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荡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打探虚实
        吴仁义跑下山后将这些山民的‘暴行’添油加醋大肆向宋知县县主簿县尉等人轮翻告了大大的黑状。按吴仁义讲的这些山民抓起来杀头也不会太过份了。但是事实并不是普通暴力抗税,而是这些山民真的举起反旗,准备造大宋朝庭的反了!

        跟在吴仁义前后脚,石苍游洋几个乡的山民和还有里正纷纷下山,灰头土脸地跑到县衙跟宋知县禀报这件事。宋光斗等人本来还以为就是少数人暴力抗法而已,星星之火,不足为奇,没想到势态已经恶化到真正造反的地步了。据这山民还有里正来报,山上的乱民已经将所有的百姓武装了起来,但心是看见身着穿官家衣物的官府中人,抓回去先是一顿好打,折辱一翻之后就全部杀掉。什么朝庭的狗屁税粮,这日子都要活不下去,命都快没了,谁还管他要交多少粮食!

        山民的日子很苦,本来就没几个人家能吃得饱饭的,好的天时碰上一两头大猎物一家人一个月的口粮才有着落,没有就得干瞪眼,碰上点什么灾病就得家破人亡了。吴仁义一上山等于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他们去死。

        为首的两兄弟一个叫林居一个叫林裔,他们本来也是老实巴交的猎户,征税时林居因为好几个月没有打到猎物了,他当时正与林裔在山里转悠。他儿子也是火爆脾气,与吴仁义一伙人发生了点争执,竟被他们吊起来毒打,家里的家当被全部砸烂了,林居的老婆也被凌辱了。林裔林居从山里回来的时候,见这情景,三尸神爆跳,操起斧子当场就砍死一名税吏,两个人在山里都是与猛兽搏斗惯的,杀起人来那和砍瓜切菜没有分别。

        杀一个官差是死,杀一百个也是死,横竖是死路一条,两兄弟看着家不成家,走投无路,泪水流干了流血水,心下一横便决定揭竿而起!也是两个人在游洋一带猎人圈子里声望极高,连他们两兄弟日子都没办法过,其他人更可想而知。他们振臂一呼,兴化几个山上的乡子响应着竟然出现了两千多人!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平时看着山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他们大队伍一清点,没想到人数这么多。

        他们的队伍以游洋乡为根据地,冲进当地的大户家里,抢了粮,占了大屋。游洋还是有几家大户人家的,他们不可能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脑子进水了跟这帮穷鬼去造那杀头的反,他们宁愿把粮交了,把房子让了出来,当着反贼的面就说这些是资助义士的粮饷,这些山民一放过他们,他们就拖家带口下山报官,当着官府的面就火上浇油说这些反贼如何抢他们的地盘和钱粮,反贼们的声势如何浩大。

        林居林裔两兄弟得了地盘和钱粮,这底气就硬了,以前累死累活一口饭永远吃不饱,这一造反,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还能住大宅子。他们两兄弟非为自己的私利来造这个反,钱粮一到手,先分给众人,这一行径更直接地收获了众人的好感,山民对他们兄弟的拥护更坚定,造反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连附近州府的一些人也闻风来投,有的是投机,有的一样也是没有活路了。短短几天,兴化境内,石苍游洋已经彻底沦陷,还有社硎钟山几个小乡子也差不多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

        山民造反的兵锋直指县城,可怜县城的百姓还不知道这回事。先是吴仁义逃窜下山报与宋知县,县里面一干主官只当他是胡吹,把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吹到天上了。

        造反?几千年来福建这片土地上可还没出现过这样的好汉呢,两广云贵川造反那是跟喝水一样,因为民族成分出身不一样,河南河北甘陕造反是因为太穷太乱又多蝗旱兵灾跟喝水一样,山东也差不多,水泊梁川的好汉还没有登上舞台。

        其他的地方造反的不多,但凡有活下去的机会,还有一丝活路就没人敢搞这种事,而福建呢,自商周到宋,这几千年了就没听说过有人造反的,这里再穷大山也能养活人,大海更是能哺育人,老百姓再不济的年份也比西北连树皮都没得吃强。

        宋光斗悲从心中来,自己的官运应该不会这么好,好不容易外放当了个逍遥地方知县,还碰上了千年一遇的衰事。。

        宋光斗在真相未明之前不敢将这个消息扩散,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今年真他娘的多事之秋,连他这个老成的读书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怒骂两句,好不容易挨过了这大涝,也攒了不少好名声,这场兵祸要是真在自己境内掀起,那自己这几年的努力都是徒劳了。

