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金币即是正义 > 正文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 问题
        “谁说,我们人鱼之歌的工作有纰漏?!”

        可就在所有人都觉的这一切恐怕要就此落下帷幕之时,一个声音却是突然间穿过整个竞技场,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又是谁说,我艾罗·加西亚为了赚钱,甚至不惜伤害他人的性命?!”

        所有人……包括那边准备离去的吉斯和驰雷两名会长,旁观席上所有起身已经准备离开的观众们,所有所有的人!现在,终于都将视线落在那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强壮,也没有任何魔力亲和的人身上。

        “公会战争,还是要继续举行!后天的晚上八点,门票照样卖,盘口继续开!还请巨山公会和魂之炎公会的诸位绝对不要缺席!这场巨大的冬日盛宴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点的小问题就结束呢?我们必须要让它圆满成功才行!”

        恐怕所有人现在都在用一种如同看待疯子一般的眼神看着这个会长。

        甚至就连圆奶酪为首的鹈鹕镇镇民们,现在也是紧张地有些左立不安,不知道应该怎么表态才好了。

        而艾罗却像是完全没有承受任何的压力一般,望着那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吉斯会长,大声说道——

        “人鱼之歌的策划绝对没有问题,我们的工作也没有任何的纰漏!同时,我艾罗·加西亚尽管爱钱,但也不会做出故意伤害你们公会成员的方法来赚钱!”

        “所以,我会给吉斯会长一个交代,也会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交代!在后天的八点比赛开始之前,我会查出这位铁锅战士为什么会受到如此重的伤的原因。并且,这个答案一定会和我们公会无关!我有把握,这个答案也一定会让吉斯会长满意,让所有人都满意!”

        如此自信心十足的发言,倒是让吉斯会长不由得对这位艾罗会长刮目相看。

        在沉思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也是隔空大声说道:“如果艾罗会长真的能够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编造出一个能够让我和我的公会成员全都心服口服的理由的话,那么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巨山当然没有理由拒绝继续战斗。”

        艾罗背着双手,点点头:“请放心,这个理由绝对不会是编造的。那么,后天晚上,八点,还请今天比赛的双方做好准备。等到当天我们可以继续进行今天的战斗,同时进行新一轮的公会战争!并且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多多少少心里已经有些底了。”

        环视一圈四周,在确认所有人的脸上都闪烁着惊讶与诧异,但每个人都带着些许将信将疑的目光看着自己之后,艾罗转过身,大踏步地走向后台。

        至此,也是宣告今天的这场公会战争落下帷幕。

        ————

        自信……个鬼啊!

        说完那些话之后,艾罗躲在后台里面只想着把自己牢牢地抱起来,然后大哭一场!

        在那种情况之下,艾罗可是绝对不能承认是公会的准备方面或是自己有故意的问题。

        毕竟一旦承认,那么就等于过去两个月的所有准备全都会瞬间付诸流水!现在自己的钱还没有赚够呢!如果真的停止公会战争的话,自己的损失可不是简单的一两百枚金币那么简单了!

        所以,哪怕真的是自己公会的问题,艾罗也绝对不能承认是自家的问题。一定要把问题往外甩,找一个和自家公会完全无关的问题出来,才能够顺利解决眼前的这种灾难。

        不过……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关键的问题是要怎么把这个问题推到外面去啊?!

        对于现在的艾罗来说,这个问题才是真正痛苦麻烦的地方所在。但伴随着后台的大门一开,自家成员进来之后,他也是立刻一甩刚才那种十分委屈的模样,重新恢复成自信满满的样子。

        “收尾工作做得怎么样?”

        艾罗端起旁边早就凉掉的红茶,慢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忌廉看了一眼身后的成员们,缓缓点头说道:“观众们和两个公会都已经撤了,现在只剩下镇民们正在打扫卫生。那个受伤的战士现在被抬到了寇拉医生的诊所内,这几天都需要在那里静养。”

        布莱德将圣饼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芭菲则是上前来撒了一圈花粉,让这位牧师能够稍稍宁神,尽量多恢复一些力量。

        可可则是走上前来,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一副十分害怕的模样,眼神都显得畏缩起来:“会长……哥哥……真的……真的不是我的问题嘛?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不管任何时候,作为一家公会的会长都必须表现出十足的自信心来。

        艾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现在,让我们先来复盘一下今天的战斗和以往的有什么不同。可可,你确认将诅咒施加在那位战士的身上了吗?”

