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有一棵神话树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区区凡俗君主,已经配不上景郁了【大章】
        又是许多年时间,在上祭秘境祭道天宫中逝去。

        不论是魔主昙湮,还是槐霜。

        实力都有了长足的长进。

        魔主昙湮,本身实力便十分强大。

        刚刚跨界而来的巅峰时期,甚至能够在神朝神将,以及那一位不世凶神姒阳朝面前,伸一伸胳膊。

        虽然如果不是大皇及时出现,他伸一伸胳膊的下场。

        很有可能会被天目神朝天策神将叶羡一道目光轰成灰烬。

        可是无论如何。

        他本身拥有的力量,确实也极为不俗,全盛时期本身就不弱于一尊大帝。

        至于槐霜。

        她身为沉悬神朝的神子。

        哪怕年龄尚幼,所具的传承却十分骇人,十分恐怖。

        而她们所在的上祭秘境。

        是大息神朝后郜神皇,命令神人无蚕,手托熔海神炉,汇聚九百座界外天、三千秘境之始脉精华,所铸就而出的无上秘境。

        其中种种大道规则汇聚。

        对于这天生天赋不凡的一妖一魔来说,也算是巨大的机缘。

        所以如今。

        昙湮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甚至真灵之上已经凝聚出了品秩不低的肉体。

        魔主躯体的表面,还有数不胜数的魔怪,在不断的诞生,在不断的消亡。

        就如同一座魔域一般。

        而鹿角羊槐霜,样貌仍然可爱。

        但是她站在虚空中,朝着那不断涌来的虚幻魔怪张口一吸。

        数以十万计的魔怪,就这样被她吸入了嘴里。

        又被她轻易炼化,化作【天象吞灵经】的养分。

        尽管槐霜和昙湮的精进如此之快。

        但是和景郁相比,却显得并不出彩。

        此刻景郁手中,那一把通体玉色的长柄巨锤正在不断挥舞。

        巨锤的内部,一条龙魂正在不断的在其中游走,然后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龙吟大锤,就如此被景郁握在手中。

        她身着一身白色的衣衫,面容白皙,浑身上下充斥着难以言说的魅力。

        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用这样的诗句来形容景郁,也并不夸张。

        景郁精致的面容上,一片懵懂,而又迷茫。

        但是她手中的龙吟大锤,却不断的轰落。

        当大锤落下,一声声惊天动地的龙吟之声,响彻天地。

        同时龙吟大锤也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隐约间,大锤周遭,似乎萦绕着日月星辰,萦绕着一整片星域。

        又有种种绝世的大神通,不断的流转出来,璀璨无边,灿烂到了极致。

        似乎有无边神光在不断的沸腾,不断的燃烧。

        也让种种凶恶的虚幻魔怪崩碎裂。

        可是……

        从虚幻的门庭中,涌出来的凶恶魔怪,实在是无边无际。

        天地都被这些魔怪遮掩。

        数量如此惊人的魔怪,争相涌来。

        哪怕此刻的景郁有惊天的战力,也无法扫开一片坦途,前往那一处神台。

        “一定要去那一座神台吗?”昙湮忽然高声吼道:“这些虚幻的魔怪,是那一位古老存在的观想所得。

        相传修炼到某种境界的存在,神识无上。

        当他们观想某些事物,所观想的东西就会照进现实,从而显现出虚幻化身。

        现在的情况是,只要那位古老存在不停止思索,那么这些妖魔就会无穷无尽。

        我们只怕打到力竭而死,也不能够走上那一座神异的高台!”

        槐霜身后隐隐有一只八翅巨象浮现出来。

        强大的力量,不断弥漫而出。

        可是槐霜,明显也已经被如同潮水一样,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根本不会减少的虚幻魔怪,弄得有几分头痛。

        “那位古老存在的棋盘,远远望去,就不知道透露着多少玄妙。

        就仿佛有大道在其中延展开来。

        我们就算上了那一座神台,只怕也无法看透棋盘,无法看出其中的端倪。

        景郁……不如我们……”

        景郁迷茫的神色,忽然因为一妖一魔的话语,而变得坚定起来。

        她躯体一步步踏出,手中的龙吟巨锤,带着无尽的力量垂落。

        镇灭数十万虚幻魔怪。

        她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行,我耳畔那些人族先贤,都在不断告诉我,一定要破解棋盘,看透其中的隐秘,才能够在下一岁纪,获得布局的权力。

        否则……人族将永生永世沦为棋子,甚至整座无垠蛮荒也只是棋子,也只是无尽牢笼,难以得见天日。

        所以,我要上去看一看那一座棋盘。”

        槐霜以及昙湮相继沉默。

        只能够不断的横推无数的虚幻魔怪。

        他们其中之一来自于沉悬神朝。

        而另外一位,则来自于旧渊大霜神朝。

        他们本身也并非是人族。

        所以当景郁,坚定的说出刚才那些话语的时候。

        他们的脑海里忽然生出几分荒诞之感。

        “所以……我如今在为曾经抗击大霜神朝的人族,抛头颅洒热血?助力人族的崛起?”

