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月谣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再会
        安顿下来赫连晏才发现从他将这个女子从湖中拖出来到现在,她身上衣裙的水都没干,后背和他身体没有接触的部分甚至还挂着冰碴。

        由此而见这个女子身体衰弱到了何等程度,居然连水法者基本的控制水分的能力都无力掌控。

        赫连晏记得那日在崖下第一次见她之时她也正从水中出来,但身上还是干爽的,这正是水法者的能力。

        但世间万物一体两面,就像雷法者多易怒一般,水法者也有相对的弱点。

        水法者大多体寒。

        如果身上水分长久未干,她恐怕很难再次醒来了。

        赫连晏静静注视着床上浑身湿淋淋的少女,下一刻拉过一边叠得整整齐齐的青布被褥想盖在了她身上。然而抖开之时他发现这棉被简直薄得可以,他环绕了这雪洞一般的屋子,很难想象居然有人在这么冷的屋子里盖这么薄的被子。

        赫连晏环视四周,更没在这屋中发现火盆炭炉任何能取暖的东西,他一个雷法者待在其中都觉得冷的可以。

        但某种情况也说明他此时的身体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但被子虽薄,总比没有好。赫连晏将被子盖到了少女身上,坐在一边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不管怎么说,他先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坐在床沿的少年睁开眼睛,感受着丹田真元重新变得丰盈,赫连晏看向床上女子,眸光一凝。

        他调息结束,发现这女子身上的水珠还是没有干,身上薄薄的棉被反而都被浸湿。

        赫连晏掀开了润湿的被子,静静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

        湿润的被褥黏动了她的衣襟,赫连晏顺着襟口看下去,看到她领口的一抹青色,碧绿的眸子微微闪动。

        下一刻,他向她的锁骨伸出手去。

        少年的骨节拨开女子被浸湿的衣襟,层层深入深处,赫连晏眼中却没有丝毫遐思,只是凝视着手下人的锁骨。

        他记得那里好像有一道刺青,经过他的观察,不知是不是巧合,每一次她使役蛇的时候都会摸那个地方。

        赫连晏剥开贴在她肌肤上的衣物,向那道刺青伸出手去。

        安顿下来赫连晏才发现从他将这个女子从湖中拖出来到现在,她身上衣裙的水都没干,后背和他身体没有接触的部分甚至还挂着冰碴。

        由此而见这个女子身体衰弱到了何等程度,居然连水法者基本的控制水分的能力都无力掌控。

        赫连晏记得那日在崖下第一次见她之时她也正从水中出来,但身上还是干爽的,这正是水法者的能力。

        但世间万物一体两面,就像雷法者多易怒一般,水法者也有相对的弱点。

        水法者大多体寒。

        如果身上水分长久未干,她恐怕很难再次醒来了。

        赫连晏静静注视着床上浑身湿淋淋的少女,下一刻拉过一边叠得整整齐齐的青布被褥想盖在了她身上。然而抖开之时他发现这棉被简直薄得可以,他环绕了这雪洞一般的屋子,很难想象居然有人在这么冷的屋子里盖这么薄的被子。

        赫连晏环视四周,更没在这屋中发现火盆炭炉任何能取暖的东西,他一个雷法者待在其中都觉得冷的可以。

        但某种情况也说明他此时的身体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但被子虽薄,总比没有好。赫连晏将被子盖到了少女身上,坐在一边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不管怎么说,他先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坐在床沿的少年睁开眼睛,感受着丹田真元重新变得丰盈,赫连晏看向床上女子,眸光一凝。

        他调息结束,发现这女子身上的水珠还是没有干,身上薄薄的棉被反而都被浸湿。

        赫连晏掀开了润湿的被子,静静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

        湿润的被褥黏动了她的衣襟,赫连晏顺着襟口看下去,看到她领口的一抹青色,碧绿的眸子微微闪动。安顿下来赫连晏才发现从他将这个女子从湖中拖出来到现在,她身上衣裙的水都没干,后背和他身体没有接触的部分甚至还挂着冰碴。

        由此而见这个女子身体衰弱到了何等程度,居然连水法者基本的控制水分的能力都无力掌控。

        赫连晏记得那日在崖下第一次见她之时她也正从水中出来,但身上还是干爽的,这正是水法者的能力。

        但世间万物一体两面,就像雷法者多易怒一般,水法者也有相对的弱点。

        水法者大多体寒。

        如果身上水分长久未干,她恐怕很难再次醒来了。

        赫连晏静静注视着床上浑身湿淋淋的少女,下一刻拉过一边叠得整整齐齐的青布被褥想盖在了她身上。然而抖开之时他发现这棉被简直薄得可以,他环绕了这雪洞一般的屋子,很难想象居然有人在这么冷的屋子里盖这么薄的被子。

        赫连晏环视四周,更没在这屋中发现火盆炭炉任何能取暖的东西,他一个雷法者待在其中都觉得冷的可以。

        但某种情况也说明他此时的身体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但被子虽薄,总比没有好。赫连晏将被子盖到了少女身上,坐在一边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不管怎么说,他先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坐在床沿的少年睁开眼睛,感受着丹田真元重新变得丰盈,赫连晏看向床上女子,眸光一凝。

        他调息结束,发现这女子身上的水珠还是没有干,身上薄薄的棉被反而都被浸湿。

        赫连晏掀开了润湿的被子,静静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

        湿润的被褥黏动了她的衣襟,赫连晏顺着襟口看下去,看到她领口的一抹青色,碧绿的眸子微微闪动。

        下一刻,他向她的锁骨伸出手去。

        少年的骨节拨开女子被浸湿的衣襟,层层深入深处,赫连晏眼中却没有丝毫遐思,只是凝视着手下人的锁骨。

        他记得那里好像有一道刺青,经过他的观察,不知是不是巧合,每一次她使役蛇的时候都会摸那个地方。

        赫连晏剥开贴在她肌肤上的衣物,向那道刺青伸出手去。

        下一刻,他向她的锁骨伸出手去。

        少年的骨节拨开女子被浸湿的衣襟,层层深入深处,赫连晏眼中却没有丝毫遐思,只是凝视着手下人的锁骨。

        他记得那里好像有一道刺青,经过他的观察,不知是不是巧合,每一次她使役蛇的时候都会摸那个地方。

        赫连晏剥开贴在她肌肤上的衣物,向那道刺青伸出手去。

        无弹窗()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番茄小说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