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残阳如血剑气如霜 > 正文 第一章午夜争斗“一窟鬼”
        "天下见刀兵,哀鸿遍山野。百姓流离苦,难得安宁日。上苍应怜民,广撒菩提心……!”

        忧伤哀怨的歌乐之声,飘荡在汴梁城王妈妈家“一窟鬼” 勾栏院的午夜上空。

        王妈妈家“一窟鬼”勾栏院的大堂上,众宾客眼神中充盈着迷惘和无奈,瞅着半尺高的台上那凤眼含怨,柳眉藏愁,手抚琵琶,轻启朱唇,如诉如泣吟唱着的姑娘,不禁发出阵阵叹息之声。

        此时打门外走进两个人,走在前头的是膀阔腰圆,满脸络腮胡子,如黑煞神似的壮汉;紧随其后的是自眉间至嘴角有一深深刀疤,整张脸给人一种痛苦不堪感觉,好似刚刚挨过了揍的瘦子。

        店主王妈妈慌忙相迎,点头哈腰,连说:“客官里请,里请。”待二人坐定,王妈妈一脸谄媚的道:“二位爷!来点什么?”

        "有那好酒好肉尽管快快上来,罗嗦什么。”壮汉粗门大嗓的嚷道。

        王妈妈见状,赶忙仰着脖儿向后唤道:“腊梅、春红,快上酒菜。”

        两位打扮妖艳的姑娘应声而出,一阵风的将几般嫩鸡、肥羊、牛肉以及一壶酒布排到来客的桌上。

        那刀疤脸端起酒壶,也顾不上用酒碗,对着嘴,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放下,用袖口抺了抺嘴,随后解下背上的包裹,搁到桌上,一对阴毒的三角眼寒光四射的环视着周遭。

        黑煞神似的壮汉,撕下一只鸡腿紧咬几口后,淫猥的眼神在忙碌着的两位姑娘浑身上下触摸半天,咧嘴“嘿嘿”一笑,随后瞅着台上吟唱着的姑娘一拍桌子,不耐烦的高声喝道:“够了够了,别净整些凄惨惨的调调,搅得人心烦,快快换段荤的,让大爷我开开心!”

        台上正吟唱着的姑娘,一惊之下,花容失色,声音嘎然而止,紧抿着樱桃小嘴,眼泪扑簌簌的落下,不知所措。

        众人都觉得这壮汉有些唐突,纷纷投来责怪的目光。

        座中一留着稀疏的五绺长髯,两鬓斑白,身着紫绣团胸绣花袍的老者,抱拳颤声道:“这位兄台,恕吾直言,自唐亡以来,短短的几十年便经梁、唐、晋,至吾汉,历四朝十帝,可谓外夷兵戈扰攘,内则乱贼迭起,战乱不断,频繁易主,百姓饱受流离之苦,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随之一阵不停的干咳,稍稍喘息片刻,又继续沙哑着声音道:“特别是当下,吾主刘知远刚刚驾崩,新皇刘承祐年未弱冠,北有契丹兵戈扰攘,西有吐蕃虎视眈眈,南有南唐、南汉、吴越、后蜀各自为政。中原大地也被藩镇诸侯分割的七零八落,河中节度使李守贞、风翔节度使王景崇、永兴军节度使赵思绾,趁机联合谋反;在这国家危难之际,商女尤知亡国恨,更何况吾等堂堂七尺男儿,谁还有心思沉迷于淫靡声色之中呢?!”

        壮汉被那老者一番呛白,加之众人一阵讪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神情尴尬的顿了一顿,随之仰天狞笑道:“既已知道朝不保夕,何不快乐一时是一时,岂容你这该死不死的老朽教训爷爷我!”

        “你——!”老者脸色惨白,浑身抖个不停,张大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放肆——!”

        只听“啪”的一声,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公门打扮、虎背熊腰之人拍案而起,一抖袍袖,横眉怒目道:“冯道老先生乃当朝太师,德高望重,岂容尔等羞辱,还不快快向老人家认错、赔礼。”

        大家识得说话的是开封府衙中的韩令坤捕快。

        “呀——呸!”那壮汉一听之下,立即咆哮起来,“难怪这汴梁城危在旦夕,却原来满城皆是口头上的将军,舌尖上的英雄,尽争那匹夫之气......”

