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不是野人 > 正文 第三十四章这才是生活
        第三十四章这才是生活

        轩辕他们嘿嘿呀呀的吟唱了一晚上。

        云川部族的人也握着武器防备了一个晚上。

        天刚刚亮的时候,轩辕他们熄灭了篝火,带着一些伤员离开了。

        几乎每一个人都表现得非常悲伤,除过嫫母,她把孩子放进了这个可以背起来的竹筐里,一路摇着拨浪鼓走的。

        就像她当初带着云川在草原上寻找食物一般,显得那么的朝气蓬勃。

        儿子没了,女王的位置没了,丰盛的食物没有了,对她好像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她只是单纯的快乐着。

        好像那些东西统统都是身外之物,不值得留恋,舍弃了,也就舍弃了。

        她快乐了,把悲伤留给了云川这样的废物。

        轩辕走在队伍最前边,这是最危险的一个位置,不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迈开大步在前边领路,后边的残兵败将们紧紧地跟上,即便是失败了,这些人依旧相信轩辕。

        他给云川留下了四个人,以及两具尸体,四个人都是伤势很重的人,其余两个是伤重不治死去的人。

        轩辕没有拜托云川救治那四个人,径直走了。

        或者轩辕认为这种事不用说,云川也会帮助那四个重伤的人。

        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尸体丢进河里这是基本操作,埋进土地里会被野兽刨出来吃掉,还不如丢河里喂鱼。

        活着的人最终被云川弄到了岛上,在桃树底下修建了一座竹屋供他们居住。

        战争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结束了,生活还要继续。

        云川阿布以及六个追随自己最长时间的族人带着百十人散落在广阔的田地里收集种子。

        田地里的谷子,糜子,麦子已经成熟了,就剩下高粱还需要继续在光合作用下积蓄淀粉。

        一寸长的谷穗,很瘦弱,这已经是田地里长得最好的谷子了,一棵糜子苗上只生长了二十几颗糜子的收成同样让云川绝望,至于麦子,云川准备下一季的时候应该大量减少麦子的种植规模。

        田地里没有出现麦浪滚滚的壮观景象,麦子虽然已经变黄了,可是呢,它们直挺挺的站立在那里如同野草。

        优中选优,培育种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至于打铁这种事情已经完全托付给了夸父。

        这个背着孩子打铁的壮汉,不论在照顾孩子上,还是打铁都表现出来了云川从未见过的强大耐性。

        很多活计就是一个水磨石功夫的活计,发明或者需要有个聪慧的大脑,可是,实现聪明人想法的往往是有耐心的笨蛋们。

        烧红的铁块,在夸父的锤子下如同面团一般改变着形状,偶尔会迸射出一些火花,这样锻造出来的铁块,已经比云川弄出来的铁块强了很多。

        云川衷心的期望,这家伙能真的锻造出钢来。

        用了两天时间,云川把田野中所有能收集到的最好的作物都收集完毕了。

        然后就是全部族人下场,收割作物。

        收割作物很简单,割掉穗子收好就成。

        云川又收集了大量的麦秆之后,族人们就把这块田地上的秸秆,一块地,一块地的给烧成了灰烬还田。

        云川很想把土地耕耘一下,可惜,他做不到,族人们没有休息,立刻用竹矛在地上戳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洞,再把新的种子种进田地里。

        一场大雨过后,庄稼再一次从田地里冒出头,生命新的轮回又开始了。

        手,是上苍给人类的恩赐,所有的粮食脱壳能依赖的只有手,这需要全族持之以恒的努力才能完成这一重任。

        今年的粮食装满了一百个用麦草编织的粮囤,云川估量过,一个粮囤最多能装五百斤粮食,也就是说,被云川寄予厚望的一千多亩土地,亩产粮食不到五十斤。

        五万斤粮食无论如何都不够六百个人吃一年,尤其是在这些人的食量都奇大无比的情况下,这些粮食对于部族来说有些杯水车薪的意思。

        即便是这样,族人们在看到满满一百囤粮食的时候,依旧欢喜,每个人都很欢喜。

        云川不满意的收成,在他们眼中是天大的幸福。

        阿布带着一群人在竹林里狂奔,他们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捕捉竹林里放养的那些牲畜。

