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洪荒之圣道煌煌 >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鸿钧:看我大招——挟女娲以令群神!
        伏羲在诚挚邀请。

        邀请的内容,也属实离谱——

        哪有人,让别人打自己的?

        上门找揍,很是奇葩。

        然而……

        就是这样的要求,却让道祖脸色微变,连连摆手。

        “不不……尊重老前辈,还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鸿钧眼角抽了抽,“所以,伏羲你先动手好了。”

        “诶……话不能这么讲!”

        伏羲轻叹一声,“我们不仅要尊老,还要爱幼!”

        “鸿钧,你岁数比我小好多……年轻人嘛,要有冲动,要有干劲。”

        “所以……来吧!”

        “放心大胆的来吧!”

        “不不不不……”鸿钧再否决,“还是太昊陛下你先出手的好!”

        在诸神错愕的眼神中,他们竟然彼此谦让起来了。

        似乎……主动进攻,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让人难以理解。

        直到最终,有一位祖巫思索之后,道破了天机。

        “我明白了……这两个都想着正当防卫呢!”

        帝江祖巫脸上露出懊恼之色,“女娲她冲动了!”

        “鸿钧他虽然看起来是能活跃了,但当初誓言的约束还在!”

        “他不能无理由的出手针对我们!”

        “他只能先被动防御,然后再‘正当防卫’……”帝江咬牙冷笑,“而且即使防卫,也有限度,不能逾越!”

        “否则,他刚刚那么横行霸道、气焰嚣张的模样,怎么对我们只败不伤?”

        “早逮住机会,打死几百大巫,再打残几个祖巫了!”

        帝江说到这里,许多大巫和祖巫都是恍悟。

        是了!

        道祖真要那么牛逼,无法无天无束缚,哪还会在这里摆架子、装无敌?

        拦截?

        阻挡?

        防止追击龙祖?

        用得着吗!

        先下手为强,全部揍趴下后,再谈话不爽吗?

        如此看来,必有限制!

        鸿钧只能等别人展露出伤害他的意图后,再名正言顺的出手,进行“正当防卫”——还是不能“防卫过当”的那种。

        想到这里,诸多大巫、祖巫,也明白帝江为什么会说女娲“冲动”了。

        “是啊……女娲太冲动了。”

        烛九阴摇头,“如果她不被撩拨出火气,主动出手,踩中了鸿钧这钓鱼的圈套……”

        “而是直接选择强力突围,理都不理鸿钧,那鸿钧也只能干瞪眼,然后不得不跟在她身后跑,时不时把脸送上去,就为了被她捶,成功碰瓷!”

        “现在好了。”

        “女娲自己都被暂时封印起来了。”

        烛九阴皱起眉头,十万分的纠结。

        恰在此时,有大巫呐呐开口,“那,几位大人……既然明白了这情况,你们为什么不突围、去援助东华大人呢?”

        听着这话,烛九阴脸色就是一黑。

        艹!

        哪个家伙?

        这么不上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

        当他们不想突破围堵吗?

        是做不到啊!

        面对鸿钧的封挡,是谁都有资格提突围的吗?

        只有女娲,才有那份道行和实力!

        剩下的祖巫们……他们纵使分散、各自突围,鸿钧也能一力拦下!

        天道伟力,无处不在,无所不至,虚实有无,尽在掌控!

        除了能绽放出刹那无限接近盘古神威的女娲,谁都与他差距甚远,所有的行踪都逃不过鸿钧的掌控,轻描淡写间就能堵在你的前方,让你过都过不去,只能选择掉头。

        然而,掉头换道之后……嘿,他又站在你的面前了!

        境界高一线,就是高的没边!

        如此可怕的鸿钧,来堵巫族的泉水……他们又能如何呢?

        他们做不了什么的!

        纵使侥幸,有了几条漏网之鱼,对于东华帝君此刻被围猎的处境,也没法有多大帮助了。

        看着烛九阴黑黑的脸色,一些与那瞎说话大巫有同样想法的大罗,也明白过来了,很自觉的将疑问放回心底。

        这死,还是不作为好。

        “那伏羲陛下……又是怎么回事?”

