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唐验尸官 > 正文 第94章 眼睛很尖
        付拾一斜睨他:“孤男寡女,不太合适吧?”

        钟约寒噎了一下。

        “不过,眼睛挺好。”付拾一紧接着夸他一句:“当仵作,要的就是观察入微,胆大心细。”

        钟约寒不吭声,脸色黑得像锅底。

        “回去吧。”付拾一摆摆手:“早点将东西送回来。”

        钟约寒提着勘察箱,飞快走。

        不过去了一趟铁匠铺之后,他就直接先回了衙门。直接找到了李长博。

        李长博看他:“何事如此着急?”

        钟约寒皱着眉:“付小娘子遇到事了。”

        李长博扬眉,身子也微微坐直了:“什么事儿?”

        钟约寒将自己所见描述了一遍:“院子里布了警铃。院墙上加了碎陶片。”

        李长博沉吟片刻:“那不是小事儿。”

        “我提打地铺,付小娘子拒绝了。说,男女授受不亲。”钟约寒皱着眉头,显然不满意。

        李长博只微一思索:“回头我叫家中婆子过去。”

        钟约寒倒也干脆:“那我接着忙了。”

        李长博:“我替付小娘子多谢你了。”

        钟约寒面无表情:“李县令和付小娘子……有什么关系吗?”

        李长博:“……没有。就是相熟一些。”

        “哦。”钟约寒走了。

        李长博想了想,忽然也觉得不太妥:自己虽然和付小娘子更相熟,的确也没有资格替人道谢。这个事情,回头还是提醒付小娘子吧。

        傍晚时候,付拾一看着抱铺盖卷的张妈,满面惊愕。

        张妈膀大腰圆,身材健壮,一个能顶两个付拾一,此时咧嘴一笑:“我家郎君说,付小娘子独身一人,又不熟悉,怕付小娘子不习惯,叫我来陪陪您。”

        付拾一:我一个人都住了这么些天了。

        不过付拾一还是领了李长博的好意,打开门:“那张妈您恐怕得受累和我睡一个屋了。”

        张妈笑呵呵拍了拍铺盖卷:“我在床边打地铺。”

        她家郎君说了,要保护付小娘子。那自然是不能不听的。

        一夜相安无事。

        除了付拾一几乎一夜没睡着之外,没有什么不妥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付拾一翻身坐起来,面无表情盯着地上睡得呼噜声震天响的张妈,心头衡量为此犯罪值得不值得。

        付拾一干脆起来做早饭。

        今儿早上,她没什么精神做饭,干脆就做个简单的。

        白米粥,配上两碟小菜。

        熬米粥,就要凉水下米,这样熬出来的粥更黏更烂。

        锅里熬上了米粥之后,付拾一就开始准备菜。

        早上的她懒得炒菜,所以都做凉菜。

        一碟凉拌三丝,一碟醋泡子姜片。

        子姜就是嫩姜,浅浅的嫩黄,甚至发白,上面还带着紫红色的嫩芽头。新鲜用指甲一掐,就能闻见那辛辣的香气。

        姜是好东西,既是调味,又是药。

        不仅能助阳气,更能开胃止呕,发汗解表。

        冬吃萝卜夏吃姜,从来都是民间流传颇广的。

        新鲜嫩姜洗干净后,切成细细的丝,别的都不必放,直接倒入米醋,这么泡着就行。

        凉拌三丝,任意哪三种都行。

        不过一般有一种固定的,那就是红萝卜丝,脆嫩微甜,颜色鲜亮,能起点睛之笔。

        付拾一用的是春天常见的莴笋,红萝卜,还有豆腐丝。

        青白红绿,看上去就让人精神一振。

        再添上麻辣香油,芫荽沫,蒜末,葱末,一点姜丝,拌均匀了,放在白陶瓷的碟子里——

        光看着,就舒服。

        考虑张妈的体型,付拾一还煮了几个鸡蛋,又拆了一碟剔骨肉。

        这才叫张妈吃饭。

        张妈略有些不好意思:“这多不好——”

        付拾一笑道:“有人陪着一起吃饭,也热闹。”

        张妈就坐下了。

        从第一口,张妈眼睛就亮了。

        一顿饭,两人一句话没说。

        付拾一吃了一碗粥,一个鸡蛋,几筷子小菜,剩下的全都进了张妈的肚子。

        张妈吃得饱足,不好意思的夸:“付小娘子做饭的手艺是真好!”

        付拾一腼腆的笑:“多谢夸奖。”

        “付小娘子别怕,晚上啊,我再来陪你。”张妈临走的时候,握着付拾一的手如是道。全然没看见付拾一脸上一瞬间扭曲了一下。

        付拾一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当想个法子。

        不然这么继续下去,迟早她就变成食铁兽。

        付拾一心想:要不买个人?

        可买人容易养人难。买个合适的人更难。

        这个事儿急不得,慢慢来吧。

        付拾一还没决定好到底该怎么办,结果刘大郎回来了。

        出去一趟这么些天,刘大郎不仅瘦了,黑了,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付拾一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亲人:“阿兄!”

        刘大郎被付拾一欢喜的样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给你带了点土产。”

        付拾一摆手:“阿兄这么客气做什么?阿兄我搬了新屋子,你也搬过来住吧!”

        既然是义兄妹,刘大郎又不能那啥,那住在一起,是真不怕闲言碎语的。

        付拾一这样一说,刘大郎反而还不好意思:“那怎么行,我住大车店就行——”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干嘛花那个钱啊!”付拾一笑眯眯。

        “刚好后门那边还有一块地,能养你的马。”付拾一越想越觉得是个好主意。

        刘大郎推辞不过,只得同意了。

        然后兄妹两个就坐在衙门口说起了刘大郎在外头的事情。

        刘大郎这一次出去,路上遇到凶险,差点受伤,也是这一次,他想明白了,觉得自己得好好的活着。

        说话间,李长博出来了,绿色的袍子衬得他如青竹一样清爽。

        他还没开口,刘大郎就热情扑上去:“李县令!我也给您带了东西,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付拾一:阿兄,你是不是该看看李县令拒绝的眼神?

        不过,刘大郎却已经不由分说从马车上提下来一包干核桃,直接塞到了李长博面前:“李县令别客气!”

        李长博大概没见过这个阵仗,居然不知所措起来:“不必了——”

        刘大郎直接塞进了他手里:“李县令拿去吧。不值钱,您办案子费脑子,补补。”

        李长博求助的看付拾一。

        付拾一咳嗽一声:“李县令怕也不会剥核桃,这样吧,阿兄,回头咱们剥出来,做成核桃糖,再请李县令尝尝。”

        刘大郎看李长博那样儿,觉得很有道理,颇有些遗憾:“那好吧。”

        李长博微微松了一口气:……其实我会剥的。。

        李长博出来,是有新的案子:“付小娘子恐怕要跟我走一趟了。”
    禁区小说免费下载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小说者免费阅网第1922章・7小时前更新新听书大全免费听小说软件叶辰夏若雪小说500篇短篇合50大完结小说小说排行榜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