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月谣 > 正文 第二章 少司命
        活人被钉死在了棺材中已经足够惊悚,而在无限寂静的地底传来脚步声这已是能把人吓死的程度了。

        没错,地底。

        虽然刚清醒不久但林抱月已对身边的环境做出了判断。

        她此时身处在一口棺材之中,而这口棺材很可能被埋在地底或者身处地宫之中。

        林抱月认为可能性较高的是后一个,她不大可能被埋在土里,因为她没有闻到土壤的味道。

        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对周围的环境就很敏锐,气味虽告诉她没被埋入土里,但拜这份敏锐所赐此时心里腾起了不好的预感。

        林抱月不知道正常人发现自己被钉在棺材里该是个什么反应,毕竟她从小就被人说遇事不像个正常人。

        但哪怕她不算个正常人也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不正常。

        耳边传来的脚步声很轻,如果她的听力没被撞出问题那么那脚步目前离她还比较远。

        据此也可以推断出她所处的空间有多大了。

        很大很大。

        但不幸的是,虽然距离较远,但足以判断那脚步声的主人在朝她这个方向而来。

        听声音是两个人,且似乎抬着什么重物,那两人的脚步异于常人的轻,如果不是那个重物也许甚至不会被她发现。

        像是在顾忌着什么,那脚步声走走停停。

        一步,两步,三步。

        鬼鬼祟祟的脚步声。

        原本神秘死寂的地底传来这样的声音,林抱月实在很难相信这两个人是来救她的。

        无法判断来者的善恶,那么她只能想办法自救。

        想要自救就要从了解现在的情况入手。林抱月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尝试摩挲手中的红玉。

        刚刚在思考现状之时她尝试活动身体,她发现虽坐不起来,但手脚脖子还能动。

        但能动的只有手腕脚腕以下和肩膀以上部分。

        说白了就只能动动手指脚趾和脑袋。其他部位如灌铅一般紧紧和棺材底贴合着。

        既然能感觉到身体其他部分,意味着肉体本身没有失去知觉,她之所以动不了是因为……

        林抱月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伴随着她的猜想,原本漆黑一片的棺材顶发出淡淡的红光。

        林抱月睁大眼睛,看着如同鲜血流淌一般的诡异光芒,无数藤蔓一般的线条在她的眼前铺展开来。

        “这是……阵法?”

        脑海中出现这句话的时候林抱月自己却吃了一惊。

        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些?

