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赤心巡天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一剑横门
        “也就是说,我好不容易获知的消息,并且花费代价让沈南七带上你,使你得以同叶青雨一起参与行动。而你却从头到尾,没有跟她说上一句话?”

        方泽厚靠坐在椅上,面无表情。

        方鹤翎就那么直挺挺站着:“叶青雨出身高贵,目无余子,从头到尾根本就把自己独立于其他人之外。儿子想,与其故意上去惹她厌弃,还不如保持缄默。这样虽然不会给她留下印象,但至少也保留了曾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情分。”

        “你知不知道只要叶青雨一句话,咱们在云国的生意就能百倍扩张?”方泽厚问。

        “所以她也只要一句话,就能令父亲你在云国好不容易打通的商路,彻底断绝。”

        方泽厚不置可否:“李供奉已经做好准备了,你跟他去修行吧。”

        方鹤翎转身离去。

        一直到儿子明显削瘦许多的身形远去,方泽厚脸上才露出一抹笑容来。

        “我儿……长大了!”

        ……

        三分香气楼。

        祝唯我包下了整整一层,独自在这里喝酒。

        身在青楼,但他怀中没有一个姑娘。

        身披薄纱的姑娘们在高台歌舞,名传庄国的薪尽枪就靠在桌边。

        他目光微醺,不知在想些什么。

        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姜望就在这种时候走上楼来,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他本以为像祝唯我这种极致张扬的人,上了三分香气楼,必然左拥右抱,放荡形骸。没想到却只是单纯的饮酒、赏舞。

        见到不请自来的姜望,祝唯我剑眉一挑,不说话,但气势已凌人。

        “祝师兄。”姜望开门见山:“冒昧前来,实有一事相求。”

        祝唯我饮下一杯酒,表情玩味:“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他既不问什么事,也不问姜望为何找他。因为他真的不关心。

        这清河郡里,值得他在意的事情并没有几件。

        姜望道:“因为你是枫林城道院的大师兄,而我,是枫林城道院的姜望。”

        姜望并没有说他们在杀死熊问那一战里的交情,因为他们彼此都很清楚。那一次捡便宜的是他姜望,祝唯我并不欠他什么。

        祝唯我笑了:“你想说你很值得下注?你觉得,我需要投注你这种新入内门的弟子?”

        姜望丝毫没有被轻视的羞辱感,因为现在的祝唯我,的的确确有这样的资格。

        他只是道:“第二个理由是,林正仁行事很讨厌。祝师兄你贵人事忙,懒得再去理会。但让师弟我去恶心他一下,也未尝不可。”

        祝唯我不置可否,伸手拍了拍长枪:“认识这柄枪吗?”

        “薪尽枪的光芒,师弟这辈子也难忘了。”

        “前三十年,它只是一根寂寂无闻的烂木头,倒在山林间。被樵夫捡回家作为柴薪,但它烧了三十年,竟仍未燃尽。后有名匠听说此事,以万金买下,加以天外之铁,制为长枪。这便是薪尽枪的来历。”祝唯我问道:“听说这个故事,你有什么想法?”

        “我在想那个得了万金的樵夫,他的下场必然不幸。”姜望叹道:“他突然有了万金的财富,但是他没有守住万金的实力。”

        祝唯我笑了笑:“过来喝酒。”

        ……

        冬月初三。

        一条轻舟自绿柳河而下,行入清江,自水门进了望江城。

        自从祝唯我单枪压城之后,城卫军对枫林城方向的来船就格外警惕。

        这条轻舟之上,有三个人。姜望,凌河,赵汝成。

        他这次出来是真要打架,两个生死兄弟自然得跟上。若不是杜野虎远在九江城,不得音讯,这会也不可能错过。

        安安请托了黄阿湛照顾,算是后顾无忧。

        三人之中,姜望已经奠基,正在星河道旋的帮助下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构筑第二个道旋。当然,这个速度恐怖只是相对于第一个道旋的构筑时间而言。

        如今姜望在不影响身体的情况下,每日最多可以完成四次冲脉,而星河道旋每日自动生成道元九颗。以这样的速度,他构筑第二个道旋,耗时不会超过一个月。

        另外除赵汝成还处在开脉阶段外,凌河也已奠基成功。

        他开脉的时间是在九月十九日,奠基在冬月初二,正好在出发的前一天。普通级别道脉真灵的修士,用归元阵图奠基,极限速度是用四十一天完成。

        而凌河就是这样的、普通天赋下的极限奠基速度。

        这意味着他的修行没有一天懈怠,并且道元挪移一次都没有失败!

        这种扎实到恐怖的基础,反映到战力上,他虽然刚刚奠基,但已不输一般奠基修士。

        兄弟三人进了城,便径往林正伦、宋如意所住的小院而去。

        这个地方的信息并不难查,当然也如姜望所料,院中空空如也,并无半个人影。

        宋如意的死,在望江城官府的记录里,被定性为自杀。但关于她所带来的嫁妆归属,她自杀的原因,全都没有记录。

        这些信息姜望作为道院弟子,都可以查阅。

        凌河、姜望分别询问了左邻右舍,宋如意与林正伦平日的感情状况,但这些人都三缄其口——这反倒说明了问题。

        尽管事有蹊跷,但林氏是望江城第一家族,倘若没人追究,这事便也就这样了。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赵汝成出门转了一圈,回来就什么消息都有了。

        林正伦是怎么当上的林家药材生意管事,又怎么变得一文不名,搬到这处两进的小院。在宋如意自杀当天,两人爆发过激烈的争吵……

        事情已经很明显,宋如意之死,林正伦绝对脱离不了责任。

        林正伦不在家里,自然就在林氏族地。

        ……

        望江城东,好大一片区域,都被划归林氏所有。

        一个高大的牌楼守住门户,俨然是城中之城。

        此时,姜望三人,就站在了这城中之城前。

        “站住!”两名林家护卫守在牌楼前,怒目以视。

        “我找林正伦。”姜望说。

        “他不在!”

        “是嘛?那我进去找找看。”

        护卫大怒:“林氏族地,是你说进就进的吗?”

        赵汝成冷笑道:“腿长在爷爷身上,是你说拦就拦的吗?”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姜望,你可想清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族地内往外走,脸上挂着有恃无恐的冷笑:“擅闯林氏族地,视同对林家开战,不死不休!道院都不会保你!”

        不是林正礼,又是何人?

        “原来林氏族地,是不能够擅闯的吗?既然如此……”姜望莫名其妙地笑了两下。

        “那你们……”

        他扬眉,拔剑!

        暴射而出的璀璨剑芒在他身前划过,在地面划出一道极细、极深的裂缝来。

        “就谁都不要出去!”

        望江城第一大家族,林家。

        被人一剑横门。
    这么写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男女主学霸文带肉肥肉 小说大叔我好疼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