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有一棵神话树 >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一些遗憾【大章】
        对于太苍人族来说。

        如今的太苍九州之地,已经兴盛万分。

        无数的神秘异宝,诞生于这一片原本只能算作蛮荒的土地上。

        因为神夏玄碑的神妙伟力,诸多效忠太苍的生灵,俱都能够享受到寻常帝朝一般的国祚伟力。

        对于他们来说。

        太苍便是一座传奇一般的沃土。

        甚至寻常的太苍生灵,比起其他种族,要显得更加强大,更加聪明不凡。

        这许多年来。

        太苍九州之地,总是有许许多多的灵体诞生。

        这些灵体,虽然大多都是寻常的灵体。

        可是对于危常来说,这些灵体其实都至关重要。

        如今的危常。

        因为吸收了七狩大帝神灵血液,已经变得越发不凡。

        哪怕是诸多太苍强者,他们看向危常的眼神,都变得越发奇怪。

        因为危常的实力,无论是提升速度,还是提升的方式,都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甚至似乎超脱了天地规则的束缚。

        在无尽的大道映照之下,危常也许探知到了某种无可言说的道妙力量。

        他惊人的天赋,让这种道妙力量能够为他所用。

        于是……

        危常,自始至终都走在更加强横、更加诡异的道路上。

        七狩大帝,神灵血液坠落大地。

        危常从中获益,在短暂时间内,就拥有了能够媲美刚刚登临上劫的强横力量。

        这种实力提升的速度,简直无法揣度。

        哪怕是纪夏,都为之震撼。

        在古老的无垠蛮荒历史中。

        也许就只有那些天生便适合修行的道体,才能够拥有如此之快的修为进境!

        准确的来说,危常并没有修行天地规则大道。

        他不曾修行秘藏。

        也不曾修行规则之力。

        每一次,危常都是以他极端强横的血脉大道,从强者骸骨、强者血液、乃至强者所残留的一切事物之中。

        压榨出种种浩瀚力量,并将其归为己用。

        就比如危常如今拥有的邪神只真身。

        真身每一块血肉中,都蕴含着极其强大的遗落之力。

        因为诸多上穹强者的血肉加持,加上危常的血脉伟力,再加上神灵血液中,蕴涵着的玄奇之力……

        所以才能够让危常的实力突飞猛进。

        但是……

        而今的危常,准确来说,其实已经不算是一个完全的人族。

        他躯体内,不知拥有的多少强大种族的血脉。

        在这等血脉力量之下,他才能够肉身变化为那般可怖的存在。

        邪神只大道,唯一的弱点便是哪怕拥有再多的邪神只真身,只能够以危常的神识力量掌控。

        正是因为危常熟悉邪神只每一块血肉,每一根毛发,每一块皮膜,乃至每一条经络……

        如此种种,危常才能够彻底的拥有这般庞然伟力,掌控邪神只。

        换作任何一位强者。

        哪怕他拥有着神灵级别的神识,都无法掌控邪神只。

        即便是危常,不久之前也仅仅只能掌控一尊如今六首邪神只这样的邪恶真身!

        因为只要活着,无论是记忆力,还是掌控能力便有着上限。

        可喜的是,危常的记忆力、掌控能力、对于血脉大道的明悟,都在不断的提升。

        几年时间过去。

        危常除了能够掌控六首邪神只之外,又能够掌控上万只弱小的邪神只。

        所谓弱小,其实是对比六首邪神只,在真实大战中,这上万只邪神只,所拥有的力量其实也是无法揣测的。

        这让危常的实力,能够进一步提升。

        可是很明显,危常并不满足于此,还想要更接近天地塑造血脉之时,诞生的道则。

        在陷入瓶颈之后。

        危常便将目光,转移到了人族的血脉中。

        “人族血脉中,因为有着无限的可能,也拥有着数之不尽的传承。

        倘若能够研究透彻人族血脉中万分之一的玄奥。

        也许,我能够轻易制造出神灵。”

        当危常目光灼灼的注视着纪夏,说出这番话的时候。

        哪怕是纪夏,都被打动了。

        然后……

        纪夏就被危常骗去了一桶古星圣体精血。

        后来。

        在纪夏询问众多强者之后。

        才发现不光是纪夏,一众太苍神人,太苍灵体、圣体。

        都被危常软磨硬泡,贡献了许多强横血脉。

        这让纪夏颇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纪夏并不反对危常研究血脉大道。

        与其让危常不断的在自己身上,安上其他强横尸骨构筑出的诡异头颅。

        还不如让危常,继续研究人族血脉。

        区区一桶精血,对于大多数太苍强者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元鼎五百二十三年。

        距离太苍镇压胧月帝朝,已经度过了四十三年时间。

        距离九弃主归附,已经有了二十余年时间。

        这些短暂的时间节点。

        对于任何一座帝朝级别的势力来说,都是弹指一瞬。

        但是对于太苍来说,却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如……

        “所以,太苍已经将炼制神丹的速度,降低到了一百个噎鸣秘境年左右?”