        她在高考前是绝对没有见过这些图案,但刚刚一瞬间却在心里本能地道出了答案。

        她还有股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心底浮现的答案即为真实。

        这些图案映衬了她之前的猜想。

        她的肉身是被某种阵法牢牢束缚在了这口棺材里。

        可是为什么?林抱月皱起眉头摩挲指尖红玉,她不是不相信这世间有神秘力量在,但她不明白这股力量把她搬到一口棺材里作甚。

        没错,就是搬运。

        读多了网文的现代孩子或许会以为遇上了穿越或奇遇,至少也是瞬移之类的超自然现象。但在林抱月看来她遇到的连瞬移都算不上。

        上一秒撞车下一秒醒来就到了棺材里,听上去很神秘,但人在昏迷之时感觉不到时间,只要趁着她被撞昏之时搬到到这口棺材再合上,就能神不知鬼不觉营造出这个效果。

        穿越也好瞬移也好怎么可能人人都遇上,她不过是个从小没有父母靠福利院资助才有参加高考资格的普通准大学生,连绑票都没资格,大概就是路边被人捡尸卷入了什么意外……

        意外……

        冷静的思考里嬴抱月突然睁大了眼睛。

        越睁越大。

        咚咚咚。

        她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声音甚至盖过了远处的脚步声。

        对于被同学誉为非人般的冷静的她而言,这是今生最为激烈的跳动。

        因为就在棺材上深红花纹越来越亮的时候,林抱月看见了她的脸。

        不,正确的来说是分崩离析的原本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脸。

        这不是小说情节也不是做梦,林抱月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指尖的红玉。

        是镜子。

        紧贴她脸颊的棺材盖上镶嵌着一块打磨得极其光滑的铜镜,而这块铜镜上面纵横着红色的花纹,她的脸映照其中看上去才分崩离析。

        脸是林抱月熟悉的脸,甚至比她熟悉的脸更美,但刚刚让她呼吸差点停止的是,映照在这面全身镜中这具身体的衣服。

        躺在棺材中的少女身着的不是她熟悉的蓝白相间的校服,而是一件做工极为繁复古色古香的衣裙。

        说是古色古香甚至不准确,这服饰不同于任何她在古装剧中看到的女主衣裙,透露着极为特别的气息。

        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简直就好像会出现在远古壁画中……

        古老又庄重的衣服。

        随着这可怕的猜想林抱月睁大眼睛,因为她发现在铜镜的上方居然还镌刻着一行行的篆字。

        这是……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一共十三行。

        这诗句仿佛刻在林抱月的灵魂里。

        她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楚辞。

        《楚辞·少司命》

        少司命。

        伴随着这个名称在她脑海中浮起,林抱月仿佛当头一棒,内心翻江倒海,无数破碎的画面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同时响起的还有之前苏醒前的声音。

        原来那不是她的幻觉,是曾经属于她的记忆的碎片。

        她的前世,这句身体真正的主人所残留的记忆。

        看着记忆里祭柱下疯狂的诸多脸孔,林抱月终于想起自己曾几何时看过这样的光景。

        就在这个时候,她终于想起自己是谁。

        她穿回了自己的前世。

        而她的前世,被镇压在这口棺材中的人物是。

        她是,少司命。

        神女,少司命。

        ……

        ……

        然而除此以外的事,如何被关到这口棺材里的事,林抱月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而就在她头疼欲裂之时,那鬼鬼祟祟的脚步声终于到达了她的身边。

        “怎么这里还有一口棺材?这和图纸上画的可不一样啊!”

        一个粗噶的声音在棺材外响起。

        坏了!

        棺材里的林抱月额头渗出冷汗,她光沉浸在自身身份的震惊中,忘了外面的危机!

        “噤声!”另一个尖细但被压低的声音响起。

        “此地不宜久留,即便有许大人的护身符但超过半个时辰胸腔就会烂掉,我们只剩下一刻钟了!其他的别管了,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声音粗噶之人闻言立刻紧张起来,“好,那赶紧开始吧!”

        重物落地声传来,两人放下了手中的物品,那个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不是那个妖女在嬴氏子孙身上下了守护,我们哪里要冒如此大风险!”

        只听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的盖子被揭开,粗声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真……真是……公主殿下……”

        “一个幸存的孤女罢了!”尖声人呵斥道,“她兄长为了卖她和亲求荣,连国体都不要了,有什么好怕的!”

        “可……可这毕竟是太祖陛下的血脉……”粗声人吞咽了一下口水,结巴地问道“在这里施展这阵法真……真的能杀了她吗?”

        “不如说只有在这里可以一试,”尖声人冷声说道,“毕竟只有这里,是传说中唯一能隔绝人神守护嬴氏子孙护身之术的地方。”

        人神?

        一边棺材里的林抱月闻言心头一跳,心底对这个词产生了莫名的异动。

        这一切到底是……

        然而不等她想起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尖声人继续开口。

        “这阵纸是那个妖女留下的,过了七年能不能杀了嬴晗日我不知道,”那个人得意地开口,“但杀掉陛下这位妹妹……”

        他顿了顿,说出了那个让一边棺材内的林抱月心神俱震的名字。

        “杀掉嬴抱月,绰绰有余。”

        林抱月瞪大眼睛。

        嬴抱月?

        谁?
    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七猫小说的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