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别叫我歌神 > 正文 第54章
        秦川目瞪口呆地听着。

        他从小到大,听无数的人吹过这首《秦川情》。

        有自己的笛子老师,有自己的同学,有演奏大师,有网络高手,甚至有路人。

        但他从没听过有人把这首《秦川情》,吹成这样。

        一往无前,杀气四溢的《秦川情》,还是秦川情吗?

        这感情的处理,怎么和他之前所了解的完全不一样?

        一首曲子,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情理解,但……

        这么大的差别,真的是让秦川震惊不已。

        在谷小白的口中,变得格外激昂的第一段之后,谷小白的笛子声低落下来。

        战斗已经结束了,大将军一人一骑回来了,他背后的披风低垂,他手中的长枪垂落,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道血线。

        大将军抬起头,满地尸骸,大地染血。

        大将军目中悲凉,心中孤寂。

        大将军到底是在悲悯这万千的逝者,还是在因为天下无人是自己一合之敌而感到孤独?

        谷小白对这笛曲的感情处理,远不如秦川的细腻,毕竟秦川已经浸淫了这首笛曲十年了。

        16岁,正在竞争校园百子的谷小白,和22岁,正深陷生活泥淖的秦川,经历是完全不同的。

        但他显然对这笛曲有着自己的理解,而这理解自成一派,又格外完整。

        刚才一番杀意凛然的笛音,已经让整个食堂安静到落针可闻。

        坐在角落里的陈老教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脖子的白毛汗。

        而他身边的老洪,两只手紧紧抓住了面前的餐桌,差点把餐桌都掰断了。

        他的牙关紧咬,双目如血,像是自己就置身在那战场之上,就在生死厮杀之中。

        笛声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大将军从马上跃下,慢慢穿过战场。

        辨认着血泊之中熟悉的身影。

        这是亲兵大卫,他一直忠心耿耿地跟在我的身边,却不想在此地殒命。

        江卫正在谷小白的身边维持秩序,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怎么突然这么冷?

        这是同期参军的小侠子,他总是口不择言,却善良纯真,没想到却被人一刀封喉。

        王海侠突然觉得自己脖子发凉,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笛声如杜鹃啼血。

        “对不起……我来晚了……”

        白马银枪,玉甲血冠的小白大将军,仰起头,热泪滚滚而下。

        青山苍茫,荒原无尽,何处埋忠骨?

        风呼啸过耳边,白马静静跟在大将军的身边,轻轻地打了几声响鼻,顶着大将军的背脊,似乎在安慰他。

        突然大将军低下头来。

        “儿郎们,随我出征!”

        “不破楼兰终不还!”

        若是将这天下的敌人都踏平了,那便不会再有人胆敢来犯了吧!

        那就让我穷尽一生,杀尽敌寇!

        大将军领着残部,一路向西。

        千山踏不尽,

        旌旗蔽日遥,

        凛风寒玉甲,

        大雪满弓刀。

        大将军一路凯歌,驱鞑虏,斩敌寇,所过之处,无一人能敌。

        终于,大将军大破楼兰,左右前锋将大将军的大旗,插在了楼兰的城头上,猎猎作响。

        大将军下令,全军欢庆三天。

        军汉们敲着箭囊,弹动弓弦,擂响军鼓,唱起了家乡的歌谣,跳起了秦川的舞蹈。

        谷小白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整个食堂里的气温,似乎突然都回暖了。

        大将军在楼兰见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子,女子曾经受尽了胡人的欺辱,此时在集市上载歌载舞,大将军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

        大将军带着女子,策马奔腾在荒原之上,弹剑高歌,放声大笑,女子挥着红绫,舞明月,指春秋,亲兵们擂起了战鼓,吹响了号角,为大将军助兴。

        长河悠悠,大漠浩瀚。

        大将军的长笑和女子银铃一般的笑声,回荡在荒原之上。

        从此,大将军坐镇楼兰,天下大安,但胡人之心不死,一杯毒酒没能毒死大将军,却毒死了他心爱的女子。

        大将军心灰若死,葬了自己的爱人,交托了所有权力,回乡,卸甲,归田!

        日月如梭,秦川连绵。

        一匹瘦马,一把断剑,几道篱笆几壶酒,谁管今夕是何年。

        突然有一日,身穿布衣扛着锄头的前锋将军来报:“大将军,胡人又打过来了。”

        大将军饮尽壶中酒,一声长笑。

        “儿郎们何在?”

        打铁的铁匠,耕作的农户,网鱼的渔夫,教书的先生,卖酒的店家齐齐应和。

        “在!”

        “随我出征!”

        呛!

        断剑出鞘!

        吹出来最后一个短促宛若断剑的音,谷小白右手将笛子高高举起。

        一把竹笛,朴实无华,像是刺破苍穹一般竖在那里。

        他双眼慢慢抬起,凝视台下。

        我小白大将军想要退出乐坛,你们谁敢不同意?

        现场一片安静。

        看台下这么安静,没人吵闹了。

        谷小白慢慢露出了笑容,渐渐从那乐曲的氛围里退出来,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脸颊,鞠躬道:“谢谢大家来看我的最后一场演出,我要回去刷题了。”

        谷小白下台,人群呆呆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干啥。

        该欢呼?该鼓掌?该生气?该怒吼?该冲上去把谷小白围起来?

        他们来看谷小白的这场演出时,没想到会是谷小白的“告别演出”。

        而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告别演出”,竟然是这样的“告别演出”!

        一曲回肠荡气的《秦川情》,竟然吹出了霸气绝伦,杀意凛然的味道!

        “这孩子,只要站在舞台上,就锐气十足,刚猛无双啊……”看老洪听得如痴如醉,快把餐桌都掀翻了,陈老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感叹万分。

        难怪老洪这家伙,比自己还喜欢谷小白的演出。

        谷小白平日里乖巧随和得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似的,但胸腔里却跳动着一颗钢铁铸造的心脏。

        只有在台上,他才会把自己这一面暴露出来。

        难怪,他会成为校园百子最具竞争力的候选人,成为要打穿物理系副本的男人。

        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

        谷小白走到了警察大叔和江卫的身边时,两个人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大手一张,护住了谷小白。

        就跟那不存在的“左右偏将”似的。

        直到谷小白走到了门口,食堂里才炸开了锅。

        “啊啊啊啊……小白!小白!”

        (秦大将军和小白大将军,你更喜欢哪个?)
    书海小说网最强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众男寡女青春禁地小说小说乡村史上最强炼气期 李道然欲孽合欢凤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