        纪夏站在噎鸣秘境天丹府所在的山谷中。

        注视着由玄妙禁制笼罩下的天丹府。

        天丹府上空,一座巨大的神鼎,正在不断的燃烧着五彩的火焰。

        诸多炼丹灵师围绕着神农鼎,不断拍打出许多练丹印决。

        又有许许多多各色等级的灵丹灵焰,涌入神农鼎,爆发出远比平常更加强横的焰火,将其中动辄数十万种药材,炼化殆尽。

        方庐站在纪夏身旁,也凝视着上空的神农鼎,回禀纪夏说道:“神农鼎中,不知记载了多少耸立于天地规则之上的玄妙法门。

        这诸多玄妙法门,不仅让太苍铸器灵师的灵焰等级不断提升,还能够大幅度提升炼丹速度,以及丹药品质。

        再加上神农鼎自身拥有的可怕力量。

        所以哪怕是神阶炼丹师,配合诸多极圣炼丹师,都要炼制上万年,才能够炼制成功的神丹。

        对于太苍来说,却并不是什么珍贵之极的宝物。”

        方庐说话之间,言语中颇有几分与有荣焉。

        他注视着神农鼎的眼神,充满了深深的崇敬。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神农鼎但有无法掌控的玄妙威能爆发,有时候还能平白多炼出一颗神丹。

        这对于太苍来说,就是一件平白的大机缘。”

        纪夏听到方庐的话语。

        原本平静的眼神,都有几分波澜。

        如今。

        太苍已经拥有了三种神丹。

        除了能够修补真灵,补充神识、真灵等种种毁灭性损耗、还能够提升些许寿命的补天铸灵方之外。

        还有能够提升血脉伟力,能够提升灵体等级的命格神丹。

        最后一种。

        便是纪夏曾经疗伤所用的玄阙神丹。

        这三种神丹,每一种的价值都无法衡量。

        有补天铸灵方以及玄阙神丹存在。

        太苍强者在大战之时,只要不形神俱灭,归来之后,必然能够重回巅峰。

        而太苍不仅仅只有神丹。

        诸多疗伤、提升修为、提纯天赋、提升肉体力量等等许多难以想象的极圣级别灵丹、上罗级别灵丹,可谓是数不胜数。

        这也是太苍大军,和胧月精锐大战,阵亡的战士数量,却非常少的原因。

        无论是大庚灭烬神军、擎鼎灵军,亦或者太苍银卫。

        随身携带的玄方袋中。

        都有最适合他们的疗伤丹药。

        一旦受到致命打击,便会最大程度得退下战场,服用丹药。

        其他同袍也已经熟悉了这种战斗模式,会自然而然的掩护……

        再加上天工府打造出来的灵器铠甲,让太苍在应对胧月这等强敌的时候,不至于死去太多的太苍锐士。

        毕竟对于太苍来说。

        太苍将士,哪怕与胧月将士一换一百,都是极亏的买卖。

        “现在太苍需要担心的,大约就只有各种药材供应的问题了。”

        方庐继续说道:“所幸有执玄主禾沉古,已经远赴崎命天,以她的无双圣体力量,大量催生各种珍贵灵丹了,否则以太苍对于崎命天的开发程度,药材早就已经用完了。”

        “再接再厉吧,尽早将大荒丹师秘轴中的最后一种神丹,炼制出来。”

        纪夏吩咐一旁的方庐。

        方庐说道:“已经在计划之中,还请尊皇放心。”

        纪夏许久之前兑换出来的大荒丹师秘轴中,记载着三种神丹丹方,以及九种极圣灵丹丹方。

        三种神丹丹方中,补天铸灵方以及玄阙神丹都已经被天丹府炼制出来。

        命格神丹,则是太苍众多铸器灵师呕心沥血之下,自创得来的丹方。

        所以如今,太苍还有一种神丹可以炼制。

        正在纪夏思索的时候。

        远处忽然有一道锋锐的剑气,直冲虚空。

        纪夏抬眼望去,却见这一道锋锐剑气,映照出暗红色光芒。

        光芒中,蕴含着种种精妙剑意规则,璀璨而又炽盛。

        纪夏脸上流露出温和的笑容。

        一旁的方庐也赞叹说道:“姬将军再度于悟玄神莲之中,凝聚了一道规则。

        倘若再给她两百个蛮荒年的时间,姬将军必然能够登临上穹。”

        远处。

        从悟玄神莲之中,姬浅晴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正在随风飘扬。

        白皙的面容上,仍然十分沉静。

        她的眼神里,只能看到无垠的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姬浅晴大约是感知到了纪夏的目光。

        她转过身来,朝着山谷缓缓行礼。

        纪夏朝她轻轻点头。

        姬浅晴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容,一时之间倒是令方庐有些愕然。

        良久之后,方庐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已经变得光秃秃的下巴,说道:“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姬将军微笑,上皇的待遇,就是不一般。”

        纪夏瞥了方庐一眼,摇头说道:“我听说你老树开花,找了一个堪堪一百多岁的小姑娘,如今马上就要喜结连理,还有人说你高兴的把自己的胡子都剔了。

        现在你在摸什么?”

