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武侠江湖大冒险 > 正文 049 千户
        夜黑风高,大漠上的风声在屋外呼啸而过,昼夜的变化带着沁肤的冷意,从门隙窗户缝里挤了进来。

        外面寂静荒凉,里面却热火朝天,一门之隔,如两重天地。

        “酒呢?快端上来!”

        “磨磨蹭蹭,不想做生意了?”

        “耽搁了军爷,小心把店给你们砸了!”

        “肉呢?肉!”

        呼喝来去的声音此起彼伏,几张破旧的木桌上,围满了人,金镶玉听的不耐,低声骂了一句。“催催催,大半夜的催命啊,姓苏的你肉烤好了没?”

        她朝灶房里烤肉的苏青招呼完,又低头和黑子凑了凑。“操,这年头官兵比强盗还强盗,这是摆明了想白要好处啊!”

        黑子也是老江湖了,扫了扫,一垂眼皮子。

        “八成是龙门关那边的戍兵,民不与官斗,先探探风!”

        “你们两在哪偷偷摸摸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来给大爷们倒酒?”为首的是个千户,脸颊外沿长着一层浓密的短髭,豹头环眼,粗眉虎目,穿着身甲衣,坐那颐指气使的吆喝着。

        这地方,官比匪恶,怕是今儿个金镶玉去领赏,前脚走,后脚就忍不住的想要来收例钱了,马无夜草不肥,就这黄土黄沙的地儿,自然有人变着法的收钱,还不会搁明面上说,总会耍些手段,找些由头让你自个送上去。

        金镶玉心里暗骂了一声,这摆明了是要占便宜,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对着后厨千娇百媚的喊道:“当家的,军爷让你出来敬酒呢!”

        苏青正好提着几条羊腿往出来走,听到这声就知道这婆娘又要找事,他眼皮一跳,笑呵呵的顺手提起柜台上的一壶酒。

        “好说,军爷,酒来了!”

        走了没几步,他眼神一扫,就见这屋角有两个小身影被绑在一起,拴在门柱上,不是别人,正是白天被苏青放走的那两个鞑子兄妹。

        这白天刚逃出去,这会又被抓回来了,可真是倒霉啊。

        如今落在这群戍兵手里,怕是和落在马贼手里的下场好不到哪去。

        别看是两个孩子,这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男的往大狱里一扔,总会有些人舍得花钱买个替死鬼,脑袋一剁也能值点银子,至于女的,不论是卖到哪,凭身子也是有些油水的。

        听到金镶玉喊苏青当家的,千户脸色明显变得不善,只嘿嘿一笑,打量了苏青几眼,灌了口酒,嗤笑道:“就你这细皮嫩肉的小身板,喂得饱那婆娘么?一大老爷们,长的不男不女的,要不是她开口,我还以为是个太监呢,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

        “哈哈——”

        众人哄笑一片。

        苏青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意,面上不动声色的倒着酒,他轻笑道:“将军这话可得小心了,这要是传到东厂曹督公的耳中,在坐的诸位丢了官职是小,小心脑袋都没了!”

        太监这词,如今可不是随便说的,曹少卿倒也了得,以残缺之躯令天下黑白两道闻风丧胆,权倾朝野,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千户一说完就后悔了。

        被苏青这么一提醒,满屋子的笑声登时戛然而止,其他人也都噤若寒蝉,吓的面色发白褪了层血色,有人手一抖,酒碗都摔地上了。

        “放屁,爷爷什么时候说过督公的坏话,你小子可别造谣生事!”千户也是神情微变,可马上就跟变脸一样,斜眼一瞥苏青色厉内茬的警告着。

        苏青笑眯着双眼。

        “对对,是咱听错了,千户大人名震边关,可是一等一的豪杰!”

        他倒着酒,敛去了眼底的东西。

        千户冷笑着:“哼,听说最近有流寇马贼在这一代出没,你们有没有看到啊?”

        “瞧您说的,咱这店可是做的正儿八经的生意,开门迎客罢了,人家喝酒吃肉,咱也不知道底细不是!”苏青正应付着,身后香风袭来,这臂弯已被金镶玉揽住了,女人脸上挂着笑,摇晃着纤细又结实的腰肢,凑着身子。“军爷喜怒,我家汉子可是本分人,不懂规矩,小店开张不久,今个这些东西,就当犒劳诸位军爷了,另外!”