        壮汉话没等说完,韩捕快厉声道:“大敌当前,本应同仇敌忾,这位兄弟为何长他人之志气,灭我等之威风,辱我满城臣民,再要胡言乱语,别怪在下不客气了!”

        此时,坐在壮汉身边的刀疤脸,终于按捺不住,向韩捕快不屑的瞥了一眼,冷冷的道:“看这位兄弟倒象个练家,可不知那三脚猫的功夫,够不够做那冲锋陷阵的大英雄;只怕叛军一到,管保跑得比兔子还快吧。”

        此话一出,当下激恼了韩捕快,连声道:“好,在下不才,今天倒要领教领教这位兄弟的本事!”

        话没等说完,人已跃落大堂中央,宽大结实的臂膀上下前后一阵抖动,墩实高大的身躯如一座铁塔般挺立在那儿, 一双厉目虎视眈眈的怒视着瘦子。

        大堂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哎唷——!哎唷——!两位爷,这是干吗呀?既是找乐子来的,何苦动这么大肝火,有话好说吗!”

        王妈妈见二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果真二人要是在这儿动起手来,打坏了家什物件倒是小事,倘若出了人命,官府追究下来,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慌忙赔笑脸,说好话。

        瘦子“嘿嘿嘿”的一阵奸笑,立起身,随手一按,竟将茶壶按进桌面,只剩半个壶身在外。

        众人一见之下,心中暗暗吃惊。王妈妈哪见过这阵仗,慌乱择路与众姑娘一起奔向后厢躲藏。

        立在那儿的韩捕快没等移步趋前的瘦子站稳,早已拳头裹着劲风,一着“黑虎掏心”,向他当胸捣去。

        这一拳的力道势逾雷霆万钧,韩捕快用上了平生之力,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干瘪巴叽的家伙,一拳打到爪洼国去。

        眼瞅着韩捕快凶狠异常的一拳,已触及瘦子前胸;再看瘦子,仿佛一片风中飘浮不定的树叶,待拳到胸前,只稍稍将身体一缩一侧,轻描淡写的躲过了致命一击。

        韩捕快由于用力过猛,收势不住,“噔噔噔”一路前抢,“噗”的倒地。

        壮汉坐在那儿幸灾乐祸摇头晃脑的一阵狂笑,“你这只黑虎,心没掏着,怎么变成饿狗抢屎了?”

        韩捕快双目赤红,青筋暴突,打地上一跃而起,脸早已紫涨的如块红布,“苍啷”的一声,将腰中佩刀拔出。

        烛光摇曳中,佩刀发出森人的寒光。

        众宾客赶忙闪躲一旁,胆小的则夺门而逃。

        “捕快!免......免开杀戒!以德服人!”

        冯太师远远的颤抖着身子,跺着脚,声嘶力竭的吆喝着。

        本来为了几句话的争讲,也犯不上动刀拼命,只因韩捕快刚一交手就跌了面子。说来也是,这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捉得什么案犯、盗贼啊?如果今天不争回面子,那以后在府衙里是没法混了。

        念及到此,韩捕快已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只见银光闪过,“唰、唰、唰……”挥出了劈、撩、扫、架、扎、挂、斩、刺八刀。

        刀刀斩向瘦子身体要害部位。

        好快的刀!

        刀舞的快,人躲得更快。

        如此快的刀,竟刀刀落空。

        韩捕快当下心头一惊,一愣神间,不待他使出第九刀,瘦子已一跃而起,凌空一脚,重重的踢在他的面门之上。

        韩捕快被踢得身体向后飞落,摔在一张桌上,整张桌子被砸得粉碎,杯盘碗盏滚落一地,发出清脆的碎响。

        再看韩捕快,神情痿顿,脸色惨白,已无还手之力 ,众人赶忙将他扶到一旁。

        一直在一旁冷眼相观的一少年公子摸样的人,此时再也忍耐不住,腾身而起,倏然飘落到瘦子近前,抱拳一拱,道:“请问尊兄高姓大名?在下也好讨教!”

        内中有识得的悄悄的议道:“这位可是城西石家庄的石大公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主儿,今天要有好戏看了。”

        瘦子一楞,当下正色道:“我刁一刀是也,足下有如此一身好功夫,不知姓甚名谁?”
    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踏星适宜夫妻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