        可可小心翼翼地捏着手中的钢铁法杖,低下头思考了许久,这才轻轻点了点头:“我……我应该……做了……这个事情我不敢大意,每次都很仔细的。因为艾罗哥哥你说过,这个诅咒的施加很关键……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

        艾罗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你施加诅咒的时候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吗?”

        “异样?”可可歪着脑袋仔细思考,良久,她还是稍稍摇了摇头,“我没察觉出什么异样来……那个战士是第一次出场战斗,所以给他施加诅咒的时候他似乎显得有些抗拒……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成功添加了……”

        就在此时,一直趴在可可肩膀上的娜帕却是突然飘了起来,开口说道:“说到异样,在这个小死灵法师添加魔力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个地方比较奇怪。”

        艾罗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奇怪?哪里奇怪?”

        娜帕缓缓飘到艾罗头顶,在他的脑袋上趴下,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个小丫头的魔力并不强,所以只有当对方能够完全接受的时候才能够顺利施加诅咒。因此,添加诅咒的要求就在于对方完完全全地放弃抵抗。”

        “那个战士在被施加诅咒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但小丫头却说对方有些抗拒?这就有些奇怪了。”

        艾罗连忙追问:“所以呢?所以这代表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关键因素你没有察觉?”

        娜帕晃了一下尾巴,缓缓说道:“当时我也没有在乎。毕竟你也知道,上场的冒险者们每个人身上都是顶着十几层祝福和防护。我只是觉得这个战士身上的防护魔法好像有点奇怪,但具体哪个比较奇怪我就不太确定了。当时我觉得可能是我想多了,没多观察。”

        既然娜帕表示自己没有判断,那么艾罗也只能放弃。他转向一旁的布莱德和芭菲问道:“那么,你们这边呢?那头钩齿鼠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炸了?”

        布莱德和芭菲来到绑着钩齿鼠的地方, 仔细观察,刚才那头爆炸的钩齿鼠现在却是活的好好地,依然在呼噜呼噜地睡觉:“会长,是这样的。这条钩齿鼠显得很奇怪,不管我们怎么在它的身上划出伤痕,它都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完全不在乎一样。而且现在……它竟然像是完全没有受伤一样,当时我们想着中场休息的时候就和您说说这件事,可没想到……还没等到中场休息,就……”

        “完全没受伤?……快……扶我过去,让我看看……”

        说话的是圣饼,他抬起手等待人来搀扶,似乎真的是耗尽了太多的魔力,连走路都显得很吃力。

        布莱德和忌廉两人一左一右立刻上前搀扶,让圣饼移动到钩齿鼠旁边。

        他蹲下来,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这头呼呼大睡的钩齿鼠,最后伸出手,轻轻地按在钩齿鼠的肚子上。片刻后,他抬起手,一团显得有些暗淡的光芒也是伴随着他的指尖从钩齿鼠的肚子里被抽了出来。

        艾罗走过来,有些紧张地问了一声:“怎么样?”

        圣饼点点头:“没有错,是光明魔法。而且……非常像是我的‘圣之恩佑’。可为什么我的保护魔法会降落在这只钩齿鼠的身上?”

        “等一下,这只钩齿鼠是3号?”

        忌廉现在也是凑了过来,他扫了一眼它脖子上的标签之后,有些紧张地说道——

        “3号……不正是那个战士的记号吗?”

        现在,问题终于有了一点点的眉目。

        艾罗略微呼出一口气,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端起红茶壶晃了晃,里面的茶水却是已经空了。

        “看起来,我本来以为没有人会再来找我们麻烦。但现在看起来,这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啊。”

        看到艾罗现在这样一幅自信心慢慢的模样,可可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会长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啊?你是说,到目前为止还有人想要破坏我们的活动吗?”

        “哼,不仅是想,而且他们还确确实实地付诸实现了。”

        
    笔趣阁小说大全人间绝色by随侯珠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忘忧小说网医带渐宽小说是什么结婚以后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