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汉明 >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二章 收拾残局(二)
        吴伯昌笑呵呵地道:“你能想到这点,为父就放心了……不过,如果最后查实李过并无反意,或者高桂英真不知情,你还须善待忠义夫人……帝王无私仇,君临天下,须记得疑罪从无的道理!”

        “爹放心,孩儿并无对忠义夫人不利的想法……虽然这手段略显卑劣了些,可总归好过让晋王猝不及防遭受李过背后攻击。”

        “唔……那就好,为父回去了……对了,好生善待李海岳……莫让好事变成坏事!”

        “孩儿记下了。”

        ……。

        吴争看了看李海岳,再看向钱瑾萱。

        钱瑾萱微笑着点点头。

        吴争慢慢走向李海岳,带着一丝调侃道:“你确定不会后悔吗?”

        一向大大咧咧的李海岳,这时已经脸赤低下了螓首,不为人察觉地点点头。

        这景象,倒让吴争觉得自己不地道,于是,吴争正容道:“……既然如此,那你入府之事就定下了,具体事宜,王妃为替你安排……孤会派人知会令尊,还有令兄……不日,你就会父女、兄妹团聚了!”

        李海岳毕竟少了些城府,她还为此,面带羞赧地,向吴争福身称谢。

        可她不知道,她一心所想嫁的如意郎君,此时已经决意,要将她爹李定国手中的兵权夺取,以完成全国统一的最后一步!

        ……。

        张煌言以一副大无畏的气势,一路闯进王府。

        说他是闯,并无虚假。

        因为在陈名夏发动叛乱之后,王府的警卫已经相当严格。

        按理说,没有吴争的同意,张煌言是闯不进来的。

        可张煌言毕竟是按察使,吴争也并未对张煌言和李颙追究罪责。

        那么,张煌言还是大将军府三大掌权者之一。

        所以,一旦张煌言身负荆条硬闯王府,确实是没有谁,在确认张煌言只身闯府,敢去真正阻拦张煌言的,因为吴争此时毕竟不是天子,而张煌言职权在那。

        当然,府卫在一边阻拦张煌言拖延的同时,早已有人向吴争禀报。

        而吴争,也没有下令阻止张煌言,这就间接造成了张煌言只身顺利闯入王府的事实。

        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这让所有人,都开始敬畏张煌言,认为张煌言在议政王心中的地位,是异常坚实的。

        ……。

        张煌言在见到吴争时,啥也不说,就跪下负荆请罪了。

        吴争猜到了张煌言的来意,但心中终究有些不快,正象吴争谴责张煌言的“负义”一般。

        这不是吴争矫情,而是此事性质确实严重,不管张煌言的本意如何,事实上,如果陈名夏得手,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吴争依旧是没好气地揶揄张煌言道:“张苍水,孤已经说了,你与中孚有功无过……你眼下闯入王府,所为何事啊?”

        不想,张煌言闻听,抬手解下背上荆条,翻了个身,盘腿坐在地上,然后看着吴争道:“好叫王爷知晓……臣,也认为自己无罪!”

        吴争反倒是一愣,气极反笑道:“张苍水,八年多了,孤发现你没别的长进……就他X的脸皮变厚了许多!”

        这话确实不为过,若非吴争念及二人交情,不疑张煌言心地,张煌言和李颙此次真无法轻易洗脱谋反罪名,特别是张煌言,他是比陈名夏还早进入王府,牵制住了吴争,否则,如果吴争亲自在前院坐镇,陈名夏还未必真能如此轻松攻入王府!

        张煌言面色平静,他道:“王爷,你我多年相知,您应该知道臣的本心……!”

        “本心如何不重要了!”吴争皱眉道,“事实上,你差点害死孤!”

        “可毕竟没有成为事实!”

        吴争大怒道:“照你的意思,是非得孤被你害死了,才能追究你的谋反罪?!”

        说到这,吴争真动怒了,“张煌言,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应该知道,孤对你和李颙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张煌言抬手一拱道:“臣确实是错了……但臣不觉得这是罪……臣最多是受人蒙蔽、受人利用……但臣可以发誓,若陈贼真敢加害王爷,臣会毫不犹豫挡在王爷面前……王爷信吗?!”

        吴争心中怒火渐渐散去,他慢慢走到张煌言身边,停了很长一会时间,叹息一声,伸手拉起张煌言,“玄著兄啊,若我不信你……现在,你还能站在我的面前吗……可我也是人,也是普通人,我心里也有不甘心啊……你就不能体谅我吗?!”

        张煌言轻轻挣脱吴争的手,然后整肃衣冠,郑重长揖至地,再三磕,然后直身,拱手以对,“经过此事……臣发誓,自即日始,臣绝不疑王爷!”

        吴争一愣,再次搀扶张煌言道:“张苍水,你今日有些反常啊……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张煌言执意不起身,他郑重道:“王爷还当臣是兄弟吗?”

        吴争点点头,没出声。

        张煌言道:“……臣回去想了一夜,其实,臣依旧发现,陈贼虽然谋反罪不容赦,但他明里倡议之四项,确实与国与民有利……请王爷三思!”

        吴争为之一愕,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张苍水,原来你今日前来,并非负荆请罪啊……怎么,见硬得不行,改来软的了?”

        张煌言不为所动,他梗着脖子道:“恕臣狂妄……王爷虽天纵奇才,可王爷也说了,只是一个普通人,人力终有尽时……况且,王爷政务并不精通,王爷时常说,专业之事须交给专业之人……王爷应该听得懂臣的意思!”

        吴争脸色怪异地问道,“莫非你张苍水也想染指首辅之位?”

        “臣绝无此意。”

        “那你是……。”

        “请王爷遵守之前承诺,将政务完全交托于内阁!”

        吴争微微皱眉,道:“孤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啊……这八年里,孤没有插手府中政务吧?”

        张煌言看着吴争的眼睛道:“王爷所言确实,可须以诏令公诸天下,以安天下人心!”

        “你依旧在怀疑孤是为了扫清异己、独揽大权?”吴争愠怒地责问道。

        
    笔趣阁小说阅读网小说下载txt电子书免费全本下载他最野了龙枪不倒书荒了求高质量小说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小说app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书库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