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别叫我歌神 > 正文 第308章:邹老的徒子徒孙们
        会议室里,有一群历史学家和学生们,正对着一帧帧播放的画面,比对着各种先秦古墓的出土文物图片。

        整个会议室里,一片烟雾缭绕,根本就是大型修仙现场。

        这熬了一晚上,浓茶、咖啡和香烟,当然是不可缺少的了。

        邹老居中而坐,他年龄大了,精神不济了,正在打盹。

        其实邹老本人的专业偏向考古,而非史学研究。

        考古主要是研究各种遗物、遗迹、遗体,需要用到许多的新技术、新理论,糅合了人类学、地质学、生物学等等,偏向自然科学;历史学则大多是研究各种典籍文献,需要各种思维工具,偏向人文社科。

        考古在欧洲归属于历史学,在北美却多属于人类学,国内的话,考古是归属于泛历史学的,属于社科类,把考古学家叫做历史学家,理论上来说也没错。

        但狭义上的历史学和考古学两者的关系,却复杂得多。两者若即若离,处在互相看不起对方,却也互相用得到对方,好起来穿一条裤子,打起来就打一脸血的状态。

        邹老并不狭隘,门下弟子各半,涉猎颇广。

        而为了这次东原大学地下的遗迹,邹老几乎将自己所有的弟子都招了回来。

        现在一边查资料,一边查文物照片,一边和视频上的核对。

        一开始,大家对邹老拿一个MV来核对各种文物,还各种抗拒,觉得邹老实在是小题大做。

        我们堂堂教授、研究员甚至长江学者,你让我们来做这个!

        这种活儿,先不说有没有什么价值,就算是有价值,交给学生们做不就好了吗?

        但是老师发话了,能怎么办?

        几个人一边监督自己学生干活,一边自己慢慢磨蹭,一边抬眼看着坐在最前面的邹老。

        邹老眯着眼睛,偶尔睁开眼睛,扫视全场,然后再眯上眼睛。

        像是一个监考的老学究似的。

        这些人里,年龄大的,已经五十了,年龄小的,大概才二十出头,这些就是邹老的亲传弟子,以及他们的得意门生了。

        邹老前半辈子几乎全部贡献给了学业,和弟子们朝夕相处,亲教亲待,照顾他们的生活,教导他们为人处世的道理,这些弟子们,每一个都像是他的孩子。

        而现在,邹老已经走到了自己能走到的顶点,各种荣誉加身,身兼各种学会、协会的职位。

        但可惜的是,国内的社科类是没有院士的,邹老也只能扫一些譬如欧亚院士、外籍院士之类的头衔,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弟子们保驾护航。

        没有院士头衔,虽然有些遗憾,但名头终究是身外之物。

        他更大的执念,其实是想要帮自己的几个弟子们再进一步。

        五十岁的黄乃刚,跟随他时间最久,学术成绩也很优秀,但总是差了一步,没能评上长江,五十岁的年纪,再不努努力就评不上了,加上家庭压力特别大,又是冷门的考古学,总要帮一些。

        四十多岁的郑建国,刚刚在东原大学成为正教授,也需要点研究成果稳定自己的位置。

        其他数人,也各有各的困境,各有各的挑战。

        走学术这条路,如背负巨石赤脚踏在荆棘之上。

        但这些弟子们,之所以能够受到他的青睐,其实大多是凭借一股专一的精神,而不是真的多有天赋,成就或许终究有限。

        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到他现在的位置。

        只有三十出头的赵兴盛,给了他最大的希望,聪慧敏锐,三十多岁就直接评上了教授,这个年龄在冲刺长江之前,还可以冲一冲青年长江,而且大有希望。

        是他之前最得意的门生。

        他曾经很是得意,觉得自己后继有人,直到有一天,他见到了谷小白。

        这个孩子,他哪里是赤脚走在荆棘上,他简直就是开着压路机,一路碾压了过去。

        所到之处,荆棘变柏油马路。

        这压路机还是时速能到六十迈的……

        可最好的人才,最顶级的天才,谁喜欢在考古、历史这种领域里消磨?他们都是奔着最顶级、最需要天分的领域去的。

        譬如,数学、物理。

        而他,之所以让这些人来看谷小白的MV,就是希望能够开拓一下他们的眼界,拓展一下思路。

        至少,能让这个谷小白牌压路机,帮他们多压一段路吧……

        能跟在后面,也是好的。

        他们不可能真的把谷小白的这个MV当成金科玉律,但是正如邹老的说法,谷小白有着“敏锐的历史触觉”,“极强的先见性和洞察力”,他的音乐和MV,完全可以给在座的各位提供一些灵感,和方向上的启发。

        这点上来说,谷小白的MV,是有研究价值的。

        只是值不值得半夜不睡觉来研究,还需要斟酌一下。

        在座的所有人,一开始,都是带着批判性的想法,来研究、比对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想法慢慢变了!

        “我去,这个五连坛,竟然可以当娱乐工具?这是当投壶用了?先民的脑洞不可能这么大,这是导演在脑洞大开吧,对不对?”有人在研究陶器。

        “等等,这个是什么水果?木瓜?这个好像还有黄瓜?那个是梅子吧……”有人在研究春秋时的各种饮食习惯。

        “你看看这个断裂的青铜抓手,是不是马车上的?我看是长得一样的,我还以为是某种祭器的一部分,啧啧,难怪看起来就是很适合抓握的样子,这么说,之前所有的推测和与之相关的研究都错了?难怪感觉那么牵强……”

        “不是吧,我没看错吧,这个是铁器?春秋时的铁器就已经这么发达了吗?难怪我们这次发掘出来了那么多的铁器!”

        “老师,你看这个碎片,是不是和这个一样的?这是女子的饰品啊!”

        “我觉得我可以专门研究一下春秋时的市井娱乐,然后写一篇论文,等等,我有论文题材了?我可以毕业了!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毕业了,呜呜呜呜……”

        “我跟你们说个诡异的事,我已经从视频中看到了至少七种已经濒危甚至灭绝了的动植物了,满地都是,满地都是啊,这到底从哪里拍的……”

        说话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的硕士、博士生,邹老的学生们,大多比较沉默,毕竟是有身份的人。

        但他们的表情,越来越奇怪。

        研究着研究着,突然之间,许多之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处的碎片、残骸,突然之间就对上了。

        怎么就对上了?

        为什么会对上了?

        大半夜里,初时的兴奋和紧张慢慢消退之后,大家突然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凉。

        
    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