        她手下一抛,一袋鼓鼓囊囊的银子已悄无声息的落到千户的怀里,这厮贪的可以,连油水都不想分给手下,不动声色的一收又在金镶玉起伏的胸脯上狠狠瞧了两眼,这才扭过头。

        “还是老板娘会说话,哈哈,来,喝酒!”

        金镶玉那双招子何等精明,见苏青朝角落里两孩子瞄了几眼,当下笑吟吟的道:“千户,您这出来喝酒怎么还带两个孩子啊?莫不是老相好留下来的?”

        千户仰脖一口饮完了酒,散落的的酒汁顺着短髭滴落,他瞥了眼墙角畏畏缩缩的兄妹俩,冷哼道:“狗屁,老子这辈子女人睡了无数,可从不会留下鞑子的种,来的路上遇见了,这小东西竟敢闯我军阵,被我套了马,活捉了!”

        “明明是你先围上来的!”

        角落里的女娃娃忽的开口,尽管腔调生硬,但到底还是汉话。

        “啪!”

        近处的军爷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女孩脸颊瞬间肿了起来,嘴角溢血。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鞑子的小狼崽子说话了?”

        金镶玉记起苏青先前说的那两个孩子,看样子,十有八九就是这两个了,她一咬牙,笑呵呵的瞧着苏青。“要不咱买下他俩吧,这客栈刚开张,人手不够,正好热闹热闹!”

        “你们要买?”

        金镶玉已是够财迷了,那千户则是更财迷心窍,眼神一亮。

        “一口价,五百两银子!”

        金镶玉笑容一僵,心里已经把这厮的祖宗十八代骂完了,这是逮住一只羊死命薅毛啊,揽着苏青的手,则是暗自发力,紧紧的扣着。

        猝然,苏青淡淡开口。

        “不买!”

        他迎着少年乱发下的那双幽森眸子,神情平静。

        金镶玉一愣,有些意外,她阅人无数,似苏青这般的一眼就能从皮看到心了,起初还以为他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豪侠呢,没想到现在竟然会袖手旁观,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空,揽着的手随之松开了。

        水蛇似的腰身一扭,女人只往酒桌上一靠,妩媚笑道:“来来来,那就不买了,我陪军爷喝酒!”

        回头一瞥,就见适才被她唤作当家的的男人,此时已一言不发的转身上了楼。

        “操!”

        见到这般,金镶玉心头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怒气油然而起,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是因为自己看错了人,走眼了,亦或是因为别的,瞧了眼角落里的两个崽子,她放肆一笑,端起酒碗。

        “哈哈,干了!”

        “老板娘好酒量!”

        “好!”

        ……

        众人盯着金镶玉的婀娜身段皆是两眼放光,这些人久居边关,不知肉味,此刻哪个不是看的气血翻腾。

        黑子似瞧出端倪,欲言又止,可见金镶玉笑饮着酒,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哈哈,看来那小子喂不饱你啊!”

        千户伸手摸向金镶玉的细腰,只是女人虽说醉眼迷离,身子一晃,却巧妙的避开了。

        咯咯一笑,眼中朦胧似泛着水汽,忙被黑子扶住扶进了屋。

        如此,这些人才意犹未尽不情不愿的收回视线。

        酒过三巡。

        客栈里,满桌的狼藉,残羹剩饭洒了一地,戍兵已去,又恢复了死寂。

        金镶玉趴在桌上,瞧着外面的夜色,听着呜呜的风声,出神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噔噔噔~”

        可楼梯上忽的传来骤急的脚步。

        她没好气的骂道:“大半夜的,谁急着去投胎啊!”

        就见黑子着急忙慌的赶下楼。

        “掌柜的,不好了,苏小哥人没了!”

        金镶玉本来百无聊赖的慵懒身子立时一直,飞也似的也不走楼梯了,只在木柱上一蹬,人已借力翻进了苏青的屋子,就见里面的剑也不见了,还有那杀人的帽子也没了,昨晚上留下的刀子少了三把。

        眼神一变,她忙朝楼下招呼到道:“黑子,你瞧瞧马圈的马少了没?”

        “少了一匹!”

        遂听楼上传来破口大骂。

        “姓苏的,我草你娘!”
    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沈教授,请你矜持点击率过亿的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苏雅雯陈蓉小说冀女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