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别叫我歌神 > 正文 第180章:防火防盗防自己
        仲兔这个没有眼力劲儿的,完全没有看出来谷小白的不爽,乐呵呵道:“能见到您太好了,我还正希望您能和小蛾子一起为我唱一曲呢,不过小蛾子说你已经走了……”

        说完,仲兔才觉得哪里不对,他茫然看看站在谷小白身边的四五名大汉,以及他身后停着的两辆车,一脸懵逼。

        这什么情况?

        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是发现当初和自己一起在路边发传单勤工俭学的小伙伴,身后停着两辆劳斯莱斯,还有保镖随行一样。

        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白干站在谷小白的身边,手扶腰间的短剑,冷冷地看着仲兔。

        仲兔被那冰冷的目光刺得打了个寒颤,再看看其他人一脸警惕的模样,恍惚间,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对谷小白那么恭敬,对这俩混吃混喝的乐师,非但不曾把他们赶走,还非要让自己送他们一只羊了。

        绝对不只是因为谷小白和小蛾子唱歌唱得好!

        “嗯?”谷小白却是一愣,“你见到了小蛾子?”

        “小蛾子现在就在我家啊……”仲兔道。

        又在我家混吃混喝呢,差点把我迎亲的大雁都吃掉……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一刻,谷小白差点热泪盈眶。

        “快走,快走!”

        又赶到了那熟悉的小村,前方人依然熙熙攘攘,谷小白跳下马车穿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口草棚里的小蛾子,正捧着一颗桃子,啃得汁水四溢,脑袋上的发髻依然垂在一边,随着她吃东西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小蛾子!”谷小白叫了一声,声音就有点哽住了。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对小蛾子,到底是什么感情。

        明知道,小蛾子在2500年前,对他来说,早就已经是作古的古人。

        在小蛾子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已经发生过了的历史。

        担忧,或者牵挂,其实都毫无意义。

        但见到这个曾经相依为命好几天的小姑娘,这个让他心疼,让他无奈,又让他牵肠挂肚的小姑娘,谷小白绷不住了。

        小蛾子听到了这个声音,猛然转过头来,然后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小白哥哥!小白哥哥!”

        扑进了谷小白的怀里,才意识到了不对,又一把把谷小白推开,脸都红透了。

        谷小白也不生气,微笑着看着小蛾子。

        说是微笑,其实现在的谷小白,眼泪有点绷不住了。

        终于,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

        小蛾子他没有被狼吃掉,也没有被野猪拱了,她活蹦乱跳的在自己眼前,真好!

        他有千言万语想要和小蛾子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蛾子抬头看着谷小白,半晌,突然憋出来一句:“小白哥哥,你变丑了!”

        谷小白脸一下子黑了。

        变丑了?丑你个头啊!

        我的这张脸虽然说不上帅,但也比平均值高出来11.3%好不好!

        他掐住小蛾子的小脸,把她掐哭了。

        “走,小蛾子,跟我回去!我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谷小白拽着小蛾子就走。

        谁想到小蛾子却挣脱了他的手,道:“我不能跟你回去。”

        “为什么?”谷小白茫然,在外面有什么好?整天餐风露宿,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还要担心有人图谋不轨。

        如果被人拐跑了,当了童养媳怎么办?被人拐跑了,摘了器官怎么办!

        想想都可怕!

        “我也不知道,但是小白哥哥你之前说过,除非你跟我说了暗号,否则我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跟你走。”

        “我?”谷小白茫然,“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

        “不行。”小蛾子摇头,“我也答应过小白哥哥你,不能说。”

        谷小白呆滞。

        这什么鬼?

        等等……

        谷小白摸着脑袋,难道说,我穿越回来的时间,其实并不是线性的?

        难道我后来又穿越到了之前的时间点,告诉了小蛾子某些事情?

        可为什么呢?

        我为什么要阻止小蛾子和自己一起离开?

        “那暗号是什么?”谷小白问道。

        “小白哥哥,你当我是傻子吗?”小蛾子差点给谷小白翻个白眼。

        谷小白:“……”

        这孩子竟然不上当,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谷小白的到来,引起了人群的一阵骚乱,仲兔的父亲出来,向谷小白恭敬行礼。

        看他们那眼眸深处蕴含着的畏惧,谷小白突然之间就明白了。

        历史上的公子小白,也就是未来的齐桓公,其实并不是一个雄才大略之人,甚至还可以说是才能平庸,荒淫残暴之辈。

        一辈子荒唐事做了不知道多少。

        他之所以会成为春秋五霸之首,靠的不过是知人善用而已,任用了管仲和鲍叔牙而已。

        即便如此,到了晚年,也陷入了宠信奸佞,饿死宫中的地步。

        如果让小蛾子跟着这样的公子小白离开,天知道会遭遇到什么事!

        “原来,我要防火防盗……防自己啊……”谷小白哭笑不得。

        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这,大概是最无奈的事了。

        谷小白摇摇头,又看向了旁边毕恭毕敬站着的仲兔一家,摆手道:“你们不用管我,不要耽搁了仪式,我和小蛾子聊聊天,你们忙你们的。”

        仲兔欲言又止。

        “啊,怪我……”谷小白以手加额,恐怕小蛾子,就是这婚礼仪式的重要一环啊。

        仲兔请小蛾子来,可不是请他吃烤鹅的。

        “要唱歌了吗?”谷小白抽出了自己的笛子,“唱什么歌?”

        “使不得,使不得!”仲兔的父亲连连摆手。

        他早就看出了谷小白的身份不凡。

        却不知道谷小白的身份,是如此不凡。

        看谷小白此时身边的从人,再听仲兔说,谷小白对大夫之子呼来喝去,仲兔的父亲已经害怕了。

        他们不过是没落的士族而已,如何高攀得起。

        “此时我就是师白而已。”谷小白摆手,道:“仲兔是我的朋友,既然仲兔娶亲,又怎么能不献上一曲呢?”

        “还唱《燕燕》吗?”然后他问小蛾子。

        娶亲的时候唱燕燕不太合适吧。

        “不,我新学了一首歌,是盲伯教我的,我唱给你听。”小蛾子道。

        “盲伯?”谷小白看向了草棚的方向。

        一名瞽乐师跪坐在草棚里,他面容苍老,身形消瘦,衣衫褴褛,几乎无法蔽体,但身边却有一对贝壳兽面纹装饰鼓身,鼓面有方形鳞纹,非常华贵的鼓。

        两只鼓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纹饰也各有不同。

        轻轻敲响,声如鼍龙吼叫,低沉连绵。

        “这两只鼓不是……”看到这鼓,鲍叔牙和白干对望一眼,有些诧异,又看了看谷小白,却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听到谷小白的脚步声,瞽乐师盲伯转过头来:“年轻人,我们之前见过?”

        “没有。”谷小白道,他虽然脸盲,但这样一对鼓,如果他见过,一定会记得,“这是什么鼓?”

        “此乃鼍鼓。”瞽乐师盲伯道。

        
    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永久免费小说小说网排行书海小说网最强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众男寡女青春禁地小说小说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