        有大巫问到了另外的问题。

        “一样。”帝江祖巫缓缓道,“他比鸿钧灵活一些,但也灵活的不多。”

        “主动出手的话,就别想能动用真正盘古的战力,就是一个太易大罗而已……鸿钧说的没错,‘洪荒’会牵制他的。”

        “但是,如果别人先出手了……那他就可以‘正当防卫’了。”

        “这又是什么道理?”句芒祖巫探头。

        “有什么好奇怪的?伏羲虽然因为欠钱不还等一系列原因,导致自己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但是他该享受的神圣权益保护,那还是享受的。”帝江莫名的叹气一声,“律法会保护他,正义也会保护他。”

        “一码归一码,不会跨界执法,恨屋及乌。”

        “‘洪荒’这位盘古,该讲的道理,还是会讲的……更别说,伏羲跟祂之间的那点情况,事出有因。”

        “在理念上,彼此有矛盾,互相不鸟对方……但公心正道还在,只要伏羲不展现特权,以一个正常大罗的身份活跃,‘洪荒’也不会上门去欺负他,允许他有正当防卫的权力。”

        “先天神圣的公民权还有,受到了伤害,伏羲照样能申诉,一切按流程走。”

        “对付这样的伏羲,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不管他。但凡你率先碰他一下,他又狠狠心,使用苦肉计,说被你打伤了,自己给放点血……”

        “哦豁!”

        “他就可以展现超限的战斗力了,正当防卫!”

        “当然我估计,这防卫也是有限度,比如说不能持续追加,持续伤害……”

        “可是,他要一出手就把你打死了……”

        “那……嘿嘿!”

        “哦,明白了。”句芒点点头,而后感慨,“原来如此……鸿钧跟伏羲这两个,也就是互相叫的凶,但谁都不会第一个出手。”

        “是啊!谁先出手,谁吃亏,等于是选择了以弱击强,主动找虐。”帝江颔首。

        没有人想吃亏,还是这种血亏。

        于是,就成了眼下的这幕。

        鸿钧和伏羲对峙,眉来眼去之间,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有种你过来啊!

        有种你打我啊!

        都等着对面先冲动,然后自己顺势往地上一躺,碰瓷模式开启……哦,不对,是正当防卫走起。

        “破局的关键,还是在女娲的身上。”帝江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可她偏偏又送了人头。”

        “她养气功夫还是修炼的不到家……也不对,应该说是太在乎她和伏羲,这兄妹之间的那点事情了。”

        “被人一说,就不高兴了,就激动起来了。”

        “否则,也不至于此。”

        帝江摇头。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玄冥祖巫很忧虑。

        “怎么会没有?”

        强良祖巫——雷泽大神蓦然间冷笑一声,已是有智珠在握,“只要思想敢滑坡,方法远比困难多。”

        “况且……”

        “伏羲陛下,不是已经给我们提示了吗?”他目露敬仰,看着与鸿钧对峙、大眼瞪小眼的伏羲,“我们按照提示来,就可以了!”

        “啊?”

        群巫惊诧——

        他们怎么不知道?

        提示什么的……有吗?有吗?在哪里?

        “就在那里!”

        雷泽并指如剑,点指向鸿钧衣襟上的那点酒渍。

        “来!”

        “喷他!”

        “打不过他,还恶心不死他?”

        “他就一个人,而我们是一群人在这!”

        “大家并肩子上,一起喷他……我还不信了,他一个人能拼过我们所有人!”

        雷泽古神冷哼。

        ‘妙啊!’

        所有的巫都是双眼一亮。

        的确。

        鸿钧一张嘴,还想拼的过他们那么多巫?

        “喷人”这事么……

        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就是下作了些。

        可方法嘛,管用就好……其他的,管他呢?

        等以后胜利了,大家再各自出一点钱,找对面天庭那收费改史的家伙,曲笔美化一下就好。

        比如说——

        鸿钧论道祖巫殿,得意猖狂,欲要“舌战”群巫,却最终不敌,掩面羞惭而退!

        “喷人”这事,好说歹说……“舌”在这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贡献滴!

        也不算扭曲事实了啦!

        “好!”

        帝江用力鼓掌,然后振臂一呼,“上!大家都上!”

        “都给我喷他!”

        立时,上千位大巫联动,在他的率领下,围绕着鸿钧就站了好几圈。

        也就是那些“淑女”大罗,不好意思如此作为,才没有参与到其中,退而求其次,考虑在另外方面进行贡献,发挥本领。

        比如说……骂架!

        这其实是不够好的,因为骂人这东西,只要对面装聋,就如清风拂面,完全没有雷泽古神的提议那样,足够的膈应人——

        没看道祖的脸色,已经慢慢发绿了?

        鸿钧眼角疯狂跳动,体现出他心情的波动之剧烈。

        ——妈的!

        ——这太特么的损了!

        简直就是缺德他妈给缺德开门——缺德到家了!

        荒唐!

        太荒唐了!

        道祖自诩也是见过很多世面的天道精了。

        可自从他通灵之后,就没有亲身直面过这么缺德的场面。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啊!

        如何能行此无耻、缺德、下作、恶心的行为?

        不讲武德啊!

        ‘带头做示范的伏羲,缺德冒烟……’

        ‘提议的雷泽,丧心病狂……’

        ‘指挥的帝江,神性沦丧……’

        ‘从众的大罗,良心喂狗……’

        ‘气抖冷!’

