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没有承诺帮助。

        重信者,不轻诺。

        范清清也不起来,只红着眼睛道:“五仙门完了!”

        “宗门大殿也毁了,”

        “长老们全都死了!”

        “门主也死了!”

        
    豪婿 绝人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小说下载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百度小说免费短文集合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掌阅小说网邪器纵横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