        昙湮在心里自由自语。

        身为沉悬神朝神子的槐霜,则更是无语。

        但是……

        这么多年的陪伴之下。

        景郁在她们心中的地位,根本无法形容。

        所以当这个娇弱的少女,披散着长发,手持比他的躯体还要巨大的龙吟大锤,一步一步朝前推进的时候。

        昙湮以及槐霜,也就只能够继续向前。

        她们不想景郁就此死在这些虚幻的魔怪嘴下。

        “堂堂气运的化身,死在其他强者观想之物手中,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两人抱着这样的念头,各自绽放伟岸的力量。

        昙湮显化出真身,足高数十万丈。

        他躯体上的魔怪,都被他抖落下来,变成了妖魔大军,不断朝前冲分。

        这些妖魔有些狰狞万分。

        有些则生就神形,只是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魔气。

        而昙湮的躯体中,不断有种种秘藏显化出来,迸发出深寒的魔气。

        这些魔气,显化出无数威能强大的大神通,盖压天地,举世无双。

        而槐霜的传承,则更加可怖。

        整座天空好像都变成了一座海洋。

        海水正是那些虚幻魔怪。

        槐霜站在海洋上,深深一口吞噬下去。

        虚空都变得一片模糊……

        如果这里不是坚硬稳定万分的上祭秘境,祭道天宫。

        恐怕如此强大的吞噬力量。

        足以令天地变形,令空间塌陷,足以撕碎万物。

        而那些魔怪,隔着遥远的距离,俱都飞进了槐霜的口中,被转瞬之间炼化殆尽。

        但是哪怕如此……

        虚幻的魔怪却越来越多。

        魔怪的实力,也越来越强。

        景郁体内,浓厚到无边无际的灵元,似乎都有好像有些不够用。

        当她的龙吟大锤,数百万次挥动。

        神妙神法,数百万次爆发。

        景郁的面色,变得越来越苍白,眼神中的迷茫,也越来越深刻。

        而她耳畔那些神灵低语,也变得若隐若现……

        “如果是国主,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会怎么样?”

        景郁探手,一阵灵元猎猎作响,就如同金色瀑布般,灵元化作狂风,呼啸而去,将许多魔怪卷成粉碎。

        与此同时,她神色凝重,继续低语:“国主一定可以临危不乱,仔细应对……”

        槐霜和昙湮,听到景郁的自言自语,彼此对视一眼。

        昙湮摇头说道:“这个丫头已经疯了,不过是一个只见了区区几面的凡人,为何能够让景郁如此挂念?

        甚至近乎崇拜?”

        槐霜也颇为不解,叹息说道:“如今景郁掌控的力量,根本已经和那一座太苍小国脱节。

        那座太苍小国的国主,见到景郁,一定无法理解景郁所处的境界。

        但是连我也不理解的是,景郁竟然会觉得,那一座区区小国的国君,能够应对如此场面。”

        昙湮杀戮魔怪的同时,呵呵一笑:“情之一字,便是如此可笑。

        大霜神朝墨殷,赫赫有名的大帝强者,从微末中崛起,成就上穹、上劫!

        却因为一位他仅仅只见过一面的罪族少女,不惜反抗神朝,不惜牺牲族人性命……

        这种可笑的事情,似乎并不在少数。”

        槐霜沉吟,继而说道:“也许景郁离了太苍之后,便一直深陷死地,所以将那一位太苍国主,当做了精神寄托。

        原本景郁,就极为崇拜这位国主,也对他有许多情愫。

        后来屡次面临绝境,甚至被困祭道天宫之后,这种崇拜、这些情愫,也许就在朝思暮想间,被无限放大了。”

        昙湮听到槐霜的话语,也觉得十分在理。

        “那就随她去吧,将那一位太苍国主捧上神坛,如果能让景郁多几分勇气,多几分平静,那倒也无妨。”

