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猎魔烹饪手册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意想不到!
        霍夫克罗开始说话的时候,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杰森。

        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着杰森。

        他希望从杰森的脸上看到更多的情绪,然后,以此为突破口。

        但是,令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失望的是,杰森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淡然,没有任何的震惊,甚至就连一丁点儿的意外都没。

        “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

        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下意识地强调着。

        他认为是杰森不相信他。

        随后,这位顾问就补了一句。

        “我可以向真灵发誓!”

        说着,对方就比划出了向真灵发誓的仪式手势。

        对此,杰森依旧无动于衷。

        杰森并不奇怪‘牧羊人’在特尔特。

        对方虽然被他的老师‘丹’在【追猎】中,但是对方不是第一次逃脱这样的【追猎】,很明显对方有办法暂时甩开自己的老师‘丹’。

        有过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经历,杰森十分确认这一点。

        至于对方知道他晋升‘守夜人’五阶?

        这同样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在这个充斥着‘神秘’的世界,想要隐藏一些秘密是十分困难的,而且,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隐藏,是当着莫顿、艾琳四姐妹、希德、艾尔帕等所有人的面直接展示的。

        或许在当时,只有莫顿想到了什么,但是事后,其他人也会想到这一点。

        然后,以希德、艾尔帕的性格,在莫顿严令之下估计不会在特尔特附近说。

        但是远离特尔特附近的人呢?

        例如自己的好友呢?

        例如自己的老师呢?

        写封信,告知他们。

        并且嘱咐他们这是秘密,不要告知他人。

        接着,这些人会遵守这一条例,在告知自己好友的时候会嘱咐这些好友‘这是秘密,不要告知他人!’

        然后,这一条例被保留。

        秘密却不再是秘密。

        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而‘牧羊人’想对他下手?

        那更是显而易见的了。

        双方有仇,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对方似乎误会了他一些事情,认为他真的服食了‘赫尔克魔药’。

        当然了,这也是杰森一直想要的结果。

        两者相加后,对方不对他下手才奇怪。

        毕竟,被一个‘守夜人’五阶【追猎】,和被两个‘守夜人’五阶【追猎】,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明白了这些后,杰森完全不会因为眼前霍夫克罗的话语而惊讶。

        因为,杰森更加明白的是,霍夫克罗为什么这么说。

        无非就是让他震惊,最好是恐惧。

        然后?

        自然是把握这次谈话的主动。

        杰森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所以,杰森不仅不为所动,还这么淡然地注视着霍夫克罗,尤其是霍夫克罗的发际线。

        对方虽然仪表整洁,头发也打理的一丝不苟。

        但正因为这样的打理,才会显得对方的发际线越发的后移了。

        很明显,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是一位很重视自己仪表的人,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会关注自己的缺点。

        后移的发际线,自然是其中之一。

        很快的,霍夫克罗在杰森的注视下感到了不舒服。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霍夫克罗会打断对方的腿。

        可面对杰森?

        他无法这么做。

        只能是扭动了一下身躯后,再次开口。

        “杰森阁下,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霍夫克罗,原本来自那个‘组织’——如果您真的继承了特尔康的遗产,那你一定对这个‘组织’不陌生。”

        “我和特尔康一样,都是来自那里。”

        “当然了,也都无法说出名字。”

        霍夫克罗说道。

        杰森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这个‘组织’成立在沃克三世时期,最初的目的只是一个类似聚会、交流般的沙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人的加入,让这个‘组织’改变了最初的目的。”

        “它变得神秘、强大,且……规矩众多。”

        “因此,我、特尔康等最初的一批老人忍受不了这样的规矩,选择了离开。”

        说到这,霍夫克罗一直保持平静的面容上出现了愤怒。

        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停顿了一秒后,让自己尽量平静地说道。

        “但是,我们受到了欺骗。”

        “这些所谓的规矩就是为了针对我们!”

        “他们将我们一脚踢开,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同样的,我们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也成立了新的‘组织’,开始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特尔康?”

        “他并不是新‘组织’的成员。”

        “事实上,很多老人都不愿意和‘组织’反目成仇,因为,他们知道‘组织’的强大,特尔康只是其中之一。”

        “但新的‘组织’依旧成立了,且和旧的‘组织’明争暗斗了数十年,且不落下风。”

        “因为,我们发现旧的‘组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铁板一块。”

        “他们中很多人,也都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而这是我们的机会!”

