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汉明 > 正文 第二千零九章 人心隔肚皮
        张煌言神色数变,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

        而让张煌言惊恐的是,始作俑者,竟是大长公主。

        也就是说,这场阴谋,从一开始时,就是一个诛灭异己者的局。

        张煌言突然感觉到全身无力,王翊说得没错,这事,已经不是自己能够追查得了的了。

        可张煌言心里依旧也愤怒,因为大长公主、钱肃乐、张国维……甚至是吴老爷子,他们都在以,为吴王之名谋划这场变局,却全然不理会吴王自己愿不愿意!

        张煌言其实已经非常明白,不是张煌言不敬重他们这些人的作为,而是他们的作为,已经完全脱离了律法,可问题是,谁能处置他们?

        张煌言感觉到悲哀,因为设身处地,吴王恐怕也处置不了他们。

        张煌言长长喟叹一声,继续问道,“那……又是谁放走了那些奸商、细作……为何忌讳莫深?”

        宋安有些不太情愿地道:“张大人还是不要多问了……此事,我已经派人禀报我家少爷……还是由少爷亲自来处置吧!”

        张煌言怒道:“本官乃按察使,司法刑狱、监察按劾、治理驿传等皆为份内之事……如此明显的通敌行径,本官知晓了岂能不查……讲!”

        宋安只好道:“……莫家!”

        张煌言惊愕,好一会,才开口道:“汝不会……错了吧……莫老怎会附逆?”

        宋安轻叹道:“其实我闻知时,也不信……可事实俱在,当时乱军把持码头,而可以顺利将这么多人运出杭州城的,必须是船队……而能避过水师在外海盘查的,就只有莫家船队了。”

        张煌言沉默了一会,咬牙道:“那就……传讯莫执念!”

        宋安急道:“不可……此事干系重大,莫执念既是财政司长,又是商会会长……莫家在江南更是枝叶茂盛,人脉盘根错节……再有,张大人总得顾及王侧妃吧?”

        张煌言也不觉踌躇起来,侧王妃是吴王独子的生母,虽是庶出,可吴王并无别的子嗣,很有可能成为世子。

        但张煌言终究是张煌言,最后他咬牙道:“那就给莫执念一个面子……本官亲自上门问讯!”

        ……。

        张国维阵亡的噩耗,令莫执念老泪纵横。

        这个大好人,老实人,可惜,好人不长命哪!

        莫执念此时尚未意识到,他的长子,在此次事变中,承担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这不能怪莫执念,人毕竟是老了,哪怕是正当壮年,也难避免灯下黑的窘境。

        可当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等人轻易逃离杭州城的消息传来时,莫执念突然意识到了,他立即令人将莫辰博带回家中。

        “逆子……!”莫执念再也无法平静地说话,他颤抖着身子,指着莫辰博骂道,“汝干的好事!”

        莫辰博此时已经意识到末日降临的恐惧。

        他趴在莫执念跟前,涕泪交流。

        “爹……爹……救救孩儿!”

        莫执念顿时僵住了,虽然希望渺茫,可他多想儿子此时能理直气壮地反驳、否认,他定不会去计较父子之礼数。

        可莫辰博承认了,竟是连一句……哪怕是狡辩都没有。

        莫执念的目光是直直的,好一会,突然“噗”地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足有一尺远,正好淋溅在莫辰博的头上。

        “来人……来人哪……!”整个书房区域,只闻莫辰博的嘶喊声,那么的惶恐、那么的凄惨!

        ……。

        莫执念没死,暂时性命无虞。

        按郎中的话说,是底子好。

        也对,莫家富甲一方,打小就是锦衣玉食,自然是底子好了。

        莫执念虽然年已古稀,可平日里,身子骨比中年人还来得稳健。

        可这一倒下,让张煌言白来了一趟。

        张煌言虽然称得上铁面无情,可毕竟同朝为臣,平日里也是相谈甚欢。

        见莫执念刚刚苏醒,面如金纸,张煌言怎么着也开不了这口了。

        心想着缓缓,还是缓缓吧,不差这一两天的功夫,反正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

        张煌言只是寒喧、安慰了几句,甚至于莫执念为何突然病倒都没问,径直离开了。

        可莫执念见张煌言突然不请自来,已经感觉到了儿子所犯之事,事发了。

        他左思右想之后,吩咐下人,“……去,把侧王妃请家来。”

        ……。

        朱以海一脸懵逼。

        才与王翊谈好条件,可两日都没到,局势已经彻底反转。

        这下可好,不用说谈条件了,连身份都没了,只能乖乖的做了阶下囚。

        一天的时间,整个杭州城被清肃一遍,查抄不下三百户,入狱者超过六千人。

        这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在与孙嘉绩、吴易等三支在杭州府周边驻囤下来的军队联络上之后,清肃运动迅速向杭州府及周边漫延开去。

        这是一场彻底地肃清运动,没有官府参与,真正的执法人,是张煌言的按察司,而执刀者,是处州、吴淞二卫及张新侠、徐三秀水民团。

        张煌言甚至连宋安者不信任了,只有没有利益牵扯的人和军队,才能得到他的信任。

        肃清运动,如同狂风骤雨一般,以杭州府为中心,向周边各府席卷。

        ……。

        “好……这仗打得漂亮,如行云流水一般,咱沈大将军居功至伟啊!”吴争不吝赞美之词,“此战之后,济尔哈朗便无力再主动向我军挑衅了……接下来,咱们只须以防代攻,坐等济尔哈朗派人来谈判了!”

        沈致远确实不凡,在兵临河间府城下,敌军主动出城迎击时,以一场决定性的骑兵野战,经过两天时间,击溃了清军六千铁骑,主要是缴获甚丰,特别是粮食。

        俘伤清军高达四千余众,几近于歼灭,也就是说,这支清军最后的精骑,在往后的战斗中,几乎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沈致远却高兴不起来,他直视着吴争,虽然不说话,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时隔一月有余,杭州府大乱之事,已经不是秘密。

        沈致远甚至已经知道他家在这场事变中所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

        《汉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汉明请大家收藏:()汉明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乡村小说网游小说疯读小说下载璧水popo h师徒武炼巅峰小说有点污的小说现代言情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历史小说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