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一寸山河 > 正文 628章 二与三同归
        “爱书网“访问地址

        “亦风!”急之下,云袖薄纱的女子差点就直接飞了过去。

        分明清楚呼延风的那一刀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伤到北邙,但那位被唤作‘欣欣’的女孩儿,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出手救人。

        “夜明盔!大师兄居然被这家伙bī)得使出了夜明盔!”

        “夜明盔?”呼延风低声呢喃。

        上过战场的人,大约没有几个不曾听过这夜明盔的大名。

        头盔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夜间行军有如白昼,故而又有个名字叫做‘马鸣盔!’

        作为人人骑马皆能战的天禄男儿,呼延风自然也是上过战场的。

        当然,倒不是说天禄王朝这么能耐,居然连刑舍的传人也能编入军中。

        这只不过是老头子前些年刻意安排给他的修行罢了。

        可是,眼下这北邙上的夜明盔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他的刀,分明是冲着膛去的,无缘无故,怎会被一个用来防护头部的头盔给挡下呢?

        当然是因为北邙头上戴着的夜明盔本就不是凡物。

        那头盔的主要材料乃是钻石猛犸的头骨,观其品相,生前巅峰之时,至少都是一只天纹境界的大妖,至于那镶嵌在钻石猛犸头骨之上的,就更不是凡品了。

        呼延风确信,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夜明盔的中央,镶嵌着的那一颗,乃是一颗蛟珠!

        眼下八大陆之上,神兽不显已经有数万年,即便是蛟龙,亚龙一类的大妖,都已经算得上是顶级血统的妖族。

        这也是当时统治了大陆绝大部分地域的妖族渐渐地在与人族的斗争之中失去了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

        尤其是近几千年来,即便是蛟龙一类的大妖,都很少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有一些是被人类之中的高手猎杀掉了,更多的则是隐匿在了某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蛰伏了起来。

        在眼下这个年头,大妖内丹,即便是普通的妖族血统的大妖,其内丹也已然是积极珍贵的宝物,不管是炼丹,铸造兵器,又或者是祭祀或者其他的用途之中,大妖内丹都是极为紧俏的资源。

        而眼下对方头上戴着的这一顶镶嵌有天纹境蛟珠的夜明盔,无疑是宝物之中的宝物。

        君不见,那揽雀门门主南宫雀,为了给师姐东方白疗伤,依凭着揽雀门四大宗门之一的实力和信息,背靠着南唐这一座泱泱大国,也是足足花费了二十多年的光景,这才找到齐了绝大部分的疗伤材料,唯独缺少一分足以媲美神象境界的内丹。

        一直等到各大势力围剿幽极谷的时候,才凭借着姜宁的运气得到了一条血魔的臂膀,勉强充作了那高阶内丹的替代品。

        而在过去的这几个月之中,南宫雀以及木枔对于那血魔的追杀,也依旧

        没有停下来过。

        这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若然让那血魔跑了,就会给大陆乃至这一方世界之上的所有生灵都留下一个极大的隐患。

        至于那另一半,则是因为那血魔吞噬吸收了太多的生灵,这其中蕴含的灵魂之力虽然强大,但驳杂不堪,正道之人自然不敢随意吸收,但是那血魔之中聚集了上万甚至十数万条生灵的生命精华,单单一条手臂练成的丹药,就足以使得东方白伤势尽数复原,而且已经隐隐有了进阶的趋势。

        试想一下,若是能够将血魔的整具体之中的生命精华提炼出来,不管是炼制成丹药,还是直接供人吸收,都能起到非常显著的作用。

        而在这个大陆之上风云渐起的节点,无论是青玄,还是揽雀门,得到了这一股力量之后,在未来势必能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然,这些对于当下的事来说都是题外话。

        只是,在大妖内丹如此罕见的当下,竟然能够得到这样一颗蛟珠作为夜明盔的核心,足见这宝物的不凡,还有北邙此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一个相当于地器初期的洞虚境练气士,上竟然能有一件天纹境的蛟珠,这就远远不是他的个人实力能够解释的了了。

        呼延风方才那一刀,分明是被蛟珠所释放出的第二重防御光罩所阻挡在了外边,而且,比起北邙自己施展的‘落子天元’来说,这一层由天纹境的蛟珠所施放出来的护罩,显然要霸道的多。

        丁火长刀根本没能侵入那防护光罩之内半分,甚至都没能在那光罩之上留下半点的痕迹,从头到尾,那北邙都是毫发无伤。

        北邙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被那一刀的力道给推出去了老远,当下整了整衣衫,上银芒一闪,瞬间又回到了阶梯之上。

        “严格的来说,这场已经算是我输了,在修为之上以大欺小也就算了,还用这种堪比极品灵器的防具,若是在同等的条件之下,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呼延风大手一挥,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之说,那夜明盔你用便用,我自会想办法破了它!”