        霍夫克罗加重了语气。

        不单单是情绪上来了,还希望吸引到杰森的注意力。

        可是令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失望的事,杰森就这么坐在他对面。

        与之前一般,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杰森阁下,你不好奇吗?”

        “不好奇那个所谓的计划?”

        “不好奇两个组织的明争暗斗吗?”

        霍夫克罗问道。

        “为什么要好奇,一切不都是显而易见吗?”

        杰森反问道。

        “显而易见?”

        霍夫克罗不解。

        “你是西沃克七世的顾问,一直以来,都在和瑞泰亲王针锋相对,而瑞泰亲王在十几年前除去皇室身份外,就是个默默无闻的人,可是这十几年来,不仅成为了‘职业者’,还是双‘职业者’,且拥有一头巨龙做为坐骑,这还不够显而易见吗?”

        “旧的‘组织’选择了瑞泰亲王。”

        “新的‘组织’选择了那位西沃克七世。”

        “至于计划?”

        “‘源点’,对吗?”

        杰森轻声问道。

        而对面霍夫克罗震惊的神情就足以证明他猜对了。

        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看着杰森,眼中带着惊讶。

        不光是因为杰森猜到了两个组织所看好的‘委托人’,还因为‘源点’。

        特尔康!

        是特尔康!

        一定是特尔康告知了杰森!

        瞬间,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就变得满腹怨气起来。

        因为,他知道,他最后的优势也没有了。

        杰森已经从特尔康那里知道了一切,自然不需要他来解惑。

        想到这,霍夫克罗有些丧气。

        但,很快的霍夫克罗就再次神采飞扬起来。

        知道的越多越好!

        知道的越多,越会明白‘组织’的强大,约会明白‘合作’的重要性。

        想到这,霍夫克罗轻叹了口气。

        “既然杰森阁下从特尔康那里知道了一切,我就不多说了——那您现在应该明白,身处的是怎么样的局面吧?”

        霍夫克罗问道。

        杰森没有纠正对方话语中的错误,就这么顺着对方点了点头。

        霍夫克罗则是自顾自地说道。

        “刺杀西沃克七世,他们不止一次想要这么干了。”

        “但不是被我们阻止,就是自己人相互阻止了。”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成功了。”

        “我们的内部,出现了叛徒。”

        “这个叛徒让他们达成了一致——至少是暂时的一致,等到刺杀成功后,那种对己方的‘清洗’,显然是在扫清阻碍,为那位瑞泰亲王登上王位做最后的准备了。”

        “叛徒?”

        杰森开口问道,心底已经出现了猜测。

        “是‘牧羊人’!”

        霍夫克罗证实了杰森的猜测。

        “他原本是我们的人,不是最初加入的,是在之后加入的,表现出了非凡的天赋,接着,在完成了数次任务后,就获得了组织的全力培养。”

        “我们希望以他做为榜样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组织来。”

        “可是他却让我们失望了。”

        霍夫克罗提到‘牧羊人’时,脸上再次浮现了愤怒。

        杰森则是不置可否。

        ‘牧羊人’也许是背叛了霍夫克罗现在的组织。

        但是霍夫克罗现在的组织就是什么好鸟了?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一群‘守墓人’组成的组织,能是什么好鸟。

        双方大概率就是相互利用。

        然后,‘牧羊人’快了一步罢了。

        对此,杰森并不关心。

        “你来的目的?”

        了解到足够多的信息后,杰森开门见山地问道。

        他没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和对方耗下去了。

        “反败为胜的机会!”

        “一周后,西沃克七世的葬礼——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我们想要召唤西沃克七世的灵魂,让他告诉所有人,瑞泰亲王的真面目!”

        “而这,需要足够多的帮手!”

        “身为五阶‘职业者’,与对方的敌对,您就是我们最好的盟友!”

        霍夫克罗说着己方的计划。

        真的就是己方的计划,不是他的计划。

        他的计划是逃离。

        至于己方的计划?

        一群‘守墓人’都开始讲证据了。

        霍夫克罗心底只剩下了嘲笑。

        他对现在的组织已经并不抱希望了,他现在只关心自己该怎么逃离。

        自然的,这需要一些‘掩饰’。

        而还有什么是比西沃克七世的葬礼更加合适的呢?