        按照云川的吩咐,凡是公牲畜,只留下最强壮的几个,剩下的都要杀掉,这里以后只饲养母牲畜。

        饲养牲畜的问题跟种植庄稼的问题是一样的,收成都不好,养了好久的牲畜们虽然繁衍了一批,可是,个头却怎么都长不大,一个个精瘦精瘦的,一点油水都没有。

        再继续饲养下去,竹林会被这些牲口嚯嚯光,却不会给云川提供太多的蛋白质。

        竹林里饲养的牲畜以野猪最多,这东西一旦开始繁衍了,拓展的速度很快,它们也是损害竹林的主力军。

        阿布他们捉到最多的牲畜就是这些小野猪。

        等这些未成年的公野猪被捉来之后,云川忽然改变主意了,在阿布,绘,夸父这些等着吃烤乳猪的家伙们的恐惧的目光下,他抓了猪摁倒在地。

        左脚用力,半跪在猪身上,右脚用力支撑地面。

        拿出牙刀,让不知所措的阿布双手抓住小公猪裆下的一对**,捏住。

        他腾出右手,拿过刀划开猪的皮肤,用牙刀上天然的弯钩,钩出猪肚里的“花花肠子”。

        再麻利地将刀对沿着阿布捏起的卵子,轻轻划两下,伴随一阵凄惨的哀嚎,两个像去了外壳的荔枝果似的肉蛋蛋,就落在了地上,云川又在伤口处涂上一把黑黑的柴草灰,整个手术差不多只五分钟。

        夸父眼看着那头被松开的小猪狂嚎着逃走,不解的挠挠头指着地上的蛋蛋道:“你准备吃?”

        云川看着夸父道:“不吃,不这么做,猪长不胖,其实母猪也应该来一刀的,我只见过人家这样整治公猪,没见过处理母猪的,就只好这样了。”

        云川接连处理了三头猪之后,就把一柄牙刀递给了阿布,让他接手。

        自己去了桃树所在地去看树下那四个伤病去了。

        傍晚的时候,云川从桃树木屋里睡醒,发现阿布拿来了三头死掉的小公猪,且是收拾干净的,正好用树枝撑起来用桃木烤。

        死掉的小猪是阿布手艺太潮造成的。

        云川用桃木烘烤出来的乳猪味道一如既往地好,只是,所有人看他的目光有了很大的变化,其中,以敬畏之色最多。

        他们啃完的骨头,被族人们丢进陶锅里狠狠的煮了一遍,就成了一锅香浓的骨头汤。

        这锅汤是给那四个伤病准备的,他们吃的很是香甜,毕竟,这是一锅添加了小米的浓粥。

        云川部族没有浪费粮食的习惯,这四个伤病中间,一定有伤害云川族人的凶手在里面,毕竟,那一场恶战之后,云川部族也战死了三个人。

        没有把这四个人当场杀死丢河里,已经是云川经过了激烈思想斗争的结果。

        阿布这些人不允许云川把部族的粮食白白给这四个屁用不顶的废人。

        云川最后决定,用自己的口粮来养活这四个人,其实也不算是养活,用一点粮食吊住命不死罢了,他们自己会拖着身体在桃树下捡拾跌落的桃子吃,捉草丛里的虫子吃。

        这四个人中间有一个可以吃饱,不过,他吃饱的代价便是其余三个人更加饥饿了。

        这个能吃饱的人也不是有熊氏的人,他是鹿部落的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会收拾皮子,是这四个人中间唯一的一个有用的人才。

        每一次,云川让人送来食物,都必须经过这个人的手才能分发下去,只要其余三个人敢提出异议,送饭的人就会殴打他们一顿。

        经过这段时间观察,这个皮匠已经明显的不能融入他们的小团队里去了,尽管他们曾经是生死相依的兄弟。

        当这个皮匠拖着病体给云川弄出来一张柔软的鹿皮之后,他就被云川部落正式接纳了。

        于是,他对昔日的三个兄弟使用的手段就更加恶毒了,以至于其余三人心中充满了仇恨,心头又满怀希望,希望云川能够把他们三个也接纳进来。

        老桃树上的桃子已经长到婴儿拳头大小,看样子还有继续长大的可能,初春的时候,云川摘除了过多果实的手段,终于见效了。

        现在啃起来还非常的苦涩,云川希望桃子成熟之后会变得好吃。

        桃树遮蔽了夏日里毒辣的阳光,桃树下柔软的青草地上,云川坐在一张竹凳上,面前是一张竹桌,竹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红泥炉子。

        一个猥琐的大汉精心的照料着炉子,只要炉子里的火苗快要没了,就迅速往里边丢一颗干松果。

        水开了,大汉就提起陶壶,往一个比较大的深口陶碗里注水,淡绿色的竹叶茶就随着水花游动,煞是好看。

        云川轻呷一口茶水,瞟了一眼躬着身子的大汉道:“想要加入部落,你就要表现出你的价值,部落不要浪费粮食的人。

        你学会给我煮茶,这不够。”
    《深不可测》双a免费阅读小说网顶点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云鬟酥腰未删节书迷楼小说网纵横中文网下载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都市小说风流村医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