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月谣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王妃
        纳妾?耶律华?拓跋家二小姐又是谁?

        因为洛阳就在北魏的南边,出了前秦很快就能到,这些天都在路上嬴抱月也就没多打听洛阳那边的消息。

        结果没想到,她就几天没了解,就出了个这么重磅的。

        “哎,那个传言居然是真的,”丁酉娘听着酒桌边酒鬼们的议论,神情却没多意外,只是紧了紧头上的头巾,低低道,“他就不能多等几天,好歹等孟姑娘死了之后。”

        “哈哈哈,光华君真是好福气,马上就要娶王妃了,还新抬一房小妾入府,这在别苑过得真是有滋有味啊。”

        “什么王妃,再过几天就是太子妃喽!你有那身份你搞不好纳的更多!”

        “哈哈哈,我怎么比得上?老子要是有光华君那张脸,现在早妻妾成群了!”

        周围的男人开着带颜色的笑话,嘻嘻哈哈羡慕着光华君的好福气,丁酉娘只觉得悲哀。

        其实她也不认识那个叫作孟诗的女子,只是莫名地为那个女子感到不值。

        贱民和王公子弟,怎么想也不可能,最后会赔进去的,就只有女人而已。

        男人是一点影响都不会有,哪怕老婆死了,伤心一阵还是能照样续妻重娶,更何况这种没名分的,嘴上说得在天花乱坠,照样坐拥娇妻美妾在怀。

        真是造孽啊。

        丁酉娘在心中叹了口气,心头一突连忙去看嬴抱月的表情,她知道嬴抱月素来温柔,听不得这种事,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嬴抱月坐在桌边,神情有些古怪。

        “酉娘,”嬴抱月筷尖点了点碗沿,“光华君他应该还在孝期吧?怎么能纳妾?”

        北魏先王耶律宏尸骨未寒,按理说儿子孙子都要守三年的孝,孝期连房事都不能有,耶律华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抬小妾,这是嫌没人弹劾他么?

        刚听到这个消息她是难免愤怒,愤怒之后却立即感到奇怪。

        “哦,听说这是先王留下的遗旨,”丁酉娘道,“先王在临终前感叹太子一脉子嗣不丰,特令太子一脉守孝一天代一年,守三天即可,赶紧娶亲纳妾开枝散叶才是正经。”

        耶律宏有几十个儿女上百个孙子,和老爹比起来,耶律朗的儿子只有个位数还没有孙子,的确可以算得上子嗣不丰。

        但儿子不多毕竟不是没儿子,那个最恪守礼教的耶律宏会留下这样的遗旨?

        嬴抱月咋想咋觉得奇怪。

        “这遗旨,还有没有说别的事?”

        “有,”丁酉娘惊讶于嬴抱月的未卜先知,思索着道,“先王还说光华君是他最疼爱的孙子,临终前却没能看到孙子娶亲,为平生一大憾事,特赐婚拓跋家二小姐为光华君的正妃,就在他下葬后一个月后完婚。”

        呵呵,原来等在这里。

        嬴抱月恍然大悟,同时也终于知道这拓跋家二小姐是谁了。

        正妃吗?

        中阶大典时莫华当着孟诗的面许下的诺言还历历在目,嬴抱月记性很好,她记得莫华当时说过他爷爷曾和他约定,让他自己挑选正妃。

        就是这个爷爷,会在临死前耶律华不在场的情况下赐给他一个正妃吗?

        当然不排除耶律宏在临终前头脑不清醒以前的想法有所改变的可能,但如果他真的那么想看到孙子娶老婆,在自己活着的时候赐婚不行吗?非得死后硬来一出?

        这遗旨……

        “这遗旨我在东吴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过,当时只听说先王驾崩和一个月后登基大典的消息,”嬴抱月问丁酉娘,“怎么没听说赐婚一事?”

        “这遗旨是在十天前才公开的,听说是刚找到,”丁酉娘有些唏嘘,“我们这些北魏人之前也不知道呢。”

        十天前?

        耶律宏头七都已经过了,这遗旨才找到?

        还是说……是那个时候才编好的呢?

        伪造圣旨是诛九族的大罪,嬴抱月不觉得这是世家子弟有胆量做的事,她沉吟了一下,“这位拓跋家二小姐,你有所了解吗?”

        丁酉娘摇摇头,她毕竟只是个平民,“我只知道她是现任家主的嫡女。”

        家主的嫡女,嬴抱月一怔,那就是拓跋寻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了。

        拓跋寻是现任拓跋氏家主的庶子。

        “对了,”丁酉娘一拍手,忽然想起一个传言,“我之前在洛阳卖酒的时候听说过,这位拓跋二小姐似乎极为迷恋光华君,曾经发誓非光华君不嫁。”

        这……

        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这么大张旗鼓地宣扬这些,真的没问题吗?

        似是察觉到嬴抱月眼中的疑惑,丁酉娘解释道,“将军,你不知道,说喜欢光华君在洛阳贵女之间不是什么稀罕事。”

        洛阳城的贵女们,十个有九个未出阁前都把光华君挂在嘴边,但最后还是乖乖嫁给了别人。

        毕竟不是谁都有强迫耶律华娶她们的资本。

        所以这还是种流行了?

        嬴抱月有些牙酸,忽然觉得男人长得太好看真不是什么好事。

        拓跋家的事放在一边,她还有个关心的事。

        “光华君要娶的那个小妾,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么?”

        “将军你问这个做什么?”丁酉娘一愣,没想到嬴抱月居然会关注一个小妾的名字,毕竟世间大部分女子都没什么正经名字,更何况一个身份低贱的妾室。

        “不知道名字也没关系,我只想知道……”嬴抱月神情有些复杂,“那个小妾不姓孟吧?”

        想到孟歌被耶律华留在身边的消息,嬴抱月握紧了双拳。

        如果那个小妾姓孟的话……

        她大概还要去抢个亲了。

        “不,”丁酉娘有些奇怪地看了嬴抱月一眼,“听说那小妾是光华君身边一个宫女,叫小什么来着?反正没有姓。”

        嬴抱月长出一口气。

        她不管耶律华是真情也好假意也好,如果他真敢纳孟歌为妾坏她名声,她也就真敢宰了他。

        好在事情没有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但嬴抱月还是有些不解,耶律华这个时候纳妾是要做什么?

        回到北魏,从莫华变为耶律华开始,此人就让她觉得非常陌生。

        他,到底想干什么?

        
    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