        方庐大怒,说道:“这肯定是鲁案那厮,在背后编排于我。

        我沉迷炼丹,哪怕如今只有地极修为,寿命也漫长到了极点。

        按照寿命比例来说,我仅仅算是幼年,而我的妻子,不过仅仅灵府修为,千年寿命,一百多岁已经度过了人生的十分之一。

        仔细算起来,她要比我……”

        “好了。”

        纪夏打断了方庐的话,忽然认真看了他一眼,出道:“府主为太苍贡献了自己的一生,如今太苍越发强盛,你也该娶妻生子了。”

        方庐随意一笑,说道:“为太苍争命,为人族开辟一条广阔坦途,是太苍诸多大臣的夙愿。

        这许多年来,未曾娶妻生子的,又不仅仅只是我一人。

        便不说其他人,贤慎先师还未成神之时,曾经与他有过婚约的那位富家千金,如今已经老朽,却还在苦苦痴等……

        贤慎先师面色自始至终都那般肃然,大多数原因便在于此。”

        纪夏顿时想到贤慎被册封为神只,吸纳太苍十二条文运真龙的时候。

        眼神却看向太都中的一处府邸。

        那处府邸中,又有一位哭泣的少女。

        仔细想来。

        纪夏忽然皱了皱眉头。

        “我确实有些疏忽了,贤慎先师之所以不愿娶妻的原因,我也知晓。

        他成为神只,执掌太苍文运真龙,想要将自身的一切都奉献给太苍,奉献给人族的文明,不想因为其他事情而分心,想要成为一尊为太苍文运而活着的神只。”

        “当时太苍弱小,我也并不曾多想。

        但是现在想来,无论是我,还是贤慎先师都有些自私了。”

        纪夏说到这里,又对方庐说道:“你准备一枚能够最大程度提升修为的极圣灵丹,我会安排几位强者,前去昔日那位少女府邸,授予她玄妙功法。

        再加上悟玄神莲,想来她能够更快突破灵府,获得千年寿元。”

        方庐苦笑一声,说道:“贤慎先师对她有愧,虽然碍于自己的执念,无法与她有所结果,可是这样的丹药,自始至终却没有缺过。

        但是少女也十分决绝,不愿意接受我等送去的丹药。”

        纪夏神色不变,说道:“那就让他自己送去。”

        “嗯?”方庐有些不解。

        纪夏侧头对着虚空说道:“命令陆瑜上尹撰写一道诏令。

        我要为贤慎赐婚。”

        虚空中,一阵波纹闪动,夜主的声音出现在虚空中,向纪夏行礼之后,又转瞬消失不见。

        方庐听到纪夏的话语,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纪夏摇头说道:“贤慎先师熟读典籍,执掌着太苍文运,也编着了数之不尽的经典。

        可是他有时候也十分愚笨。”

        “他对那个少女有愧,心中又挂念着那个少女,难道耗费的精力就少了?

        堵不如疏,与其如此,还不如抹平自己的执念,迎娶少女。

        让自己心中的意难平,彻底消散。

        这才是正途。”

        方庐怔然片刻,旋即面露喜色:“上皇,这道诏令,可否由我前去传达?”

        “你去吧,你如今没有了胡子,确实像极了一位媒婆。”

        方庐:“嗯?”

        ——

        白帝城中,西莲坐在屋顶上。

        远远注视着司重主离去的方向。

        哪怕已经过去了许多年,西莲依然没有老去。

        只是眉宇之中的愁绪,却越发浓郁。

        而在遥远的重神帝朝。

        司重主端坐在虚空宝座之上。

        身后一道高约万丈的方向,正在低头注视着一座刑场。

        刑场之中,诸多谋逆的重神强者,都被更加强横的存在镇压。

        重神行刑者身后法相,持刀而立。

        法相长刀落下,血光四溢。

        司重主看到这般景象,侧头对祭天魔龙柔和说道:“有劳先生,先生布下死局,这些乱党便只能够彻底消散。”

        祭天魔龙微微一笑,认真回答:“重神帝朝……合该由太子掌控。”

        司重主也笑了笑,只是笑容深处,却蕴含着一道解不去的忧愁。

        他也看向远处。

        看向太苍,看向白帝城。

        看向那一座清冷,而又深埋着他梦想的小屋。

        “成为太子……是我所愿吗?”

        司重主如此自问。

        良久之后,他却摇了摇头:“等到所有能够威胁你生命的敌对强者,尽数死去。

        我就会接你前来重神。”

        ……

        “那时,我就能看到你了。”

        “哪怕我现在也很想看到你。”

        我有一棵神话树  /book/67160/

        
    听书100部经典名著十大看书免费软件少儿英语启蒙小学三年级英语免费跟读喜马拉雅免费听书2020最火的免费小说软件乔家孕事(限)在车里㖭小说10部值得看10遍小说小说和轻小说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