        ‘有这样的先天神圣,这洪荒的风气,还能不能好了?’

        作为道祖,鸿钧表示很痛心。

        ——洪荒吃枣药丸!

        这么多的大罗,都一个个的不要脸、不讲究形象,就一副无赖模样……那人道的时代风气,还有的救吗?

        如此想着,道祖心中便涌起了一种使命感。

        诸神皆黑!

        唯他独白!

        在这各种各样坏水横行宇宙的时代,只有他这个天道精,做到了“出淤泥而不染”,是真正的白莲花……

        既然是这样。

        那么……

        他便有责任,力挽狂澜,纠正所有的错误!

        尤其是巫族这帮走错路的孩子们!

        鸿钧道祖一脸的悲壮,保持着最高昂的精气神,直到在帝江那里破了功。

        “鸿钧,我最后问你——”帝江祖巫谈判,“你让不让开?”

        “再不让开,我们就真的喷了啊!”

        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壶茶,漱了漱口,含糊的说道,俨然是做好了前戏准备。

        也不晓得,是否是故意的……反正这位祖巫张开口,一嘴的大黄牙,很是滑稽。

        为了恶心人,先把自己给恶心……

        对此,站的靠后些的风曦,是服气的。

        唔,对了,还有伏羲。

        这位最开始的带头大哥,给了雷泽古神一手“拈花一笑”做示范的大佬,此时此刻已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远远的站在结成了人墙、充分发挥人多欺负人少的巫族团体之外——本来点火的是他,到最后却跳出了圈子,让鸿钧独对千军万马。

        并且,他还很有兴致,指点江山,加油鼓励。

        “帝江!我看好你!”

        “喷他!”

        “把鸿钧这厮,往死里喷!”

        “他不是能耐吗?”

        “让他再能耐啊!”

        “还有鸿钧……你可千万别怂!”

        “你可是要盘古的天道精,怎么能示弱?必须要威风八面的,把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统统打死打残!”

        看热闹的,从来就不嫌事大。

        伏羲拱火,拱的那叫一个开心。

        一边拱,他一边撸着袖子,似乎就等什么时候,鸿钧忍无可忍,肆无忌惮的掀起一场癫狂杀戮,然后他便跳将进去,为“民”请命,替“天”行道!

        民,是神圣的民;天,是大罗的天!

        是,他是失信人不假。

        但!

        失信人就没有人权吗?就不能见义勇为吗?

        还有,他这失信人,不可以碰瓷吗?

        碰瓷所得,归洪荒所有……这种不惜一切代价、主动还债的精神,伏羲自己都感动的哭了呢!

        鸿钧的脸色,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难看。

        他深深认识到,什么叫做——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逼我至此……’

        鸿钧目光一厉,冷视伏羲、帝江等一大群人,计上心头,忽的冷笑出声。

        “呵!”

        “我鸿钧是被吓大的吗?”

        “来!”

        “尽管来!”

        “谁怂谁是狗!”

        鸿钧撂下了狠话。

        这反倒是让许多巫族的头目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说到却不能做到,往后还有何面目,行走世间?

        不行滴!

        于是,在伏羲笑吟吟的关注下,在诸多大巫亢奋的精神下……有史以来最离谱的喷人活动,火热进行!

        帝江是带头的。

        之后一大票跟风的。

        他们考虑的很清楚——

        大家有备而动,漱口喷人,还会怕你鸿钧这孤家寡人不成?

        哪怕你化身千万,甚至能在数量上超过我们,并且进行反喷……我们大家就怕吗?

        不怕!

        毕竟,喷人这种事情,好做不好说。

        尤其是论实力,鸿钧是强势一方……他喷输了,被钉在耻辱柱上;喷赢了,大家就背后帮他宣传宣传——喷人道祖,名传千古!

        这是一个无论是赢是输,鸿钧都要形象狼狈的事情。

        没办法。

        谁让细究起来,鸿钧要比巫族这帮人,要多要脸那么一丢丢?

        这年头在洪荒混,有节操……会活的很艰难啊!

        ‘嘿嘿……我们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一些大巫琢磨着,嘴角露出笑容,然后骤然僵住,‘呃——’

        当第一口茶水,划过最美妙的轨迹飞出之时。

        道祖冷笑着,用行动告诉所有人——

        不败之地?

        做梦!

        喷我?

        呵呵!

        我给你们换个目标!

        鸿钧冷静处事,眼看着“灾难”离自己已是不远,手中拂尘握柄猛的一用力——

        这,就拽过来了一个银色的“蚕茧”!

        而不要忘了……

        蚕茧之中,刚刚才暂时封印了一尊大佬!

        ——女娲!

        道祖眸光冷冽,周身立起屏障的同时,把“蚕茧”挡在自己前方,那一层层的束缚天网在散开,俨然是要解除封印的样子。

        对巫族来说,这本来是一个好消息,最强战力将得到自由,可是现在的场合……

        哦豁!

