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残阳如血剑气如霜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置之死地而后快
        此时那众人的表情是不一样的,有心疼的,有惋惜的,也有漠然的。

        可这老祖的心情却是那大好,他觉得自己这是做了那天大的好事了呀!

        他不仅仰天“哈哈哈”的一阵狂笑不止,给那王天师、二狗子和那刘仁恭以及众兵士弄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这高得是哪门子兴呢?

        可他的笑声却提醒了王天师和二狗子师徒二人,这才发觉此时还在这站着不走,那不是找死吗?

        一会儿这洞穴里面烟消云散了的时候,肯定就会想起他们师徒二人来,会放过他们吗?

        此时不趁乱逃走更待何时,王天师向着那二狗子递了一个眼色,二狗子马上会意。

        二人身子慢慢的向后缩去,趁着这众人不注意间,要扭身逃走,却不料想被那刘仁恭一眼发现了。

        当下一声厉喝:“哪里逃——?!”

        话一出口,那手中短剑便随之挥出,向着二人直刺过去。

        这时众人才发觉这师徒二人要趁机逃脱,那樵夫气愤着刚刚这师徒二人竟然对自己暗下黑手,差点着了他们的道,要不是自己反应快的话,现在早已到阎王爷 那报到去了呀!

        现下岂肯与他二人善罢甘休,起码也要分出个高低胜负的。

        念及至此,挥动着那手中的板斧,腾身跃落过去,加以拦截。

        王天师和二狗子刚刚要扭身逃走,便见那刘仁恭挥剑斩杀过来,心下不仅一惊。

        他二人并不害怕这刘仁恭,而是他这一呼喝的话,众人全都听见了,那老祖能放过他们吗?

        所以拼了命的一个手持短剑,一个手持那半截棍子,恨不得一下子结果了他好逃命。

        凭着这刘仁恭的功力,哪能架得住这二人的猛攻。

        那王天师的棍子向着他劈头盖脸的砸下,他挺剑相迎,只听“咔嚓”的一声响,手中的短剑差点脱手飞出,手臂瞬间酸麻的不行。

        一迟疑间,那二狗子的短剑又随之而至,向着他的肋间疾急的刺来。

        刘仁恭见了,大惊失色,知道这下完了,真的是那躲无可躲,索性闭上眼睛等死算了。

        只听得“当”的一声震耳欲聋的脆响,慌忙的睁开眼睛一瞅,却原来是那樵夫跃奔上前,挥动着手中的斧子,将那二狗子凶狠的一剑给挡了出去。

        二狗子被这一震之下,脸色惨白,身子晃动了几下,差点跌倒在地。

        咬牙硬挺住自己,心下大骇,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王天师在被那刘仁恭的短剑一挡之间,运上了内力,要一下子将他击垮。

        可这结果并没有达到他所希望的那样,所以他并不甘心。

        眼见二狗子凶狠的一剑,又让那樵夫给格挡了出去,这刘仁恭可以说是那又一次死里逃生。

        他在这刘仁恭和樵夫只注意二狗子的绝好机会下,赶忙的抡起那手中的棍子,咬紧牙关,用上了那平生之力,恶狠狠的向着那刘仁恭搂头一击。

        眼见刘仁恭是那必死无疑了,因为他根本也不知道这王天师在他的身后暗下黑手。

        那众兵士见了,一阵惊呼,但都是那慌了手脚,动都动弹不得,哪个还能上前相救于他,也只有眼瞅着这刘大人命丧黄泉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如雄鹰般的在那空中掠过。

        王天师只觉得自己运了内力的棍子就要落下之时,被一股强大的劲力一震,竟然失去了控制,“嗖”的一下脱手飞出。

        当下自己的手臂便失去了知觉,抬眼惊悸的望着那轻轻落下的老祖。

        刚刚的这一下交手,便知道自己绝非这老祖的对手,不仅颓然的长叹一声。

        老祖一出手,便展露出那别人所不及的绝世武功,自然引起了这众兵士的一阵感叹和赞誉之声,纷纷竖起大拇指。

        王天师见了,脸上当然是挂不住的,自己当初刚到这大安山时,这些兵士对自己也是这样的崇拜。

        可这现在物是人非,自己风光不再,他不仅油然而生出那五限的感叹来。

        他绝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他要奋力一博,宁肯被打倒,也不要被吓倒。

        也许命运的天平,会向自己这面倾斜也不好说。

        想到这,他瞅准了机会,腾身一跃而起,向着那老祖飞奔过去。

        这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这机会有时就是在你拼搏之中赢取的。

        老祖眼瞅着这王天师要做那困兽之斗,嘴角不仅挂上了一丝冷笑,心道今天让他尽情的发挥,最后再将其制服,那样的话,他才会输的心服口服。

        当下将那一双手掌上下翻飞,迎着王天师奋力挥来的半截短棍,与其缠斗一处。

        虽然这老祖一掌便可将其毙命,但还是那心生怜悯,不想痛下杀手。

        可这王天师却似乎觉得这老祖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厉害,自己完全可以与他战个不分上下。

        这越想心里越发的膨胀起来,那手中的棍子更加肆无忌惮,一阵劈头盖脸不管不顾的向着那老祖打来。

        那老祖见了,也不仅心生恼怒,一声厉喝道:“你这妖道,到这大安山来欺世盗名,妖言惑众,欺骗这卢龙军节度使刘大人传授什么御女之法,我早有耳闻。今天一见,果是所言不虚。特别是你竟然嫉贤妒能,为了栽赃陷害我们师徒二人,派那二狗子乱杀无辜,真的是那罪该万死!现下还要垂死挣扎,我岂能放过你去?看掌......!”

        说着话,实在是那气忍不过这王天师直扑直上得寸进尺的样貌,那手掌向着那王天师的胸前拍去。

        那王天师自觉的自己占了上风,一时得意忘形,那手中的棍子正在那老祖的身前的上下左右一阵的舞动。

        冷不防“噗”的一掌被那老祖推到胸口,当下一阵眩晕,身子晃荡着差点跌倒,使劲咬牙方始站住。

        嘴里一咸,忍隐不住,“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抬眼见了,不仅大惊失色。

        那老祖也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罢了,并不想要他的命,所以没再逼上前去。

        可有人不这么想,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

        “噗”的一剑刺进那王天师的后心,王天师“啊”的一声惨叫,身体晃了晃,扭转身子,瞪着一双惊悸的大眼睛,紧盯着手中提着那带血短剑的刘仁恭,吃力的道:“刘大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不给我留条活路呢......?!”

        一边说着话,一边蹒跚着向前走了两步。

        刘仁恭望着他那扭曲变形,让人见了,异常恐惧的一张脸,恐慌的向后退着,嘴不停的呢喃着:“你别过来......!”

        手里提着那滴血的短剑,不停的抖动着指向那王天师。

        二狗子见了,痛心疾首的大叫一声:“师父啊——!”
    忘忧小说网医带渐宽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番茄小说小说是什么结婚以后1v1七上九下(全) 小说久旱逢你by酱子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