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明元辅 > 正文 第016章 图穷匕见
        为什么明明是勋贵们赚钱的买卖,高务实却要主动为其提供货物呢?原因其实说穿了非常简单:控制上游货源,就控制了这些勋贵的利益。

        换句话说,就是你想赚钱,首先要我肯给你供货。倘若你不听话,我只要掐断货源供应,你打造好的船队说不定要立刻变成负资产。

        在这种情况下,高务实就事实上成为了勋贵们的衣食父母。

        况且勋贵们内部也是有攀比的:凭什么你英国公府一个月赚了五万两,我定国公府就只有三万两?

        于是,各家既为了利益,也为了面子,只能竞相对高务实妥协讨好。

        这就是原因。

        不过,海贸这一块儿,高务实就不给干股了——老子难道还要帮你们出钱组建船队吗?

        做梦!船只的建造也是赚钱的买卖,我京华造船厂不吃饭的?

        所以接下来,大家就开始谈船只建造问题了。

        首先,高务实先让高琦给诸位勋贵们介绍起京华造船厂的产品来。

        目前京华生产的商船一共三款,最低档次的那一款高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因为“吨位”太小,只有600料,也就是三百吨,用高琦的话来说,“非常不符合诸位的身份”。

        这个说法,勋贵们很是满意。这种普通的民用商船是卖给那些寻常海商的,他们这些与国同休的累世勋贵哪里看得上?

        接下去两款就比较值得讨论了。

        一种是1200料的中大型海船,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六百吨的排水量,完全可以满足日常的海洋贸易,如果单单只是“北洋”区域,那就更不成问题了。

        但这种海船有一个问题,就是不载炮,乃是单纯的商船。

        另一种是京华武装运输舰的低配版,1400料,七百吨排水量。之所以是低配,主要是削减了载炮量,原本京华自用的标配版是28门炮,这种“外贸版”削减到了16门,因此船体构造起了些变化,排水量也下降了一点。

        鉴于之前“上课”的时候,京华特意把海盗问题渲染得比较严重,所以此时虽然大家都发觉载炮商船明显价格要贵了不少,但大多数人还是倾向于买载炮商船。

        有几位伯爷本来对无炮商船更偏向一点,但被另外一些人给激住了——“我等武臣勋贵,船上岂能无炮?必须得有!”

        甚至还有人冒出了荤段子:“我等男儿,岂能无炮?”

        不过,当价格出来之后,大家未免就有些心头打鼓了。

        这阉割版的京华武装运输舰,造价高达4万两银子一艘!

        这还是高务实表示船上人员由各勋贵自己搞定的情况下,如果需要委托京华帮忙招募、训练水手的话,还要再加八千两。

        朱应桢这些年跟着高务实很是赚了点钱,本来一开始就打算来个二十艘,直接形成一个不小的船队规模的,一听这个价,也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不过考虑到利润巨大,而且跟着高务实混从来没吃过亏,他还是一咬牙投入了近五十万两银子砸进去,直接整了十艘!

        张元功眼皮一抽,还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说道:“既然应桢兄这般豪气,兄弟也不好小气了,便也来个十艘吧。”

        定国公府的小公爷徐希臯平时却不掌权,他父亲虽然死得早,但爷爷徐文璧身体好得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要不是这次去代皇上祭拜茂陵的话,今天肯定是他亲自来。

        不过徐小公爷心里以盘算:如果是爷爷亲自来了,以他老人家的辈分,肯定不能输给朱应桢和张元功二人,十艘肯定也少不了。

        于是装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说道:“那么定国公府也来十艘好了。”

        三大国公统一了口径,不是,统一了数量,都是十艘,那后头的侯爷和伯爷也就要考虑好了。既不能太多,超过三家国公府肯定不行,但也不能太少,太少显得气魄不够。

        在此期间,高务实主动告罪离开了一下,说是沐浴更衣,其实无非是让他们自行商议。

        等他回去之后,各家已经商量好了,侯爷们统一为六艘,伯爷们统一为四艘。

        靖难一系的勋贵,除了已经被除名和不准世袭的之外,还有几位侯爷坐镇西北,不在今日之会,在京一共有十一位侯爷,这就是六十六艘。

        伯爷反倒更少一些,与会一共八位,也就是三十二艘。

        与会勋贵全部相加,京华造船厂一下子得到了高达128艘“外贸版”武装运输舰的超大订单!

        不算人员配备,只算船只造价,就高达512万两白银!虽然火炮很是昂贵,但高务实粗略估计,造船厂方面的利润至少超过150万两。

        卧槽,卖船可真他娘的赚钱!

        其实这里头高务实玩了个小花招:他说这些船只的价格是京华内部购买的价格,其实这里被他偷换概念了。

        一般别家如果是“内部价格”,肯定是特别低的,搞不好就是完完全全的成本价,但京华不是这样算的。

        造船厂和私港是两个独立的部分,为了保证造船厂的利润,以使得它能正常、持续的发展,私港方面找造船厂买船其实跟外面的海商找造船厂买船,价格上面并没有什么差别,真正的差别在于用料和规格——其标准会更严格一点。

        所以勋贵们从某个方面来讲,是被高务实忽悠了:他们并没有在价格上占到什么便宜。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没有被忽悠,因为哪怕是“外贸版”,这些船只的建造标准还是按照内部标准来的,依然是最严格的那一种,所以质量上乘这一点还是有保障的。

        高务实收下诸位勋贵当场画押用印的契书,笑吟吟地递给身边的高陌,让他仔细收好,然后便朝着诸位已经上了贼船的勋贵们图穷匕见地亮刀子了。

        “诸位,刚才有件事忘了说:近期有一次大阅,这件事诸位应该都知道了。说来也是惭愧,此事居然还跟在下的安南之战有些关系,因此,高某不得不冒昧请诸位帮个小忙……”

        
    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医带渐宽忘忧小说网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免费小说全文阅读番茄小说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结婚以后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