        台风大涝之时宋光斗还只是忧心得睡不着,现在那稀疏的头民每天打理时一抓都是一大把,神形憔悴得就像脱水的干尸一般。他习惯站在窗前,秋日的风没有暑气,吹在身上清爽和熏,但这事压在他的心头让他茶饭无味,更无二心来享受这金秋之美。

        他此时更不敢将这个消息冒然上报州府,因为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至少连他都不相信这里会有人造反,更别提那些高高在上的州官了。虽然现在很多人陆续来报说有人造反,可是三人成虎的事在这种小老百姓之间并不少,他必段要派可靠之人确认一番。

        吕师爷作为他的幕僚两个人是几十年的老搭档了,此此他也很郁闷,真出了这档子事知县肯定是要倒霉的,最好的情形就是谪迁他处,最坏的就是乌纱不保。无论哪一样,他都得受罪,他一家人也在兴化安家落户了,再举迁他处,他们已届垂暮,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老伙计唉声叹气,他一看背影就能猜透他的心事了,他的肺里重重地压缩出最后的空气,长叹一声道:“让我带人去山上看看情形如何吧,在这里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万一事态严重县里也好向州府请求兵援。”

        宋光斗看着窗外的身子忽然怔了一下,被老伙计说破了他的心事既让他感到意外又感到不意外,“季添,咱们都老了,要是这次咱们能平安渡过,咱们就告老吧。”

        季添是吕师爷的名字,所有人都会唤他一声吕师爷,这个称呼外人很少会当着吕师爷的面叫,久而久之更像是宋知县对吕师爷表示亲昵的一种专称。吕师爷苦笑了一声:“是啊,老了。”四个字,便没有更多的话,四个字饱含着无奈,落寞,还有视死如归,如果还有决择,谁会愿闯虎穴。

        “让李成福跟你一道去,县里的捕班都带上,枪棒盾弩备齐以防不测!”宋光斗其他的帮不上吕师爷的忙,只能在人手还有装备上给他壮行。

        李成福一听这个光荣的任务脸色吓得灰白如土,就像死了亲爹一样。妈的吴仁义跑回来说的那场景那帮山民杀起衙役税吏跟杀鸡一样,更何况这帮常年在山里与猛兽为伍,刀剑弓术都是相当娴熟,去找他们麻烦那不是洗干净自己的脖子往他们刀口上凑嘛。好不容易现在打下一座金山,各种流水日进斗金来形容都不过分,走这一遭要是命没了,那还玩个鸟。

        现在的消息还处于封锁状态,老百姓基本都还不知道,但是县衙系统内的基本都知道了,这节骨眼要上山去,衙役们都十分惊恐,当他们是什么讨伐叛乱的大军吗?他们只是想赚点安稳的钱,不是想赚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钱啊。

        捕班这些人还是衙役中的精锐所在,身手体格都是翘楚。他们都惴惴不安,甚至还没出发就两个人不干了,衣服一撂回家去种地去了,看得其他衙役更是心寒,混这碗饭无非是为财,不是来为国捐躯的。

        一行人吕师爷沉默不语,背影有几分佝偻,李成福得了宋知县的死令,不去也不成,因为军情紧急,整装就绪之后,一行人便匆匆上路。两个带头的在走在最前面,后面的衙役一路小跑跟在后面,虽然一个万不情愿,可是起码人多势多,跟着大队伍更不会出什么问题。

        去山上离游洋最近的路,本应从霞苑上山,也就是顺着南溪上游往上走,但是李成福咬咬牙,反其道而行,往凤山而来。他打定了主意,此去既然只是确定是否山民真的造反,而不是剿匪平反,那么能得到消息就成,至于去哪个乡子,宋知县也没有明要求。他还打着一个小算盘,就是要去何麓搬一个大神来做救兵。

        这个救兵不是别人,正是何麓的梁川。吕师爷本不明李成福反其道而行的用意,怕他贻误军情,多次逼问之下李成福才说出真相。还别说,他倒把这个小子给忘了,这小子足智多谋,不知道有没有主意。兵祸一起,必定秧及城下之鱼,他们村子就在山脚下,首当其冲,第一把火就得烧到他们头上,他不可能置身世外。

        
    疯读小说极速版下载免费安装蜜汁炖鱿鱼小说小说网站排名许医生的占有欲撩妻日常1v1青灯宝宝只想1v1青梅竹马免费小说书城网络小说历史小说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