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穿呀!主神 > 正文 第376章 拒婚的嫡公主44
        在主船上,伊塞诺弗列难得扮演弱者的形象,捂着被打肿的脸,嘤嘤嘤地躲在王后的怀里哭着。

        王后横眉冷对着:“为什么要打伊塞诺弗列?别忘了,她可是你的正妃,将来的王后!”

        太子气得快不行了,对着旁边跪着的仆人质问:“说,刚才看到了什么,全都说出来!”

        看到什么?看到太子正妃掰开小公主的手指,导致小公主落水……可这话敢说出口吗?说出来王后饶不了他,说他胡说。不说,太子饶不了他,说他救人不利。

        二王子站在船边急得双脚跳:“说呀,好端端的,怎么就落水了?”

        三王子嘴唇微微抖动,手握成拳头,狠狠地盯着伊塞诺弗列和王后:“十一妹最好没事,否则父王不严惩,我也不会放过害死十一妹的人。”

        王后一个冷笑:“这话说的,好似真有人要害死苏莉塔拉蒙一样。”

        “就是!”伊塞诺弗列放开捂着脸的手,辩解着:“刚才船抖动,我也差点掉下去。是苏莉塔拉蒙没站稳,掉下去怪谁?”

        太子气愤地吼:“可我看到她手还抓着,我跑过去时才掉下去。你就在船边,苏莉塔拉蒙又不重,难道你就抓不住她?”

        “抓不住,我就是抓不住,她不重,我也不胖!”伊塞诺弗列耍起无赖来:“因为我抓不住,你就打我。换做是我,你大约还巴不得我掉进水里,还舍不舍得打她?”

        太子一噎,气得实在是难以附加:“你无理取闹,难以理喻!”

        伊塞诺弗列瞪着眼:“我哪里无理取闹,难以理喻了?”

        幸好太子不想玩这种千古死循环的话,转而对着跪着的仆人:“哑巴了吗?说呀!再不说,割了你这条没用的舌头。”

        仆人吓得立即匍匐在地上,随即逼得抬起头。战战兢兢、万般为难地左右看着,其实还是割了他舌头吧,至少还能保住一条命,否则的话,不用太子动手,王后有可能不能放心,将他暗中做掉。

        法老纳克哈特站在船沿边组织救人,可都过去好一会儿,小公主还是不见踪影,再下去肯定没办法活了!

        听到后,扭头看。就看到跪着的仆人支支吾吾,眼睛一个劲地偷偷瞄着哭哭啼啼的伊塞诺弗列,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

        纳克哈特又不是傻子,前因后果累加起来,猜也能猜出来。不由吼:“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登小船去岸边叫人来找!等找到了再说不迟。”

        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附近村子里应该有渔民和熟悉水性的人,对于河里情况更加熟悉。大臣立即带着几个人登上小船去村里找人去!

        希宁此时累呀!

        落水的人会奋力挣扎,如果救的不好,会连自己都搭进去。

        希宁倒是不怕溺水,而是怕阿肯纳顿慌乱中死死抱着她,让她难以施力,结果导致阿肯纳顿抱着她溺水,那就完蛋了!

        游到阿肯纳顿脚下,抱着他双脚,往上托。

        尼玛的,好沉。长得那么壮干什么?

        哪怕水里有浮力,也经不起身主这副小身板,抬不起已经成年身高的阿肯纳顿。

        硬是将阿肯纳顿的头抬出水面,让他能呼吸空气。没多久,撑不住,手一松,阿肯纳顿又沉入水里。

        呛到水的阿肯纳顿在水面剧烈咳嗽着,就看到伊布杜正朝着他游过来。

        伊布杜喊着:“深吸一口气,屏住,我来救你!”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感觉有人托着他的腿,让他的头能抬出水面。他狠狠地吸了口气后,又沉入水里。

        沉入水中后,他低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小公主正在下面,努力抱着他的腿往上抬。

        怎么回事?

        在水里的小公主,一头精心编织的辫子在水中漂浮,亚麻长袍浸透了水而荡起,就跟水中的女神般神秘而美丽。

        他伸出手,想拉住小公主,但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不,公主!阿肯纳顿大惊失色地朝着小公主伸手,想抓住她,但眼睁睁地看着小公主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往下沉,消失在眼前。

        “哗啦~”伊布杜将阿肯纳顿拉出水面,旁边的小船划过来接应。

        拉上了船,阿肯纳顿咳嗽一停,就又要往水里跳。

        “干什么?”伊布杜恼了,这才救起来,又要去送死,知道他一把老骨头,身上又那么多伤,救个人多不容易,一点都不体谅下老人家。

        “老师!”阿肯纳顿突然大哭了起来。

        不用那么感动吧,也是,毕竟救了他!而且这个徒弟只有10岁,样子看上去大,毕竟还是个孩子。

        伊布杜难得父爱大发,抱住阿肯纳顿,安慰起来:“不要哭,会找到苏莉塔拉蒙公主的。”当老师还真不容易,又要救人,又要当爹的。

        “老师……”阿肯纳顿一改常态的嚎哭了起来:“公主殿下死了,我看到她了。”

        什么?伊布杜一愣。

        阿肯纳顿送到主船上,阿肯纳顿将河里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不停地流泪,伤心欲绝:“公主殿下一定死了,成了女神,所以才能救我。她一定死了,死了……”

        纳克哈特愣在那里,死了,死了成了女神了?可死了还能救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成了女神总比只是冷冰冰的死亡强。伊布杜想了想后说:“当时我看到阿肯纳顿头在水面,身体竖直、一动不动,以他的水性,应该做不到不动就这样浮着。”

        真的死了吗?那么长时间,小公主还是没找到,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死了……纳克哈特闭上了眼睛,长长叹气。他最终还是辜负了小公主的母后,他的爱后,没能照顾好小公主。

        死了吗?管她成不成为女神,死了就行。伊塞诺弗列跟王后对了个眼色,嘴角忍不住露出些许笑意,但立即又装出一副委屈或气愤的样子。

        这一切没逃过太子的眼睛,他的目光一直就死死盯着伊塞诺弗列……该死的妖妇,苏莉塔拉蒙死了,你也应该去死!

        他的手慢慢地摸到了腰带上挂着的匕首,这是父王赐予的黄金匕首,锋利无比,一刀捅下去保证鲜血四溅,命丧当场。

        不光是伊塞诺弗列,王后也应该策划了这件事,她们全都去死,一起死。让她们的鲜血,浇灌这片河域,祭奠夭折的小公主!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十大完结巅峰都市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小说排行榜2020前十名九真九阳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最好小说网50部巅峰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