        那种画面难以想象。

        毕竟……

        女娲刚一脸懵逼的出来,就要稀里糊涂的面对一大波不明液体的进攻……

        这画面,想想都让人醉了好吗?!

        要是再出点什么意外,比如说——

        某些东西,巧合之下打穿了女娲的防御,然后落在她的身上……

        好了。

        那位兄弟,可以考虑去准备一下后事了。

        不。

        可能连后事都不用想了,或许当场就被扬了。

        ——喷领导一身口水,你们还想不想混了?

        杀掉!

        统统杀掉!

        不得不说,鸿钧此计太过“歹毒”了。

        他面对前所未有的人生挑战,自觉难以做到完美闪避,并且还可以封堵所有人突围的前路。

        于是,他就选择把女娲拉上,做个垫背的!

        要倒霉,就一起倒霉!

        反正事后呢,鸿钧拍拍屁股,就回到了紫霄宫里,加班度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只要他装聋作哑,自我催眠,就可以当外面没有人在非议他。

        女娲嘛……

        嘿嘿!

        鸿钧很好奇,她还有没有面目,站在手下的面前,一如既往的发号施令、指点江山?

        这波啊,这波是节操下限的战争。

        论脸皮厚度,道祖承认,比不得巫族里面的那群秀儿,竟然能琢磨出“喷人”这样的绝活,下限可比他低的太多。

        但是呢,女娲这里?

        鸿钧还是很有些信心的!

        ——他比女娲节操下限低!

        这就可以了!

        ‘这点上,女娲可不像她哥啊……’鸿钧悠哉的想着,一甩拂尘,将蚕茧挥出了节奏,挥出了风采,就像是呼啦呼啦转起来的风车,以便尽可能包揽所有的惨烈打击,挡住那些大罗好手各种奇葩的“进攻”轨迹,‘洪荒坏水一石,太昊独占八斗!’

        ‘话说回来,女娲要是能不要脸,我的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道祖还有闲心遐想着。

        反正,他的“杀招”已出,就是简单干脆的挟娲皇以令诸巫,将难题重新交还给对面,看你们怎么办?

        事实证明,这效果十分的显著。

        像是那吃瓜观众——伏羲,脸色都变了,再不能淡定看戏。

        又有那带头大哥——帝江祖巫,此刻如同被踩到了痛脚,痛失亲属,悲嚎了一声:“不要啊!”

        悲嚎之后,他又赶紧发号施令,“停下!大家都停下!”

        这条指令,得到了最迅速的执行。

        毕竟,鸿钧这回是彻底不干人事的。

        ——他一只手挥舞着拂尘也就算了,另一只手竟然还在录像!

        对!

        录像!

        从挥动拂尘的那一刻开始,全都录像下来……谁说的什么话,做的什么行为,统统记录起来。

        这,是为了保证“冤有头、债有主”——真有谁喷到了女娲的身上,他一定将录像送上,指明犯人,再坐等之后的大戏开演。

        何等的不要脸啊!

        而这样的一连串操作之下,很多大巫心慌慌,果断迅捷的执行帝江的命令。

        好在大家都是有非凡修行成就在身的,再次也是个大罗。

        虽然“喷”鸿钧的时候,为求功成,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各种风骚走位,直击要害。

        但,想要追回,还是能勉强做到的。

        大巫、祖巫们各显神通,有的时光逆流,怎么出去的,就怎么回去。

        有的概念重定,直接归无,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

        为了照顾女娲,大家真的是费尽了心思,穷尽了心智。

        可就是这样,还有凶恶之辈,落井下石!

        “别撤啊!撤什么撤?”

        鸿钧大笑着,让蚕茧处在将解封又未解封的最大“威慑”状态,主动向前进击,这里挥,那里砸,快意无比。

        有这样的“人质”在手,连伏羲都对他无可奈何,再没法上前碰瓷。

        团宠被抓,会有什么心态?

        此时此刻,大家都明白了。

        吐血——

        只有这两个字,才可以完美的形容各自的复杂心情。

        鸿钧一时得势,便彻底不饶人,将“精灵球”甩起来,仿佛随时会来上那么一句——

        “就决定是你了——女娲!”

        然后,“噌”的一声,里面蹦出个女娲来,滑天下之大稽。

        “女娲……唉!女娲!”

        帝江祖巫被逼急了,愤而悲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诸位,听我号令!”

        “我巫族,绝不接受胁迫!”

        “哪怕是领袖身陷囹圄,我等也要继续战斗,决不能束手束脚,被敌人摆布!”

        
    顶点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深不可测》双a免费阅读小说网纵横中文网下载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云鬟酥腰未删节书迷楼小说网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