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 正文 第0697章 不舍
        皇后深吸一口气:“都听她的。”

        最后,就连皇后都没去见沈初柳。

        潜阳城里,齐怿修收到了急信,不可置信看初四:“谁敢这么胡编乱造?”

        初四不敢说话。

        是齐琰起身带倒了椅子,他这几日一时心神不宁,也不管规矩,抢了信就看。

        看完整个人都站不住:“父皇,爹!”

        “你……你回去……你回去,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传这种话,都给朕拿下。”齐怿修道。

        齐琰点头,丝毫顾不得别的,当即就跑出去。

        圣上起驾不是说走就走的,太子倒是可以先走一步。

        于是,齐琰跑到了前头。

        三月十一这一天,沈初柳穿戴争气,坐在小花园里:“要是还不回啊,可就见不着了,不过见不着也没事,都挺大的人了。”

        折梅几个只是强打起笑容安慰她。

        “叫人都来。”

        折梅应了,不多时人都来了小花园。

        “张嬷嬷年纪大了,伺候我这么些年,我已经安排好了,出宫去养老吧。”

        张嬷嬷跪着哭着说不出话。

        “元宵你虽然年纪还不大,可也是做过贵妃跟前大太监的人。再去伺候旁人,总是委屈。就连琰儿那,我都不叫你去了。也出宫去吧。下半生不必愁,自有我给你安排。”

        元宵也哭,哭的什么似得:“奴才……奴才这一辈子都不想离开您,您要……奴才就去守着您。”

        “傻不傻,守着我还用跟我走?在哪里不是守着我?好了,别哭。”

        “折梅既然不想出宫,就去杨美人那。慧妃虽然也好,可终究没有杨美人那么豁达。你也是我这里出来的,再去小心翼翼过日子,我不忍心。或者,你也可以出宫去,嫁人也不迟。”沈初柳道。

        折梅哭的说不出话。

        “你们几个,碎红,新绿,白雁,黄鹂,都出宫嫁人吧,都是大好年纪的。正好不耽误。下面小,都有赏赐,伺候我一回,都不白伺候。”

        “你们几个太监,想去东宫可以,想去哪里,我都安排。”

        所有人都在哭。

        舍不得主子,主子多好的人?厉害是厉害,可从不折磨自己人。

        整个宫中,伺候景贵妃娘娘的人,就没有受过苦。

        哪怕主子还是个宝林的时候呢。

        谁舍得?

        又感动,主子都这样了,竟一个个想着他们的出路。

        主子懒得见沈家裴家人,竟一个个安排他们的出路。

        谁能忍住不哭呢?

        齐琰跑死两匹马回到皇城,哪里顾得上去皇后那,径自奔回了玉芙宫。

        沈初柳依旧还在小花园,此时,已经是入夜时分。

        “娘!”

        “琰儿回来了。”沈初柳笑着伸手:“来,娘可起不来了。”

        “娘!”齐琰几步过去:“娘,您别瞎闹,太医呢,太医呢?”

        “琰儿。”沈初柳伸手,捏住齐琰的脸颊:“乖孩子,听娘说话。”

        “我不听,娘,我不……你想干什么?丢下我?娘!”

        “琰儿,娘从小虽然没爹娘,但是从来都过的骄傲。临到头,你要娘走的不体面不好看吗?”沈初柳又捏他的脸,叹气:“长大了,长开了,脸也不好捏了。”

        “娘……”齐琰一把抱住沈初柳:“你别吓我好不好,我不要!”

        “就走到这里,娘就很高兴了。听话好不好?”沈初柳笑着看他:“其实,你早就有预感是不是?”

        齐琰哽咽,怎么说得出话?

        齐琰不见太医,是不可能信,沈初柳知道。

        所以终究没拦住。

        只是见了太医之后,齐琰发了大火,却也无济于事。

        “他们不中用,儿子给您找外面的神医好不好?娘,您别……别吓我,我没了娘怎么办,我不能没了娘。”齐琰发过火,满心都是空茫,只是哭。

        “娘这一辈子,最亲的就是你。沈家裴家终究疏远,你父皇又有许多人。可娘有你。对上你的时候,娘丝毫不需要做戏,所以,你是我的儿子,朋友,亲人。什么都是你。”

        “可是,我只能陪你走这么远。后面的路我不想走了,也不想陪你走了。所以你答应我,自己好好的走下去。好不好?”

        齐琰想说不要,他接受不了。

        可对上沈初柳笑意盈盈,却带着悲伤不舍的眼眸,只能点头。

        “娘,您……是不是恨父皇?”齐琰抹泪问。

        “当然不!傻孩子,娘怎么会恨他?”沈初柳叹气:“只是见不到了,娘其实想他。”

        “可他有那么多人……”齐琰闷声。

        “那也不是他的错呀。”沈初柳笑道:“娘和你,都被他保护的挺好的。”

        “可是娘也不是从心底喜欢父皇……”齐琰又道。

        沈初柳笑了笑:“可我依赖他。我小时候,父母双亡。裴家因为伤心,或者也因为无所谓远走。长大了,沈家要我进宫给沈碧玉铺路。我似乎一直都不重要。我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入了宫,你父皇看的不是我,而是沈家。”

        “直到有了你,我才有了至亲的人。一开始,我只想护着你,我们母子两个好好的就行了。可后面,不能不说,你父皇护着我们良多。你知道么,我中毒那一日,甚至想过,或许我就会死。”

        “没看到你做太子,我不放心。我怕旁人做了太子,日后欺负你。可我又想,或许我死了,你父皇更放心你做太子。”

        “可你父皇没有那么做。那时候我就挺高兴的,或许你父皇不知道。可我真的挺高兴的。”

        “谁都喜欢被需要,我用这么多年,换来你父皇的需要,我觉得很好。”

        “所以我不恨他,从来没恨过。”

        齐琰听着沈初柳说话,听着她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心都像是疼的要滴血。

        “你父皇,与我过去想的不一样。他很好,是个极好的皇帝。他也对你很好。这条路,怎么走你很清楚,我没什么不放心了。只是有一件事,日后要改改规矩,就不要往承安寺送那么多人了。”

        齐琰点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父皇就在路上了,娘……”齐琰哭出来。

        “哎,等不到了。还好,我如今病的不好看了,你们临走时候我总算叫他再看了一回。”沈初柳叹气。

        
    纵横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点击率过亿的小说沈教授,请你矜持苏雅雯陈蓉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冀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