        到了那个时候,组织和旧组织之间一定会爆发出一场大战。

        谁还会关注他这样的无名小卒?

        只需要改头换面,躲到东沃克就好。

        他甚至可以经营一两个商会,躲在幕后。

        或者干脆就是经营一片墓园。

        一想到这,霍夫克罗很干脆地说道。

        “我们愿意付出相等的代价,请您出席这次葬礼。”

        “可以。”

        “我需要至少三件珍宝级别的的秘术道具,或者相等的材料。”

        “还有……”

        “‘牧羊人’确切的下落。”

        杰森一点头,就给出了条件。

        珍宝级别的道具,按照理解就是至少能够符合五阶‘职业者’的道具。

        如果是特别版本的话,则会更强。

        在特尔康的笔记中,杰森了解到了这一点。

        这个时候提出来,自然是超出了应有的‘范畴’。

        请一位五阶‘职业者’出手,根本用不到珍宝级别的道具。

        即使是双职业也是如此。

        不过,杰森本就是漫天要价。

        等着的是对方的落地还钱。

        反正,不论怎么样,他都不亏。

        但是,令杰森意外的是霍夫克罗没有直接拒绝。

        “珍宝级别的秘术道具太稀少了,即使是组织内,也没有那么多,不过,材料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没有太多‘守夜人’、‘守墓人’的道具材料,‘骑士’的盔甲碎片倒是有一些,其它‘职业’的道具材料也有不少。”

        霍夫克罗说道。

        来之前,组织内的人已经决定了要大出血。

        反正不是他的,他又有什么好心疼的。

        当然,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按照杰森之前的打算,能够要道一件珍宝级别的秘术道具或者相等价值的材料就可以。

        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的答应了。

        那还有什么犹豫的?、

        对方都把刀递了过来。

        那他自然是要把这一刀宰下去了。

        “只要是秘术材料就好。”

        “不限定职业。”

        杰森说道。

        他不挑食,只要是食物就好。

        “那就没问题了。”

        “至于‘牧羊人’……”

        “我们肯定他就在特尔特,但是在哪?”

        “暂时无法肯定。”

        “不过,到了西沃克七世的葬礼时,他一定会出现——那里有着他最为要紧的一件东西。”

        霍夫克罗信心十足地说道。

        “什么东西?”

        杰森问道。

        “‘赫尔克魔药’!”

        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回答着,然后,就这么笑了起来:“‘牧羊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对‘赫尔克魔药’异常着迷。”

        “他不止一次大价格的收购‘赫尔克魔药’。”

        “甚至,是不惜为此布局。”

        “所以,当一支白银级的,没有精炼过的‘赫尔克魔药’出现时,他一定会出现。”

        “哦。”

        “原来是这样啊。”

        杰森点了点头。

        对于这位西沃克七世顾问所说的,并没有怀疑。

        之前见到‘牧羊人’的时候,对方就对‘赫尔克魔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杰森发现了化被动为主动的方式。

        与其等到西沃克七世的葬礼。

        还不如他主动出击。

        因此,下一刻——

        “我们合作的前提,再加一条。”

        “白银级的‘赫尔克魔药’!”

        杰森补充道。

        他真的是为了主动出击,并不是为了尝尝那白银级别的‘赫尔克魔药’。

        霍夫克罗一愣

        但是,马上的,这位西沃克七世顾问就笑着点了点头。

        “没问题。”

        “您的要求十分合理,我想组织内的成员一定不会拒绝。”

        说着,这位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就站了起来。

        对方准备离开了。

        杰森也没有挽留。

        双方没有这样的交情。

        目送对方远离。

        直到消失不见时,杰森才再次返回地下室。

        踏、踏踏。

        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

        他的手掌握住了短柄宽刃砍刀的刀柄。

        他双眼饶有兴致的看着站在地下室中间的不速之客。

        一个他没有想到的客人——

        瑞泰亲王。

        (本章完)

        
    喜马拉雅免费听小说书旗小说小说网下载第三书包辣肉网文通房1v1熬夜不辜负月亮小说原著十大完结巅峰玄幻小说小说txt下载七猫免费阅读小说阅读器下载小说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