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唐验尸官 > 正文 第136章 收下膝盖
        付拾一已经戴好手套,穿好防护服,然后接过刀。

        此时此刻钱宦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不管是血污,还是污秽,都已经擦拭过了。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刀锋落在了钱宦雪白的肚皮上。

        钱宦身为管事,大概是养尊处优惯了,所以肚皮上难免有些脂肪。

        付拾一一刀下去缓缓拉开皮肤,就看见底下牙黄色的脂肪。

        因为是死人,所以并不会有血液流动,而且钱宦的血损失太多,此时即便是切开肌肤,也没有血水冒出来。

        反倒是一层层的格外分明。

        青白色的是表皮,牙黄色的是脂肪,粉红色的是肌肉。

        付拾一做这一切的时候,动作行云流水,手稳而轻,看上去有一种不知该如何描述的美感。

        沈青山看得有些入迷。

        付拾一已经切开了腹部。

        胸腔暂时没动,毕竟,钱宦的死因不着急查。

        现在最重要是钱宦身体里的东西。

        付拾一切开最后一层腹膜的时候,徐双鱼就将撑子递了过来。

        付拾一将撑子放好,而后面对腹腔里那一团团的肠子,直接就伸出手去,面不改色的拨开,直接往直肠那里去了。

        等到看清楚直肠那里的情况,付拾一立刻沉声开口:“直肠异物,且造成为了直肠破裂,肠内粪泄露,污染了整个腹腔。根据轻微感染的样子看来,应该是死之前就已破裂。”

        “也就是说,死者钱宦,死之前经历了一段痛苦折磨。”

        在场的人,除了付拾一之外都是男人,这会儿自然也是齐刷刷的打了个寒噤。

        且莫名觉得身体某个地方隐秘作痛。

        “现在我将异物取出。拿托盘来。”付拾一看一眼钟约寒。

        钟约寒立刻将托盘拿过来,准备随时接东西。

        付拾一这次也不用将东西挤出去。既然肠道已经破损,她就直接加大了破损口,然后将东西拿出来。

        取出来一瞬间,沈青山都惊了:“这……这也太大了……”

        足有小孩子的手臂粗!

        这怎么受得了?

        钟约寒和徐双鱼已经预料到是什么情况,这会儿明显神色平静许多。

        付拾一最镇定:“如果凶手是用这种手段惩罚或者折磨死者。那么他对钱宦的憎恨,应该更多。”

        付拾一又吩咐:“你们将东西洗洗,给徐县令送去。”

        好让他们做对比,进行调查。

        钟约寒看一眼沈青山,难得有了一份笑意:“沈仵作最熟悉这里,还是你去吧。”

        沈青山下意识接过来,然后看到了那东西上的污秽,登时就后悔了——不过还是只能咬牙去。

        付拾一紧接着又将手套换个干净的:“开胸看看。”

        徐双鱼纳闷:“看什么?不是知道是怎么死的了吗——”

        付拾一看他一眼:“任何时候,验尸都是严谨的事情,宁可多查几次,也不可漏掉任何有用的信息。”

        徐双鱼忙正色:“是。”

        付拾一干脆利落的的给钱宦开了胸。然后将胸撑开,露出里头的心肝脾肺来。

        沈青山回来时候,一进屋就看见这么一副劲爆的场景,登时险些没叫出声——他虽然是仵作,开腹的次数,是真少之又少。

        可一看付拾一他们三个一脸的淡然的样子,沈青山又紧紧的把嘴巴闭上了。

        付拾一指着有明显变化的肺,“你们看,肺部明显水肿,而且里面有大量粘液和血块——钱宦的确是被自己血淹死的。”

        徐双鱼和钟约寒两个,都凑过来仔细看,脑袋都靠在了一起。

        一面看,两人还一面讨论。

        沈青山:你们要不要这么热烈。这又不是做诗,还要这样热情欢喜……

        付拾一看他眼巴巴的,鼓励他:“你也去看看不?”

        沈青山摇头:“付仵作这些话,我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敢问付仵作师傅是谁——”

        付拾一言简意赅:“家父只是乡野里的仵作,不出名。验尸的法子,也是凭几代人总结出来的。或许是消息太过闭塞,所以与外头略有不同。”

        沈青山更郁闷了:这样的乡野地方,我也想去看看。而且我们家几代人,怎么没总结出这么些经验——

        付拾一等师兄弟两个看够了,这才取出胃袋:“我们现在要看看,胃容物。”

        钟约寒一下明白付拾一的想法:“付小娘子是想看看,他吃药没有?”

        付拾一颔首:“如果也吃了药,就有意思了。”

        徐双鱼刚想说点啥,就被钟约寒轻轻一拉袖子——

        他登时就又将嘴闭上了。

        付拾一取出胃袋,小心翼翼将胃容物全部舀出来,放在白瓷碟子里。

        付拾一拿镊子拨弄几下,感叹:“他胃口还真不错。”

        徐双鱼仔细辨认:“这个像是那个水晶羊羹,这个像是羊肉脍片,这个像是樱桃肉,这个像是饼——这个绿色的是什么?”

        付拾一回答:“是胡瓜。”

        钟约寒:……

        沈青山:我怎么没看出来!

        “有药吗?”钟约寒问了句。

        付拾一摇头:“没发现。”

        然后她随手递给徐双鱼:“你闻闻?”

        徐双鱼十分敬业的凑近闻了闻,然后脸绿了。

        钟约寒和付拾一登时关切:“怎么了?”

        徐双鱼一副无法呼吸的样子:“他吃了好多蒜——”

        付拾一:……好吧。那是挺不好闻。

        钟约寒:师弟太傻怎么办?

        沈青山:……你们都不像是正常仵作。

        徐双鱼缓过来之后,小心翼翼深吸一口气:“我再闻闻。”

        付拾一对他竖了个拇指:法医就是需要这么敬业。

        钟约寒:……我该说什么?

        沈青山:你是条汉子。

        徐双鱼小心翼翼又闻了一下,然后细细品味——

        付拾一期待看他:“闻出什么了没有?”

        徐双鱼艰难摇头:“还是只有蒜味。”

        付拾一拍了拍他:“你辛苦了。回头破了案子,让徐县令给你发奖金!”

        沈青山先是赞同点头,而后反应过来:等等,为什么是我们县令发奖金?

        付拾一不死心的继续翻找了一下,最后实在是什么也没找到,这才放弃了。

        付拾一慢慢将内脏归位,腹腔缝合。

        沈青山在旁边看得都傻了:天啊,这是什么手法,缝合之后,居然只有一条细细的伤痕!如果不仔细看,说不定都要看不出来!!

        徐双鱼在旁边看着沈青山的反应,满意点点头:就是要这个效果!
    疯读小说下载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乡村小说有点污的小说现代言情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璧水popo h师徒武炼巅峰小说免费小说书城宝宝只想1v1青梅竹马历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