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汉明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海州之战(二)
        在一阵慌乱之后,惊醒的守军开始先城下没有目标地胡乱射击,可谁都知道,前膛枪根本无法进行小角度的垂直向下射击,士兵射出的弹丸都是朝城下远处去的,这黑不隆冬的,能打到人?

        直到蒋全义闻讯赶来,守军才渐渐镇定下来,可这时,敌人前锋已经从城垛口露出了脑袋。

        这一夜的搏杀,异常的血腥。

        海州城墙确实很高,几乎与府城持平,但厚度还是窄了些,毕竟方圆八里的小城,城墙如果真厚了,里面岂不是更小了?

        所以,城墙上早已被守军挤满,当敌人登上城墙时,场面就更加拥挤了。

        人贴人、脸对面,你捅我一刀,我还你一刀。

        没有任何技术可言,就是拿命换命。

        拼到狠处,双方士兵拥抱着跃下城墙。

        这一夜,蒋全义都记不清自己组织了几次敢死人,在城垛口集体引爆手雷。

        好在天色终于亮起了,敌人终于不再进攻。

        当依旧袅袅未曾散去的哨烟,呛得蒋全义一阵剧烈咳嗽,再引得城墙上一片咳嗽时。

        幸存下来的将士们才发现,那满地的残肢断臂和血肉模糊,而令人惊骇的是,城垛口处挂满的血肉和已经凝固起来的血浆。

        蒋全义这时才发现,城楼背后的,他的一千预备队四个方阵,只剩下一个方阵。

        而城墙上,还能应答的,似乎较之前更稀落了。

        这一夜死了多少人?蒋全义冲到城垛口,往下看,横七竖八的死尸,堆得至少有五尺高,这里面有敌人,也有自己人。

        在这一刻,蒋全义的眼睛红了,不受控制地流下了眼泪。

        他知道,再这么一次,自己就会成为这堆尸体中的一个。

        他抬头望着远处正在集结的敌军,放声怒骂道:“沈致远……我X你八辈子祖宗!”

        蒋全义是真以为,这场战斗的指挥者是沈致远。

        这支新军的战术和执行力太熟悉了,这与鞑子完全不同。

        不是说鞑子战技不强,恰恰相反,鞑子战技远非北伐军单兵所能比的。

        但热兵器和冷兵器最大的不同,就是团体配合。

        鞑子善于单兵搏杀,可往往缺乏相互间的配合,他们最擅长的是平原冲锋,最不擅长的是攻城、守城。

        如果不是皇太极暗中招揽汉人工匠,制造红衣大炮,或许再给清人百年,也难以越过山海关,就更不用说巍峨的顺天府了。

        可眼下这支军队,与蒋全义交过手的任何一支军队不同,它们善于配合,无论是步炮协同,还是城下火枪对城上的火力压制。

        要知道,步炮协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难,特别是象在夜里,特别是象此时的火炮,出了膛口的炮弹与预瞄点很可能相差一、二里地,一不小心,就会炸到正在冲锋的自己人头上,实心弹还好些,要是开花弹,一发就能打掉一个冲锋阵形的尖头部。

        所以,如果战前蒋全义还只是怀疑,现在是百分百确定了。

        所以,蒋全义怒骂起沈致远来。

        经过这一战,双方都疲惫了,进入了短暂的僵持。

        ……。

        这个时候,蒋全义才有时间下令调动城中各门守军。

        但已经晚了,调兵还没发出,从南门赶来送信的一名士兵,用沙哑到极点的嘶声,对着蒋全义喊道:“将军……南门遭遇敌袭……。”

        说到这,士兵早已泣不成声。

        蒋全义心中一震,下意识地急问:“三营呢?戚家杰呢?……还有多少人?你来报信时,敌军破城了吗?”

        这连串的问题,蒋全义其实只希望传信兵能回答他,三营还在抵抗,这样,蒋全义就可以调动预备队,前往增援……来得及,海州城不大,只要派出援兵,半柱香的时间就能抵达南城,来得及,蒋全义就是这么不断地在心里安慰自己。

        但很快,传信兵的回答让蒋全义整个人掉入了冰窟窿里。

        “回将军……话,小的奉命报信时,戚副营长正亲自率预备队增援城墙,他……他说……请将军往东撤……那儿是大海,就算鞑子破城,短时间内也无法渡海进攻东海中所……只要将军还在,泰州卫不灭……请将军为三营千余官兵……复仇!”

        饶是蒋全义身经百战,见惯了生死,可在此刻他的眼睛也模糊了。

        他在颤抖,不仅是手,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才一夜的功夫啊,成千的人就再不见不着了。

        蒋钱义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着,“该死的戚家杰,会不会带兵……怎么带得兵,白上了军校,就是个瓜娃子……死在南门最好,要是活着,老子生剥了他的皮……!”

        可蒋全义差点就哭出来,他心里在深深后悔,之前在海上,不该踹这孩子一脚,如果早知是这样,自己该嘉勉这两兄弟,他们够勇敢,他们……其实自己在羡慕他们,因为他们年轻……年轻到让自己嫉妒。

        留给蒋全义的时间真得不多了,方圆八里的城,南门一丢,北门就是两面受敌。

        蒋全义收敛起震荡的心神,厉声下令,“东西二门守军迅速向城中心城隍庙靠拢,凭借预先设置的防御工事,阻击南门方向来敌……。”

        这个命令,让蒋全义身边的人大吃一惊,纷纷劝谏道:“……将军,南门一夜间被攻破,北门虽然力阻强敌,可也伤亡惨重,敌人只要来象夜里那么来一次强攻,很可能北门都守不住了。到时,敌人南北合击……我军就算想突围,也没可能了……!”

        蒋全义慢慢地坐了下来,他目视着南门方向,悠悠道:“想走的……我不拦,愿意留下的,我也不强赶……蒋某这几年,打了不少败仗,原本就该死,可惜,人在,城破,敌军就此南下,淮安、扬州二府必将陷落,局势再度糜烂……王爷啊,北伐,还能成吗?”

        说到最后,蒋全义脸上,已经涕泪交流,这同样引得边上一片唏嘘声。

        英雄末路,最感悲壮。

        许多时候,赴死并不难,难在有希望活。

        舍生就义其实也不难,难在,说服自己,死得有意义。

        蒋全义赋于了死的意义,海州城不能丢,丢了,淮安不保,淮安不保,扬州更难保。

        
    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