        “等到他日,景郁走出上祭秘境,面见那一位凡俗君主,就会意识到她已经凌驾于众生之上。

        区区一位凡俗君主,在她面前也许仅仅是一只蝼蚁。”

        听到昙湮的话语,槐霜忽然想起那位遇事镇定自若的少年君主。

        又想起许多年前,她布下的阵法也曾经映照出纪夏的修为。

        当时的纪夏……已经拥有了神台实力。

        想到这里。

        槐霜心里忽然觉得,这位凡俗君王哪怕配不上景郁,却也应该有着圣体之姿。

        就在槐霜和昙湮彼此神识交流的时候。

        景郁还在不断的思索。

        这一位单纯、懵懂,时不时又显得十分茫然,十分马虎的少女,却将纪夏的面孔,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而今遇到困境。

        景郁脑海里还在不断地浮现出纪夏的身影。

        “国主当时一介凡躯,面对神通境界的大强者青扶任,都能够镇定自若,甚至砍下他的头颅。

        我如今面对困局,也不能够气馁……

        那么,如果国君在这里,面对这无穷无尽的魔怪海洋,他又会如何应对呢?”

        景郁天真地在心中暗想。

        这五百多年以来,这种想法经常会在她脑海中浮现出来。

        今天也不例外。

        可是……

        与以往不同的是。

        这一次当景郁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

        远处的虚空,忽然有一道道霞光蔓延而来。

        这些霞光,似乎与祭道天宫的规则发生共鸣。

        霞光诞生的刹那。

        僵硬万分,连大帝境界的大神通,都无法轰碎的虚空天地。

        忽然一阵惊天巨响。

        然后大崩裂!

        天地万物,日月星辰,种种规则……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破碎,然后再度凝聚起来。

        天地洞开,得见大道!

        景郁抬头望去……

        只见远处,一条七彩大道突然显化而出。

        七彩大道中,仿佛蕴含着最为繁复的奥妙。

        七彩大道的内部,有种种的符文浮现出来,进而交织在一起,肆意在七彩大道中游动,神妙万分。

        重重的霞光。

        几乎比永恒的烈阳,还要更加炽盛,还要更加璀璨。

        槐霜和昙湮,彼此对视一眼,吞了吞口水。

        哪怕隔着遥远的距离。

        他们也能够感知到,那一条七彩大道中散发出来的无穷玄妙规则,几乎和祭道天宫的规则,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差别。

        不……

        还是有些许的差别的。

        比如此刻,七彩大道之上,竟然缓缓凝聚出一道规则化身。

        这一道规则化身,诞生自祭道天宫,却不输于祭道天宫,仿佛天宫规则穿越万界,接引了某一位强横存在化身降临。

        景郁也有些茫然的,看向那一道化身。

        那一道化身,浑身缠绕着重重的金光,又有一重重天穹,萦绕着他的躯体。

        这些天穹充斥着大道气息。

        天地洪音不断轰鸣,似乎在和这些天穹致敬。

        有些天穹中,孕育着无穷的闪电。

        有些天穹中,酝酿了气魄滔天的神灵。

        而有些天穹中,这有重重的宫阙,傲立天地……

        “这样的传承……”

        沉悬神朝的神子槐霜,瞪大眼睛,惊奇万分。

        “哪怕是神朝神子级别的人物,都不可能拥有如此道妙的大道传承?

        这绝对是一位古老的存在,也许是一位从太古存活至今的神灵!”

        槐霜喉咙耸动,震撼到了极限。

        而昙湮更加不堪。

        “天地都在因为这些天穹大道而悸动,似乎是在因为某一件事情而雀跃……

        大霜神朝的神子,都没有如此可怕的大道传承。

        这是不朽的传承,气吞宙宇,足以笼罩世界。”

        槐霜也越发兴奋起来:“我感觉到了,这位古老存在,对我们没有恶意。

        也许他的降临,能够让这些虚幻的魔怪,尽数洇灭。”

        昙湮连连点头,如果不是周遭有无数的魔怪威胁,此刻他甚至会纳头便拜!

        正在这时…

        远处还有些茫然的景郁,似乎看到了什么。

        她睁大眼睛,眼神中满是无措,以及惊愕。

        然后……

        这种种情绪,便汇聚成了由衷的惊喜……以及更加明显的不知所措。

        
    都市言情都市娱乐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书库学长帮帮忙小说和网文的区别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相府千金治病记(1V2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