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唐验尸官 > 正文 第854章 新的发现
        翌日付拾一与李长博刚到了衙门,就得了徐坤那边传来的消息:一个孩子失踪了。

        一听这话,两人对视一眼,而后就没往里头走,直接上了马车直接去万年县。

        徐坤已是焦头烂额。

        一看见李长博和付拾一,就伸出手来,差点拽住李长博的手:“你们说,孩子还活着吗?”

        “孩子什么时候丢了的?”李长博不动声色避开徐坤的手,将自己袖子保护好,而后沉声问最关键的讯息。

        然而徐坤却被问得微微茫然。

        显然是不知。

        付拾一:……你这个县令,到底是怎么当的?

        “孩子是两天前不见的。两天前,那家人有亲戚来做客,还来了好几个孩子。临走时候他们家中孩子,唤作肉蛋,吵嚷着要跟着亲戚一起去乡下。他们本来没同意。结果送走客人一转身,肉蛋也不在家了。他们都以为是跟着亲戚去了。也没多想。”

        万年县师爷叹一口气:“谁知就出了这个事。”

        旁边万年县师爷匆匆接话:“人是昨天我们开始各处询问昨日童尸身份线索时候,家中人才惊觉可能是孩子不见了。”

        “所以昨日连夜出城去亲戚家问,才知道并不如想的那般,是亲戚带走了孩子去乡下玩耍。”

        “对。”万年县师爷愁眉不展:“也不知人还活着没有。如今肉蛋耶娘都哭成了泪人。”

        可又有什么用?孩子已经丢了。

        付拾一和李长博听得简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种事情,都能发生……

        咳嗽一声,李长博继续问:“也就是说,今日是第三日了。”

        她这话一出,徐坤都是脚下一软:“这么说来,这么说来……”

        “也不一定。”李长博宽慰徐坤,给他吃个定心丸:“只是最坏的打算罢了。”

        关键是时间过去这么久,找都不知该往哪里去找。

        付拾一沉吟片刻:“那就找一找,各处可能被抛尸的废井,沟渠——”

        不良人其实更算是黑白两道都算的人。所以这个事情,要打听也只能让他们去。

        徐坤耷拉着脑袋:“已经叫人去了。”

        可徐坤还是脚软:“肉蛋不会被……那得多疼啊!”

        付拾一揉了揉眉心:“也不一定,也可能是拐子拐走了。叫你的不良人去悄悄打听打听,看看这两天有没有买卖孩子的。”

        一想到这个事情,徐坤浑身都不得劲了。

        付拾一也是不住祈祷:“但愿找到孩子。”

        可他感觉应该是找不到。

        要是找不到,回头年底的时候,就彻底的没了奖赏了。

        就算结果好些是拐卖,三天,都足够人贩子将人转手三五回了。到那时候,还上哪里去找?

        自然,李长博这头也让厉海他们帮着在长安县地盘上找人。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希望渺茫。

        这都第三天了。拐卖也好,杀害也好,都有大把时间去完成。

        说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

        不过肉蛋儿年纪大一点,已经八岁了。

        而这头,付拾一和李长博两人就根据肉蛋耶娘的描述,画出了肉蛋的画像。

        肉蛋耶娘的确是哭成了泪人儿。

        画完了画像,王二祥看一眼,就忍不住道:“我觉得,恐怕是未必会被选上——毕竟,这个孩子真的是……”

        不好看。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家只以为是偷偷跟着亲戚去乡下玩的原因了。

        这时候人还是早熟一点,八岁基本也是个比较懂事的孩子了。若说拐骗,也不是那么容易。

        一上午很快过去,吃过晌午没多久,付拾一和李长博就接到了万年县那边送来的消息:人找到了。

        确切的说,是尸体找到了。

        又是人嫌狗憎的年岁。

        王二祥觉得自己是拐子,都不想要这样的孩子。

        很快尸体就被送了过来,钟约寒也过来了——找到尸体第一件事情,钟约寒就去看了孩子的头顶。

        然后就看到了棺材钉。

        一听到这个消息,付拾一和李长博就瞬间一个激灵。

        而后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凝重。

        付拾一揉了揉眉心:“那七窍之中,有没有东西?”

        “还没来得及看。”钟约寒实话实说,只无奈道:“这一次,还是扔在了井里。不过井是废弃的。底下没有水,加上温度低,所以保存还算完好。”

        所以这桩案子,恐怕又是得两边一起办了。

        钟约寒的脸色也不太好。阴阴沉沉的,裹挟着怒气。

        卷起袖子,付拾一打算直接开工:“送去验尸房,然后我们一起。”

        钟约寒也是这个意思。

        付拾一听完这话就是精神一振:这个时候,尸体保存越是完好,就能得到越多的证据。

        证据足够多,案子也就好破了。

        钟约寒和付拾一二人点点头。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正式开始验尸。

        尸体已被送入了验尸房,且徐双鱼和罗乐清两人已经互相协助,将尸体上衣物都脱下来,并且进一步取证——说是取证,也只是简单的仔细看一遍。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凶手的痕迹留下,或者有没有血迹,破损之类。

        李长博提醒两人一句:“家属没有同意,故而不能损伤尸身。”

        说起来,死者虽是棺材钉钉进去,但是身上并无血迹。

        而且,头发也是好好的梳着。

        付拾一更有经验,所以还是她来主要负责。

        第一件事情,付拾一看了看死者头顶的棺材钉。

        钟约寒还是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已经让家属辨认过,是肉蛋没错。但是肉蛋衣裳换过了。身上有个红肚兜。外头衣裳是普通成衣店买的。但是他们很肯定,是洗过澡洗过头。”

        付拾一摸了摸头皮上的毛茬子:“不仅洗过,还刮过头。”

        就连脸上的鼻涕痂都没有半点。

        要不是五官和画出来的人像一样,付拾一都要怀疑,那是不是肉蛋了。

        李长博已经是一脸的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个凶手,可能十分爱好洁净。”

        付拾一看一眼李长博。

        不然怎么也不可能一点毛茬子都没有?

        “又或者,故意弄成这样。”

        付拾一颔首:“特地整理过死者仪容。”

        而李长博则是问了句:“那红肚兜上,绣工是不是很精致?”

        
    免费听书大全小说的特点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春眠药水姜糖顶点小说好看的小说短篇小说一杆进洞奇幻玄幻番茄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