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赤心巡天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华袍少年
        太虚幻境从第十名开始,每上升一个名次,战斗所耗心力几乎倍增。

        姜望再不能持续不断的战斗了。每一场论剑之后,都要退出来休息许久。

        他就用这段“休息”的时间,调理天地孤岛,熟悉拆解道术,蕴养剑术。

        待精力恢复,则再入太虚幻境。

        没有空闲一刻。

        通天境时曾经止步于第九,未能像王夷吾一般探索通天境极限,是无法再挽回的遗憾。

        那么在腾龙境这一个层次,他至少要再进一步才行。

        第九,第八,第七。

        艰难地往上爬升……

        这一次的对手,是一个穿着华丽长袍的少年。

        太虚幻境里很多人都习惯遮掩面容,所以在这里,姜望看人只看他的眼睛。

        这是一双混合着傲慢和执拗的眼睛。

        论剑台上的一切都为争胜,对方不想废话,姜望也不想。

        从游脉境第一次参与太虚幻境论剑匹配开始,姜望心里就对魁首有着隐约念想。

        他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但他从来不觉得,他就一定应该在谁之下。

        然而从游脉、周天到通天,一次也未能如愿。

        现在腾龙第七,已经是过往最好战绩。

        对姜望来说,他绝不认可这是终点。

        青羊镇外不得己破境,当然是遗憾。但也是在提醒他——你还不够强,远远不够!

        姜望本就不会轻视对手,到了现在的排名尤其慎重。

        几乎在论剑之地刚刚铺开,见到对手的同时,便直接一记五气缚虎。

        而后迅速掐诀,头顶荆棘冠冕一闪而逝,叠加之后,铺开焰花之海。

        但。

        第一朵焰花刚刚绽开,第二朵焰花正在蔓延时。

        倏忽有足足九条水龙咆哮而来。

        而且各有姿态,或扑或咬,活灵活现,浑不似道术所聚,而仿佛天地生养般。

        水龙波这种级别的道术,姜望早已见识过。

        早在枫林城三城论道上,临阵推开天地门的林正仁,就是以一记水龙波轰飞了孙小蛮。

        然而与今日面对的这记道术相比,同样是道术所化水龙,竟有天壤之别!

        林正仁的水龙波,在当时看来自然威风凌厉强悍,但以姜望现在的眼光来看,则显呆滞粗陋,弹剑可破。

        而这九条水龙灵动极了,各据方位,各司其职,隐成合击之势。像九个有自我意识的强大战士,而非简单被操纵的道术化形。

        只一个交扑,便撕裂了焰花之海,紧接着左右合围,困锁上下四方。

        几乎不给人留下一丝喘气的空间。

        完全可以叫做水龙阵。

        姜望更是可以清楚的感知到,他的五气缚虎如石沉大海,在对方体内没有激起一丝涟漪——在此之前,同境之中,他几乎没有遇到过完全不受五气缚虎干扰的对手。

        这让他产生了错误的预判,顿失先机。

        九条水龙相围,或灵动,或咆哮,爪牙狰狞。

        在这样的时刻。

        一道剑光发生,如风中飘烛,如叶落翩翩。姜望眼神,已入迟暮。

        剑光黯黯,似已入黄昏。

        这一剑看起来如此孱弱。

        然而此剑一出,瞬间点碎九只龙头。

        并非是点碎了龙形,而是点碎了聚集这九条水龙的道元流动,将这门道术崩解。

        人道之剑,式一,老将迟暮!

        那目光傲慢又执拗的少年,正在九条水龙之后,踏步而来,每一步都踩碎一朵已经逸散开的焰花,将其彻底湮灭——焰花之海已溃,这动作在战斗中毫无意义,倒似一种轻视与顽心。

        然后,他便看到了这一剑,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惊讶,但也仅此而已。

        大袖一挥,正在崩解中的九条水龙瞬时湮灭。

        不,准确的说并非湮灭,而是汽化。

        尖锐的啸叫声,撕心裂肺一般。

        而无穷无尽的水汽,已经把姜望包围。前后左右,不存在一丝空隙。

        这种道术的变化看似简单,但有一种将水行元力玩转于指掌间的轻松。

        至少姜望现在还远远做不到。

        水汽蒸腾。

        白茫茫,雾蒙蒙。

        只在接触的瞬间,姜望身上就被燎起了密密的水泡!

        这一切发生得突然,而且根本无从回避。

        刺骨钻心的疼痛。

        密密的藤蛇自地底穿出,交错缠绕,形成一个半圆,把姜望笼罩在其间。藤壁之上,一朵朵狰狞的花生出,张开血盆大口。

        藤蛇缠壁嫁接食之花,这道术姜望已经极少使用,因为渐渐已跟不上战斗的烈度。

        但这种级别的道术,却能够更快成型。

        用在此时,恰好可以争取一点时间——这时间并不多,暴烈的水汽只一冲,食之花瞬间就枯萎了,藤壁稍作坚持,下一息便也随之溃散。

        但就在这溃散的藤壁中,姜望掐诀已毕。

        啾啾啾,啾啾啾!

        鸟鸣瞬转八音。

        铛铛!

        呜呜!

        咚咚!

        铮铮!

        ……

        编钟声、长笛声、大鼓声、琵琶声……

        或悠扬,或哀伤,或雄浑,或激烈。

        无数焰雀以姜望为中心爆开,将那蒸腾的水汽也推开一片完整的空间来。

        焰雀飞舞,鸣啸着冲击对手。

        那华袍少年探手一抓,雾茫茫的水汽竟以比焰雀更快的速度往他手心聚集。

        水行元力好似他的玩具,任他揉捏。

        暴烈的水汽顺服奔涌。

        整体看起来,仿佛一个巨大的水汽漏斗。他手握“漏勺”。

        而在这狂涌的水汽之中,姜望的八音焰雀被冲撞得东倒西歪。

        不,不仅仅是对水行元力的自如掌控。

        他竟然如此迅速的找到了办法干扰八音焰雀!

        姜望还来不及震惊,华袍少年另一只手已经对准了他。

        轰!

        从他的手心开始。

        洪流奔涌。

        他一只手吸纳着水汽,另一只手的掌心好似连通了长河一般,惊涛骇浪,奔涌洪流。

        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整个论剑之地,就被水所淹没。姜望当然也身在其中。

        论剑之地并非空间无穷,随着论剑台的升级,战斗层次的上升,空间会有所放大。

        现在的论剑台已有六品,空间算得上巨大,仍被第一时间填满。

        在无尽星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由水组成的囚笼。

        姜望也是第一次看到论剑之地的具体范围。

        但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和对手一起,陷在对手布设的笼中。

        
    三寸人间 耳根头条免费看书男频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大佬,给你我的小心心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免费绝世邪神小说下载一款比较全的小说我心中觉得好看的小说合集现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