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汉明 >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之前说,没有派人对我爹不利,对吗?”吴争冷冷问道。

        陈名夏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

        “很好!”吴争指着门外道,“去把我爹接来……否则,孤不会妥协!”

        陈名夏笑了,因为吴争的言下之意,就是只要将吴伯昌接来,就有妥协的可能嘛。

        “臣这就派人去办……最多半个时辰,王爷就能看见令尊!”

        “就让张煌言和李颙去接!”吴争一挥手,随口道。

        陈名夏一愣,狐疑地打量了吴争一眼,“王爷……为何要让张煌言和李颙去接,臣可以让犬子去接令尊……王爷放心,绝不会出什么差错!”

        吴争皱眉道:“孤就是要让这两吃里爬外的小人去……孤要看看,他们面对我爹时,会不会被我爹大嘴巴子抽……特别是张煌言,他太令孤失望了!”

        陈名夏见吴争坚持,稍作迟疑,躬身应道,“臣……这就去安排!”

        吴争挥挥手,一副疲惫的神情,“赶紧地……别让孤有机会反悔!”

        ……。

        陈名夏出了门,门外七人先后迎了上去。

        “陈大人……王爷可是答应了?”

        陈名夏摇摇头,又点点头,将与吴争的对话大致意思讲述了一遍。

        “诸公,我等本心,并无以下犯上之意,一心只是为了社稷长治久安……此心天地可鉴!”陈名夏意正词严地说道,“所以,王爷的谕令,当然须遵从……张大人和李大人,可愿替王爷跑次腿去接吴翁来王府?”

        张煌言和李颙目光一碰,齐齐应道,“我等愿往!”

        陈名夏目光一闪,抬手招呼了一声,“掖臣,过来一下。”

        陈掖臣上前,“爹,有何吩咐?”

        陈名夏指着张煌言和李颙对儿子说道,“你亲自带些,护送张大人和李大人去学院接吴翁来此……记住,不得有一丝一毫差池,否则,定不饶你!”

        “爹放心,此去最多也就半个时辰的路,来回也就一个时辰……出不了什么差池!”

        “好……速去速回!”

        ……。

        “这下……你满意了?!”

        去学院的路上,李颙故意勒缰让马速慢了一些,落在了队伍后面。

        张煌言见了,也减慢了速度。

        二人并驾齐驱,此时,李颙不无怨怼地冲张煌言轻声埋怨道,“这下……你满意了?你说这是逼王爷立即登基最快的方法,也是限制皇权,使皇权相权互相制约最好的方法……可现在呢,陈名夏发动兵谏……这还是你当时说服我的方法吗……这已经是谋反了!”

        李颙说到后来,声色俱厉,已经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了。

        “小声点!”张煌言压抑着声音,左右一顾,提醒道,“确实是我的错……可谁能想到,陈名夏会来这一手,他发动得太快,等我知道时,他已经令他儿子发兵王府了……我只能虚与委蛇,否则,恐怕现在你我早已是阶下囚,甚至已上了黄泉路……你也莫怪我,当时你不也同意陈名夏煽动学子生员游行吗?”

        李颙怒极,“我只是个右使,并无调动府兵之权!”

        张煌言怼道:“那我也只是按察使……亦无调动府兵之权!”

        李颙刚张口,想继续斥责张煌言。

        张煌言忙道:“中孚,咱现在就别相互指责了……咱们得想想办法,阻止陈名夏继续肆意妄为……从今夜他的作为来看,陈名夏要的不仅仅是他口中宣扬的那些……我怀疑他另有所图!”

        “你才明白过来啊?”李颙气呼呼地说道,“……话说回来,若无今夜这一出,我也以为陈名夏真是为了天下读书人出头,为了江山社稷长治久安……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哪,你说……谁能想到他会来这一手?说起来也怪了,陈名夏哪来的这么大胆子,他就不明白,王爷只要稍稍回过手来,就能将他一掌拍死吗?”

        “恐怕没那么简单!”张煌言悠悠道,“陈名夏心思缜密,若无把握,岂会如此举动……再则说了,如今王府被他儿子麾下府兵围困……他岂能不考虑他日后的处境?”

        “你的意思是说……陈名夏应该已大经想好了后手?”

        张煌言点点头,“应该是……否则,他怎会答应王爷,去接吴翁……他应该将吴翁控制在他手里,以要挟王爷才对!”

        “不,我倒不认为陈名夏控制吴翁能有什么更大的作用……王府里有得是可以让他要挟王爷的人质……!”

        “不。”张煌言打断道,“王府中的人,未必是能真正使王爷妥协之人!”

        李颙听了,“咝”地倒吸一口凉气,“张苍水……你是说王爷可能并不将王妃、世子……!”

        “闭嘴!”张煌言厉声低喝道,“乱说什么?”

        李颙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放肆了,忙道:“……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任由陈名夏将你我带进沟里,万劫不复吧……如此,我宁愿去死,也好过做一个反臣贼子!”

        张煌言微微颌首,伸了伸脖子看了看前面和后面,然后低声道:“中孚……我还能信你吗?”

        李颙听了,急了,“张苍水,这话该我问你才是!”

        “好……那就好!”张煌言也不理会,继续低声道,“你可知道,王爷为何要让你我去接吴翁吗?”

        李颙疑惑地摇摇头,“我也在奇怪,王爷此时让你我去接吴翁,根本于事无补……王座中其实多吴翁一个不多,少吴翁一个不少……王爷难道就不明白,陈名夏根本无意理会吴翁吗?”

        张煌言稍作迟疑,扭头看着李颙,吸了口气,然后小声道:“有个秘密,你可能不知道……打之前陈子龙煽动民乱,吴翁被陈子龙等挟持为人质之后,王爷就已经令宋安,在学院周围部署了长林卫暗桩……!”

        “真有这事……我为何不知道?”李颙惊问道,“既然是秘密,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张煌言瞪了李颙一眼,“我与王爷何等交情……咳,当时王爷对宋安下令时,我正好在边上。”

        
    的礼物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撒野 小说恐怖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公主,微臣馋了2021玄幻小说排行榜创世中文小说网夹缝生存 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