        “哼,胡吹大气!”天空之上,一位内门弟子抱臂笑道:“什么时候,一个法域三层的修者也能破开极品灵器的防御了?”

        “你懂什么啊?”另一个弟子略有些佩服地看着下方的呼延风道:“人家这是擒故纵!”

        “对呀,”那人道:“大师兄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与那人交手本就占了些修为上的便宜,所以这场战斗,从头到尾都不想让我们几个出手,但是因为掌教的命令,又不可能直接认输,只有硬着头皮打下去,方才是那夜明盔自发护主,已然让大师兄觉得十分难堪,当下又怎么可能

        会再用那宝贝来防御对手的攻击,那个呼延风,嘴上说的虽然好听,实际上却不过是忌惮那夜明盔,不想让大师兄再用罢了!”

        不得不说,呼延风的心思被那些内门弟子分析地十分透彻,而且为大弟子的北邙,也未必就听不出他的心思,只是呼延风从头到尾都不在意。

        他这原本就是阳谋。

        北邙那高傲的子他早就看出来了,更何况当下还有一个心的‘欣欣师妹’在旁边看着。

        这一场战斗,对于他来说输了固然不好看,但是胜之不武,却会让他在那赤脚女孩儿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所以,呼延风心里清楚,这一场战斗,北邙即便是输了,他也决计不会在用那夜明盔护体!

        果不其然,北邙当即就把那夜明盔从头上摘了下来,轻轻一送,那头盔就飘飞到了后方的内门弟子阵营之中,被其中一个弟子接下。

        “夜明盔且交由玄烨师弟你来保管,等到比斗过后,我再来取!”北邙道。

        “是,师兄!”

        虽然当下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站在不远处树梢之上的赤脚女孩儿却是掩嘴一笑,一双透亮的眸子之中不住地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真的没有骗她。

        只是,那种笑容,那种欣赏,转眼之间就被她收敛了回去,俏脸之上顿时变得愁云惨雾。

        她不想让他恃强凌弱,强行用那女孩儿的命运来交换她们之间的幸福。

        但是,若然他真的照着自己的想法做了,那么为核心第一的天道篇弟子,小尾巴被呼延风带走之后,这掌教的位置,亦风,也就是北邙就将责无旁贷。

        从掌教的手里接过那龟心石之后,她和他,往后的余生,就只能如当下这般,相识相知,两心相许,却只能隔着老远就这么看一看对方。

        比而不得更叫人煎熬的,无非就是:

        我就在你的边,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而且我也知道你我,我们却不能在一起。

        想着想着,她又把目光看向了远处,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阶梯下方的梁秋实的上。

        如果是他呢?

        他会不会愿意接下这个担子?

        “哎,亦风这个家伙就是心肠太好,”一人突然出现在了树梢之上,站在了云袖薄纱的赤脚女子的左边,黑衣黑裤黑斗篷,只露出了一张白皙俊俏的脸庞,“若是换了我,这家伙不知道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他明摆着就是不想我们两个杀了那小子,这才主动请缨出手的,不然你以为他真没事儿干呀,会管这门闲事儿?”另一人突兀地出现在了赤脚女孩儿的右边,说话的功夫,还不忘对着旁边儿的女孩儿招招手,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笑道:“猩猩师妹,好久不见呀!”

        “去死!”赤脚女孩儿当即就是一拳朝着右边那打招呼也不好好打的师兄招呼了上去,“几个月不见,三师兄你怎么还是这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是说要你们出去执行任务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任务完成了?”

        那男子闻言依旧是笑眯眯地,并没有回答自家师妹的问话,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只是他嘴上说出来的话,还是要气死个人:“师妹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别动不动就师兄出手,你说你这么暴力,可不就和那些发期的母猩猩一样吗?你说说,你说说,除了亦风那家伙,宗门里还有谁受得了你?我可是一点也没有叫错!不信呀?不信你问问老二!”

        说着,那男人还笑眯眯地指了指赤脚女孩儿左边的斗篷男子。

        
    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