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带着系统来大唐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恩重如山暖心怀(第二更)
        刘探被妻子挽着胳膊走在今天刚刚磙压好的碎石路上,天色黑下来。

        路两边立着杆子,十六卫的人把一盏盏柴油灯点燃挂到杆子上,每隔百步就有一个。

        灯光并不亮,只是当它挂在那里的时候,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因为为了杜绝被偷,有十六卫的人守着。

        之所以是柴油灯,而不是煤油灯,是因为煤油要卖。

        石油蒸馏的时候,柴油数量最多,其次是汽油。

        汽油可以制作武器,要留着,柴油拿出来用。

        不单是城南,城东和城西都有。

        这叫亮化工程,石油是免费得到的,煤油用来卖钱,柴油拿出来一部分给夜晚照明。

        天明明是阴沉沉的,刘探看不到夜空的星星,却突然觉得周遭一片光明,呼吸很顺畅。

        “相公,咱们家在这,没有院子和栅栏,全是当朝的官员,有外流官。”

        方氏说起外流官的时候,又骄傲了一下。

        她丈夫是正七品上,外流官差远了,虽然居住的环境一样。

        “厕所远一点的地方,有专人清理,男女分开。”方氏继续介绍。

        此处房子,五十步一个柴油灯,勉强让人看到房子和路。

        说话的工夫,二人来到家门口。

        门忽然打开,两个孩子站在门口:“爹回来了,娘回来了。”

        刘探看到儿女,露出笑容,在司农寺的劳累,瞬间消失,一切都值得了。

        等进去,三个房间看看,书房也转了转,吃饭的地方在正房的后面,厨房。

        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妪坐在餐桌的旁边等,刘探一进去,老太太起身,老头继续坐着。

        “小探回来了,快坐下。”老太太笑眯了眼。

        “娘你坐着,我洗洗手。今天……香!”刘探闻到了菜香。

        方氏给他打水洗手,老头出声了。

        “宫中黄门之前来了,送饭菜,还有一缗钱,说是祝贺乔迁之喜。”老头说出菜是哪来的。

        刘探立即朝着兴庆宫的方向拱手:“臣谢陛下。”

        老头跟着又说:“小黄门留下陛下口谕,说:刘卿,朕眼下能给的就是这些,若觉不足,可与朕说。此乃高薪养廉,望卿明了。”

        刘探一愣,再次向着兴庆宫的方向拱手:“臣知晓,若有不廉,死而无怨。”

        他懂,陛下先给好处,要是还出问题,陛下不会手软。

        他是司农寺主簿,司农寺负责粮食种植技术,他也偷偷往家中拿过种子吃。

        以后不能拿了,家中生活吃不饱,拿种子,原谅你。

        东西都给了,不涉及到吃不饱饭的问题,还拿?

        洗完手,桌子上的一个个盖子被拿起来,露出下面的饭菜。

        饭是大米饭,菜是红烧肉焖油豆腐泡、香椿芽炒蛋、蒜薹炒肉、酱茄条、鸡肉炖蘑菇。

        两个孩子不停地咽口水,馋的。

        “还有六个咸鹅蛋,桌子上的菜够吃了,没拿上来。陛下从宫中送的菜呀。”老太太眼圈有一些红。

        刘探看看菜:“娘,宫中做不出来这个味道,这是李家庄子的饭菜。”

        “休要唬娘,宫里的。”老太太强调。

        “是,娘说得对,宫中御膳房的饭菜。”刘探从善如流。

        他看出来了,鸡肉炖蘑菇的蘑菇是黏团子蘑菇,宫中怎么可能用这样的蘑菇?

        据说李家庄子最爱吃这种卖相不好的蘑菇,可是味道好,比榛蘑、松蘑、猴头都好。

        “给你送了一竹筒的酒,李家庄子的酒,说不能留,竹筒刚灌,留着就渗出去了。”

        老头从旁边拿过来一个竹筒,有个小孔被木头塞子塞住。

        刘探再次确定,李家庄子给的饭菜,不然怎么是李家庄子的酒?

        一竹筒半斤酒,爷俩喝,都喝得晕乎乎的。

        桌子上的饭菜全吃光了,两个小家伙别看小,很能吃,红烧肉一块接一块往嘴里塞。

        吃完饭,刘探在书房坐着想事情,老太太和方氏收拾好。

        “相公,歇息吧。”方氏找过来,脸红红地说道。

        今天晚上,距离长安城十里地方的房子中,不少人都喝晕乎了。

        包括五品官在内,五品官拿到的东西和钱更多。

        翌日太阳还未升起,一辆辆四轮马车到地方。

        车夫吆喝:“上朝了~~~上车了~~~”

        刘探被吆喝声喊醒,头不疼,腰酸,他扭头看一眼同样坐起来的妻子:“这是什么?”

        “相公,不知道啊。”方氏一脸慵懒之色。

        以前住窝棚,一家人住在一个房间中,许多事情不方便。

        昨天搬新家,两个孩子一个屋子,爹娘一个屋子,就方便了。

        方氏起来,穿上衣服出去。

        片刻后回来:“朝廷给安排的车,以后去皇城和回来,乘车。”

        一刻钟之后,马车装上了官员,向长安城行去。

        住在这里的官员们第一次乘派车上朝,稀奇中没配合好。

        “车中有个竹筐,上面蒙着小棉被,装有包子,盐多,不用沾酱油吃,也没有醋。”

        刘探所坐的车的车夫大声说,跟刘探在一起的还有五个人。

        大家互相看看,找到了摆在最显眼位置的筐。

        先掀开棉被,再打开盖子,露出里面的包子。

        “吃。”一个官员伸手拿一个包子,咬一口,香味散出来,肉包子。

        “不晓得以前的事情陛下会不会追究。”第二个伸手拿包子的官员担忧不已。

        “不能了吧,从现在开始。”第三个嘴上说不能,眼中的愁却难以消散。

        刘探吃一口包子,感同身受。

        陛下给的待遇越好,收拾起来就越狠。

        希望曾经的事情陛下不要追究了,往后不做了还不行么。

        一辆接一辆的马车进城,有的直接去皇城,有的去各坊有办公的地方。

        到地方,还有的人包子没吃完,太好吃了,舍不得吃,一小口一小口咬。

        李隆基在兴庆宫开完小超会,留下三个宰相。

        “此法可好?”李隆基问三人他给官员的待遇。

        “好!”毕构第一个回应,确实好,没花户部的钱,马车什么的俱是陛下出钱。

        “臣请给长安城中其他无车官员配备同样马车。”

        宋璟没说好话,他觉得住远的官员有好处,在长安城中租房子和自家有房子的官员不可落下。

        “臣附议。”苏颋没有个人见解,认同宋璟的说法。

        
    顶点小说好看的小说春眠药水姜糖一杆进洞短篇小说小说的特点免费听书大全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永久免费的看书神器番茄7小时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